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鐵礦石抵華後 澳總理提出無理要求,喊話中國取消所有製裁措施

在中澳關係持續緊張的大背景下,一艘運抵中國日照港的澳大利亞「維多利亞」號礦砂船,採用人民幣進行鐵礦石現貨交易的消息吸引了全世界的廣泛關注。

因為這似乎標誌着中澳經貿關係有所緩和。然而繼澳鐵礦石抵華後,澳政府不是反思過去兩年在涉華問題上的錯誤,而是得寸進尺,提無理要求。

包括總理阿爾巴尼斯、國庫部長查默斯都在向中方喊話,要求中國取消所有針對澳大利亞的制裁。過去兩年積極扮演「反華急先鋒」的澳大利亞,現在為何多次要求中方取消制裁?

首先,當前的國際政治經濟形勢讓澳大利亞開始認識到,不是中國離不開澳大利亞,而是澳大利亞離不開中國。

澳鐵礦石抵華後,澳總理提出無理要求,喊話中國取消所有制裁措施

年初,美國為達到消弱俄羅斯的目的,通過與西方國家聯手極限施壓的辦法,最終讓俄烏之間爆發了衝突。

然而美國及西方國家沒有意料到的是,他們聯手對俄羅斯的制裁最終反噬自身,現如今國際油氣價格高企、糧食短缺危機嚴重、供應鏈受到衝擊,特別是通貨膨脹讓西方國家難以承受。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僅1年半,支持率就跌到不足3成,這讓民主黨年底的「中期選舉」蒙上一層陰影。

對於澳大利亞而言,國際經濟下行壓力同樣巨大,澳大利亞原先想尋找印度等作為中國的替代市場,現在發現只不過是「痴人說夢」。

澳鐵礦石抵華後,澳總理提出無理要求,喊話中國取消所有制裁措施

其次,這兩年來與中方的對抗加劇,由此引發的後果讓澳大利亞吃不消。

近年來,實力急劇衰落的美國為了扼制中國崛起,不斷地挑唆西方國家與中國作對。拜登擔任總統以來,更是頻頻在中國周邊「拉幫結派」,圍堵中國的意圖相當明顯。

過去三十年享受中國發展紅利,幾乎成為西方國家中唯一保持經濟正增長的澳大利亞屢屢跳出來與中國作對,特別是在南海、人權等諸多問題上踩線越界。

中方當然不會慣着澳大利亞,立即對其展開了有針對性的反制。莫里森政府下台後,新上來的澳大利亞政府開始意識到,現如今的澳大利亞已經沒有了與中國搞對抗的本錢。

美國雖然在背後挑唆澳大利亞,卻並不為澳大利亞所遭受的損失買單。而客觀來說,中國龐大的市場的確讓澳大利亞難以割捨。

再次,中國對澳大利亞的反制確實讓澳大利亞感受到疼了。

澳大利亞無論是鐵礦石還是煤炭等大宗物資出口,中國都是最重要的買家,但澳大利亞並不是占據優勢的主導方。

因為能夠從澳大利亞買到的物資,中國同樣可以從其它國家買到。比如鐵礦石,中國已經瞄準了南美的巴西和秘魯,這些國家都有與中國合作的強烈願望。

再比如煤礦,且不說中國自身已在全力開足產能,同樣位處亞太的印尼等國也都是煤礦的主要出口國。

更重要的是,早在2年前,同為金磚國家的巴西淡水河谷就與寶武鋼鐵達成了首單人民幣跨境結算,這些都讓澳大利亞心急如焚,唯恐在中國的市場份額被這些國家的企業取代。

因此近期澳大利亞新政府多次與中國方面接觸對話,希望中國方面能夠取消制裁。 不過關於恢復兩國貿易的事情,中國方面早就做出過回應。

此前在與澳大利亞高官舉行會晤時,中方就多次表達了自己的立場,要求澳大利亞正視自己的錯誤,重視中方的關切,這樣才能夠讓兩國經貿關係回到正軌。

然而一段時間以來,澳大利亞並不願意承認這一點,只是一味地向中方提出「取消全部制裁」的無理要求,根本無視兩國之間當前存在的問題和困難。

在中澳經貿關係回暖過程中屢屢碰壁的澳大利亞,如今已經開始意識到,以過去的習慣和恣態與中方對話是無法促進兩國經貿關係改善的。

為此澳大利亞外長黃英賢最近在談到兩國經貿關係時,採取了正面回應的態度,既承認兩國發展經貿符合雙方利益,又理解中方提出的四點建議。

這無疑是一個非常好的信號,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談到此事時也表示,注意到了澳方表態中的積極因素。

當然,中澳兩國關係該如何繼續下去,我們還是會聽其言、觀其行,澳大利亞必須重塑對華認知,做出讓中國看得見的改變。

對於中國而言,澳大利亞主動提出用人民幣結算,這不僅是中澳鐵礦交易史上的突破,而且標誌着海運業人民幣時代到來的曙光。

我們還可以看到,當今世界「去美元化」已是大勢所趨,俄羅斯在石油貿易中已要求採取盧布進行結算,伊朗、沙特等國更是加大了人民幣結算的力度,金磚國家同樣呼籲以人民幣作為通用貨幣。

由此不難發現,隨着中國經濟實力的強大,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信任和使用人民幣,以規避美元帶來的不確定性和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