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全球化浪潮,唯一發脾氣的是美國和歐洲政客

中美貿易戰和俄烏戰爭的爆發,讓「脫鈎論」甚囂塵上,美國要與中國脫鈎,歐洲要與俄羅斯脫鈎等等。全球化好像判死刑。然而,現實世界卻是另一幅畫面。

不僅僅是西方或中國。整個世界都在忙於彼此之間的貿易——購買最便宜的商品和原材料,同時尋找新的客戶。唯一發脾氣的是美國和歐洲的政客。

亞洲國家除了印度,都很樂意簽署大量的自由貿易協定,比如CPTPP和RCEP。拉丁美洲也意識到,聽從美國的建議並不總是一個好主意。這就是為什麼巴西,現在正在購買更多的俄羅斯石油產品,而阿根廷和伊朗正在加入金磚國家。沙特剛剛說俄羅斯是歐佩克的一個組成部分,並警告說與中國的任何衝突對世界來說都是可怕的。不出意外,拜登本月對沙特的訪問是一次巨大的失敗。

看看世界貿易吧:在過去的三十年裡,它翻了五倍,從5萬億美元增至27萬億美元。發展中國家通過全球化變得富有。他們不想扭轉這一趨勢。

「脫鈎論」是「再全球化」的另一種表現形式。美國發起的所謂「印度經濟框架」和「芯片四方聯盟」,搞的是「小團伙」,就是要把中國排除在世界產業鏈之外。

然而,「再全球化」違背了市場規律,是要受到市場的懲罰的。歐盟和俄羅斯今年發生的事情就是一個反面例子。數千家西方公司在幾周內突然離開俄羅斯。然後,西方竊取了俄羅斯大約4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俄羅斯被排除在SWIFT金融體系之外。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令人震驚的地緣政治噱頭,賭注很大,但似乎適得其反。歐洲現在遭受的苦難遠比俄羅斯嚴重。

「再全球化」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因為它涉及很多新的投資和現有物流的改變。這並不容易。以美國的瘋狂想法為例,華盛頓認為美國可以輕易地將製造業從中國轉移到墨西哥。這是不可能的。中國的製造業產出是墨西哥的20倍——4.8萬億美元對2320億美元。這意味着,只要將5%的中國製造業轉移到墨西哥,墨西哥的產出就必須翻倍!上一次,墨西哥花了20年時間才將製造業產出翻一番。所以,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此外,墨西哥62%的勞動力從事服務業。一旦人們進入服務業,就不可能再讓他們回到工廠工作(或農業)。

隨着中國人口老齡化和物價上漲,製造業將發生轉變,但這將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因為中國在該領域占據主導地位。此外,中國產業鏈生態和龐大的基礎設施,是不容易複製的。全球10個最繁忙的海港中,有7個在中國。最後,誰知道自動化和機器人將如何改變製造業?

「再全球化」徒勞的另一個例子是,在俄羅斯對烏克蘭採取「特別行動」之後,歐洲不切實際地試圖尋找新的石油和天然氣來源。從中東運輸石油或從美國運輸昂貴的天然氣,從長遠來看是不可持續的。美國和歐盟的精英們希望俄羅斯崩潰,普京被趕下台,西方可以與新的俄羅斯傀儡領導人,達成令人驚訝的利潤豐厚的交易。現在看來這只是幻想。

歐洲人拒絕從俄羅斯購買的石油和天然氣,將被印度、中國和巴西等其他國家購買。化石燃料的生產幾乎達到了極限。現在正在發生的一切,只是以一種愚蠢而低效的方式重組供應鏈。歐洲將從沙特和卡塔爾購買更多石油,而以前的中東客戶將從俄羅斯購買更多石油。結果呢?石油/天然氣價格將保持在很高的水平。

事實上,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在2022年前6個月賺的錢,比2021年全年還多。

所有對全球化的破壞,它們都來自一個國家:美國。從1945年到2015年左右,美國一直是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的鼓吹者。然而,由於美國的掠奪性金融資本主義和無休止的戰爭,美國開始失去它的魔力。然後,它決定遏制它的三個對手、俄羅斯、中國和伊朗——它們變得太繁榮、太快了。

特朗普對中國加征關稅,和試圖消除美國貿易逆差的努力失敗了。去年,美國進口了5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歐盟也從中國進口了大約5000億美元的商品。

西方精英們眼中的全球化是什麼?他們是統治者。俄羅斯、中國和伊朗等少數國家正在威脅西方的霸權——也就是「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這就是為什麼世界處於如此危險的境地。

歐洲是美國霸權的犧牲品。到今年年底,我們將看到歐洲在「去全球化」的寒風中瑟瑟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