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反美候選人優勢盡顯,北約集體震驚:這不亞於特朗普拿下白宮

當地時間11日,法國總統大選「決賽圈」已經敲定,不出所料地成為馬克龍和其5年前老對手—極右翼候選人勒龐的一場PK。27%對23%的第一輪選舉比分,以及縮小到51%對49%的支持率,已經讓馬克龍失去了此前「穩贏」的優勢,從而形成了「勒龐家族最接近法國總統之位」的一屆大選。

法國反美候選人優勢盡顯,北約集體震驚:這不亞於特朗普拿下白宮

勒龐在大選中的支持票數和民意支持率,不斷地逼近馬克龍,這種結果讓西方世界、尤其是北約內部集體不淡定了。原因在於,如果勒龐真的擊敗馬克龍而當選法國新一任總統,對北約所帶來的衝擊,極有可能是致命性的。對此,很多西方輿論都認為,如果勒龐入主愛麗舍宮,所帶來的衝擊不亞於「英國脫歐公投和特朗普拿下白宮」。

法國反美候選人優勢盡顯,北約集體震驚:這不亞於特朗普拿下白宮

英國無協議脫歐,由此所引發的強烈衝擊波,給歐洲地緣格局帶來猛烈的衝擊。英國與歐盟分家,帶來的後果不僅僅只是歐洲的分裂,同時還因為英國與歐盟各國之間存在諸多無法調和的矛盾,影響到歐洲各國在北約內部的合作關係,從而給北約內部造成很多不必要的分裂因素。

而特朗普入主白宮,其推行的美國優先單邊主義政策,給美歐同盟關係造成諸多無法彌補的裂痕,進而對北約內部團結帶來非常不利的影響。為此,德國和法國對北約失去了信心,並開始聯手促進歐洲防務一體化,為歐洲擺脫對北約軍事依賴做準備,馬克龍甚至在公開場合中直言不諱地拋出「北約腦死wang」論調,一度在西方世界中引起軒然大波。

現如今,拜登成功挑起俄烏戰爭,讓西方世界罕見「團結一致」對付俄羅斯。拜登此舉,不但重新塑造美國在歐洲的形象和地位,同時也讓美國此前遭特朗普破壞的在歐領導地位得以重建。更重要的是,俄烏衝突造成的最大影響,還讓原本就分崩離析、甚至因「腦死wang」而奄奄一息的北約,在一夜之間「滿血復活」。

法國反美候選人優勢盡顯,北約集體震驚:這不亞於特朗普拿下白宮

不過,北約剛過上幾天好日子,現在又因為法國大選舉行,讓這個冷戰時期的軍事集團再次面臨「劫難」。西方之所以對勒龐在大選中「最接近總統之位」感到恐慌,是因為這位極右翼候選人在競選期間所提出的一些觀點,將有可能會導致原本就已經「腦死wang」的北約,會因此而「壽寢正終」。

法國反美候選人優勢盡顯,北約集體震驚:這不亞於特朗普拿下白宮

勒龐作為法國極右翼民粹主義勢力的代表人物,從骨子裡就反對法國一直活在美國霸權體系的陰影之下,更反感巴黎用納稅人的血汗錢和法國士兵的生命,替美國所主導的北約軍事集團賣命。所以,勒龐在此前的選舉集會中,不止一次猛烈攻擊北約對歐洲穩定局勢的破壞,同時還強烈呼籲歐洲各國不要淪為美國對抗中俄的炮灰。更令美國等北約成員感到擔憂的是,勒龐的這種觀點,在法國獲得非常廣泛的支持。

因此,在法國參與總統競選的各路諸侯中,除了現任總統馬克龍仍在堅持認為北約的存在、對法國的重要性外,其他包括勒龐在內的候選人,都支持法國退出北約。由此可見,與北約分道揚鑣的呼聲,在法國內部已經形成一股主流聲音。有關這一點,從主張退出北約以擺脫美國控制的勒龐,所獲得的支持情況來看,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在法國這場總統選戰中,馬克龍的支持率本來就被認為將「穩贏」選戰的勝利。不過,俄烏衝突的爆發,在讓北約「滿血復活」的同時,也給馬克龍的支持率帶來難以想象的負面影響。儘管馬克龍在衝突前夕扮演了「和平使者」的角色,努力調解俄烏之間的矛盾。不過,馬克龍為配合美國的對俄戰略,其在調停俄烏矛盾的同時,卻繼續協助美國在烏克蘭問題上拱火,最終導致俄烏衝突爆發。

如果俄烏衝突沒有給法國經濟和民生造成影響的話,或許馬克龍的日子會好過些。不過,歐洲隨後爆發的能源和糧食危機,讓法國物價暴漲,給國民的生活帶來嚴重影響,為此,法國多地民眾不得不走上街頭,抗議巴黎當局在平抑物價方面的不作為。在這樣的背景下,馬克龍還希望民眾支持他當選下屆法國總統,可能嗎?

所以說,在法國通貨膨脹因為俄烏衝突持續而日益嚴重之際,越來越多法國選民拋棄堅持舔美國腳指頭的馬克龍,轉而支持堅決退出北約,擺脫美國控制的勒龐,就成了一種必然結果。但這對美國所領導的北約來說,就是一場災難。畢竟,如果因勒龐當選而導致法國退出北約,結果將有可能會是北約「死wang」的開始。所以,在勒龐支持率逐漸逼近馬克龍之際,很多西方輿論都在驚呼:普京在巴黎正在贏得一場巨大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