美華裔帶頭「造反」 組建美國第三政黨,將與兩黨角逐2024年大選

據英國媒體消息,日前曾以民主黨人的身份,參與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失敗後,羞與拜登為伍並退黨的華裔政客楊安澤宣布,他將與數十名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客,一起組建新的政黨「美國前進黨」,且計劃在2024年以「前進黨」的身份,參與角逐美國總統大選。

200年來美國政治一直被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統治,這期間不是沒有人提出過建立第三黨派,與民主黨和共和黨爭鋒的想法,但最終都告失敗了。

再加上楊安澤等人在美國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因此西方媒體普遍不看好這個新政黨的發展前景。

從歷史和現狀來看,西方媒體的這種看法無疑是有道理的。

首先美國選舉制度表面上看有點像是街頭政治,只要你的主張夠新穎,能夠吸引到選民,那麼,任何一個新黨派都有可能在選舉中成為黑馬,異軍突起。

但實際上美國政治的本質是商人政治,說得直白一點,就是大企業和利益集團選出政客來代表他們的利益,參與國家政治活動。

資本操縱政治,在利益層面來看是激進的,但是在政治結構的角度來看,卻是保守的。

簡單舉個例子,一家過去支持民主黨的大型企業,他們已經跟民主黨建立了深厚的利益關聯,在不打破這種利益共生的關係之前,任何新黨派都無法贏得資本支持。

楊安澤等人成立的「前進黨」,說他們的宗旨是「既不保守也不激進,而以」前進「的方式來解決美國經濟的困境,按照字面意思理解,這個「前進」大概是發展的意思。

用發展來解決美國經濟現在存在的問題,理論是沒錯的,可怎麼實現發展,卻是最大的難題。

在不改變美國資本主義國家的性質之前,楊安澤等人除非帶領新黨派,直接發起革命強行改變美國經濟中的分配方式,把資本家的利益分給普通人民。

否則歸根結底還是得跟這些舊的利益集團去互相勾結,說服他們讓渡利益,增加普通百姓的獲得感,才有可能改變美國政治格局。

但這顯然是不現實的,如果這種方式能夠實現的話,民主黨和共和黨早就做了,何必等到現在互相僵持呢?

奧巴馬政府時期,一個醫保法案就因為觸及利益集團的利益,死活執行不下去,那還是在奧巴馬用其它方式,補償過美國衛生系統既得利益集團的背景下推行的。

特朗普那麼強勢的總統,為了結束阿富汗戰爭,不得不大舉增加軍費,滿足軍工利益集團的需求,才能一點點推動從阿富汗撤軍。

拜登甚至為了穩住軍工利益集團,直接撬盟友法國的牆角,用跟澳大利亞的潛艇合同,補償這些既得利益者。

總而言之一句話,在美國想要改變分配方式,靠資本主義的方式,基本上是行不通的。

楊安澤等人說得再好,其成立的「前進黨」在本質上,還是與民主黨共和黨性質相同的資本主義政黨。

他們所能做的事情,民主黨和共和黨同樣能做。因此是沒辦法取代民主黨和共和黨的。

另一方面,從現狀來看,如今美國政治越來越依賴於媒體的力量,而大部分的美國媒體都被民主黨和共和黨背後的資本所操縱。

楊安澤等人就算成立新的政黨,他們沒辦法獲得足夠的媒體推廣力度,就很難被美國人民所接受。

況且,一旦這個所謂的「新政黨」威脅到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利益,必然被民主黨和共和黨操縱的媒體攻擊,楊安澤本人的華裔身份,就是絕佳的把柄。

綜上所說,從歷史和現狀來看,楊安澤等人成立的「前進黨」,沒有任何能夠推翻共和黨和民主黨壟斷美國政治權力的希望。

但如果站在未來的角度上,來看這個新成立的第三方政黨,意義是非常重大的,中國民間有句俗話叫:「窮則變,變則通」。

現在的美國政治其實已經到了一種「窮」的境界,這裡的「窮」不是說貧窮,而是說窮盡,翻譯成現代話,就是說前面已經沒有路了。

民主黨和共和黨競爭激烈到這個程度,只有兩個結果,要麼美國直接解體,分裂成兩個國家,要麼就是找到一條新的出路,來取代民主黨和共和黨,徹底改變美國的政治生態。

而新成立一個第三方的,不同於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新政黨,無疑屬於改變的方式本身,也許楊安澤等人不能成功,但他們做出改變這個動作背後體現的意義,卻是很重要的。

正如同當年陳勝吳廣最先喊出「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他們未必能奪得政權,但帶頭起來「造反」,代表的是美國人民已經對民主黨和共和黨極度不滿的民意。

如果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內部不能儘快調整,為美國找到出路,那麼就算楊安澤等人失敗了,也總有後來人,能夠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