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日本戰犯岡村寧次「招魂」,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南京玄奘寺供日本戰犯牌位的事還未平息,又有網友發現,一個名為重慶「孝愛之家」的網站,公然為侵華劊子手岡村寧次建紀念館。

事發之後,重慶孝愛之家網絡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立馬封停該紀念館,聲稱公司審核時存在疏漏,目前正在整改。這難道是「疏漏」造成的嗎?

但據網友發現,早在2014年,孝愛之家網上就出現了「崗村寧次」網上紀念館。如今到2022年才被發現。在這八年的時間,重慶「孝愛之家」網站難道沒有發現嗎,為什麼要等到網友扒出來,引發網上輿論,才進行整改呢?

為了掩人耳目,建立網上紀念館的人把岡村寧次改為了「崗村寧次」。令人驚訝的是,竟然有7000多人在網上「紀念」這個侵華劊子手。

數據還顯示,重慶「孝愛之家」,創建於2009年,旨在藉助互聯網緬懷先祖、為過逝的親人提供在線祭掃等網上服務。「孝愛之家」註冊於重慶市,而重慶在抗戰期間是當時的「陪都」,遭到過日軍的多次狂轟濫炸。這個重慶「孝愛之家」是不是背後有某域外勢力資助,和建岡村寧次紀念館的人到底什麼關係?既然是國內網站,難道不了解侵華歷史,不知道網上建站的規定嗎?

翻開血淋淋的歷史不難發現,岡村寧次是二戰甲級戰犯,其在抗戰期間曾擔任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華北方面最高司令長官等職務,曾推行過臭名昭著的「燒光、搶光、殺光」三光政策,對華北地區進行殘酷的大掃蕩,很多中國同胞遭到慘無人道的屠戮。抗戰勝利後,他因參加內戰「有功」,被國民黨的法庭判處「無罪」,於1966年死於東京。

和東條英機、松井石根一樣,岡村寧次的手上沾滿了中國人的鮮血。除了為「崗村寧次」開紀念館之外,網友還在重慶「孝愛之家」發現了另一個日本戰犯「山本五十六」的紀念館。

從南京玄奘寺供奉日軍戰犯牌位,再到現在的岡村寧次紀念館,還有各地的「夏日祭」,我們不難發現,這些傷害民族情感的事絕不是個例,他們的背後可能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操控」着這一切。這隻大手大概是境外敵對勢力和國內精日分子的組合。

這些年來,日本通過動漫、電影等文化手段對我們進行滲透,一些人不明就裡,潛移默化的喜歡上日本。這和當初日本在東北和台灣等地進行的「奴化教育」如出一轍。日本通過文化滲透為其歷史洗白,為日本軍國主義亡靈「招魂」,而我們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意志不堅定,開始為日本「謳歌」,正如吳啊萍在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戰犯一樣!

如果把一系列為日本戰犯「洗白」的事聯繫起來,不難發現,這是一場關乎意識形態的鬥爭。我們沒有資格替先烈們原諒侵華劊子手,更不能讓先輩死不瞑目。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刻」,國歌的歌詞永遠沒有過時。美日正在狼狽為奸,對中國虎視眈眈,台海局勢危機四伏。我們只有牢記歷史,才能抵禦侵略,避免悲劇重演!我們要用法律的武器,懲罰為戰犯「招魂」的人,告祭死難的3000萬同胞,守護中華民族的精神家園,才能築牢國家安全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