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軍特種部隊發動奔襲戰,俄軍1個營幾乎全滅:營長和參謀長陣亡

烏克蘭方面發布戰報和戰場圖片表示:烏克蘭特種部隊根據準確情報,在頓涅茲克戰區深入俄軍控制區。在一場奔襲戰當中伏擊了俄軍第58集團軍近衛第42摩步師第70摩步團的一個營級戰鬥群。就連在BMP-3指揮裝甲車上的俄軍營長和參謀長也在戰鬥當中陣亡。

俄軍近衛第42摩步師來自車臣地區,有很多來自車臣和達吉斯坦的士兵。從戰場來看,這又是一次在無人機和情報支持下,以炮兵和反坦克導彈為主要火力的伏擊戰。

俄軍也再一次bao露了戰場態勢感知能力很弱的問題。俄軍缺乏電子戰飛機,偵察機,無人機和武裝直升機對軍隊周圍進行24小時監控。同時在地面上,俄軍又缺乏步兵對道路周邊進行控制。結果就是悶坐在裝甲車裡的士兵,對外面的情況一無所知。突然間各種反坦克導彈就一發接着一發地撲過來爆炸。

現在烏克蘭特種部隊實際上已經超過了俄軍一代。在互聯網時代,信息化軍隊將實現全部指揮節點網絡化,互通化和實時化共享一切數據。在這個網絡中的每個節點,得到的信息是相同的,下級軍官不用再像過去那樣,有事向上級報告,得到指示,有困難向上級求援,多數問題,同級下屬彼此交流支援,問題就解決了,甚至該怎麼行動,幾個下級小隊長一商量就把任務完成了。

同時,現代單兵武器已經得到了飛躍式的發展。在過去,要想阻擋1個坦克營或者是摩步營,至少要出動1個步兵團再增加1個反坦克炮兵營,都不一定可以成功。但是,現在,裝備毒刺,標槍,鐵拳的烏克蘭特種部隊有可能一個班遲滯一個連,一個排打趴一個坦克連。

因此,現代分散式殺傷,主要是依靠小部隊使用輕武器來瓦解閃電戰。在準備的情報支持下,各個特種兵分隊都明確知道自己的任務和目標。同時有先進的單兵精確制導武器來完成對目標的摧毀。

現代C4I系統解決的就是三個問題,我在哪裡?同伴在哪裡?敵人在哪裡?在戰爭當中,每一次戰鬥都會有至少一半的士兵,沒有實際投入戰鬥。因為,無法精確知道,我在哪裡,同伴在哪裡,敵人在哪裡?

烏軍特種部隊發動奔襲戰,俄軍1個營幾乎全滅:營長和參謀長陣亡

而且1個指揮官有70%以上的時間,都在進行情報收集和情報分析。而且,傳統軍隊依靠偵察部隊去發現情報,還要一級一級上報,非常耽誤時間或者容易傳遞失誤。比如,多支偵察隊同時發現了一波敵人,給人的印象就是在附近存在很多波敵人。同時,上級單位將命令向下分發的時候,也容易出現關鍵信息無法到位的情況。

現代C4I系統和信息化協同作戰系統則解決了這些問題。從將軍到排長,都可以從系統上看到5萬分之一地圖,在上面有各種實時行軍路線和坐標軸,作戰階段線,作戰分界線,檢查點等等。

烏軍特種部隊發動奔襲戰,俄軍1個營幾乎全滅:營長和參謀長陣亡

可以隨時知道自己,同伴,甚至是敵人的具體位置和動態。指揮官也可以對下級分隊,友軍行動有更好的理解。而俄軍則缺乏這一切,俄軍甚至還在依靠民用電話進行通信,利用老式的報話機下達命令。

同時,俄軍行動的時候,只有軍官知道行動目的地,士兵則完全依靠軍官指揮前進。到達目的地,甚至上級才會發布新的命令,要軍官指揮士兵去執行。因此,俄軍作戰和指揮系統已經落後了一代。

烏軍特種部隊發動奔襲戰,俄軍1個營幾乎全滅:營長和參謀長陣亡

在這一次俄烏戰爭當中,烏克蘭特種部隊依靠分散式任務型作戰方式對俄軍後勤運輸線進行晝夜不停的伏擊戰。導致基輔方向俄軍5個摩托化集團軍後勤斷絕,只能被迫撤離戰場。這在過去,都是根本無法想象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