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各國對“大國競爭”不感興趣,美國正在失敗

东南亚各国对“大国竞争”不感兴趣,美国正在失败 

美国军方头号人物、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上将日前来到了印尼,他带着渲染所谓“中国威胁论”的使命而来,试图继续炒作南海问题,怂恿印尼加入美国的“遏华”阵营。然而印尼总统佐科第二天就前往中国,展开国事访问;印尼外长透露,总统此行是为了“加强经济合作,特别是贸易和投资”,印尼学者也认为这是吸引中国投资的绝佳机会。

佐科总统此行是既定安排,也是在向美方透露一个信息:东南亚国家对华盛顿的所谓“大国竞争”不感兴趣。香港《南华早报》日前也在一篇评论中指出:在经过多年的外交活动后,华盛顿应该意识到,在亚洲地区煽动所谓“反华情绪”的努力“过时且僵化”,已经濒临失败。

文章称,拜登试图吸取前任懂王“抗中大业”失败的教训,并且效仿中国寻求加强自己在中亚和西亚的经济影响力,以此来寻求对抗中国影响力的提升。然而这种夹杂私货的经济合作,难以获得其他国家的信任,世界朝着加强合作的方向发展,人们越来越厌恶两极分化。

文章提到了拜登最近撮合的“i2u2”会议,即印度、以色列、美国、阿联酋“四方经济会谈”;白宫宣称该会议将聚焦水资源、能源、交通、卫生、粮食安全,这让人们想起了“四方安全合作机制(QUAD)”,《纽约时报》甚至将“i2u2”形容为“四方机制”的配套项目。

有学者认为,拜登试图通过这次会议,将自己的地缘政治目的融入到区域经济合作中,但是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不管是中东国家还是印太地区,人们都对任何针对中国的“新冷战”感到厌倦。

文章用“过时且僵化”来形容华盛顿的政策,这个总结非常精辟,就跟看韩剧一样,第一次看到主角死了,观众会哭得稀里哗啦,看到了后观众只会关注“这次主角是什么死法”;当华盛顿搞出“四方机制”、“奥库斯”、“印太经济框架”、“重建美好世界倡议”、“美洲繁荣伙伴计划”、“芯片法案”等等,一连串机制、会议、框架和法案,最终都落在“遏制中国崛起”这个点的时候,任何人都会产生“审美疲劳”——大家看到的与其说是一个“老气横秋的恶霸”,倒不如说是一个“骂骂咧咧的泼妇”,打不过你就烦死你。

华盛顿应该反思,为何当年煽动其他国家恐慌情绪的伎俩都不管用。这不仅是美国影响力下滑的问题,还有诸多其他因素:首先,美国这些年来在国际上干的那些事,都被人看在眼里,从阿富汗、伊拉克到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自由民主”送到哪里,哪里就生灵涂炭——这谁不怕?

其次,中国这些年做的事情,也被其他国家看在眼里,投资基础设施、帮助当地发展经济、带动其他国家勤劳致富。新冠疫情已经将世界经济折腾得不轻,每个人都想喘口气,但是现在华盛顿还想用“地缘政治”继续折腾,脑子正常的人谁答应这么干?

华盛顿充斥着从冷战时代成长的老僵尸们,依旧在用18或19世纪的脑袋来思考这个世界。

大人,时代变了!如果这个道理都看不懂,还谈什么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