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我们不当军火商”,遵循这个基本原则,1978年以前中国对外军事援助都是无偿的。

即经费由国家承担,在接收到援外项目任务后,各相关单位负责具体执行,其中航空装备对外援助起始于1958年。先后20年间,向赞比亚、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巴基斯坦、埃及等16个国家,共计提供了10个型号1153架飞机,另外还包括大量发动机、零备件及配套维修工厂等。随着国民经济开始进入正轨,再以无偿方式提供大量援助负担太重,同时军工企业也没有多余资金投入研发。1979年转折出现,中国军售第一单在中埃之间签订,在实现正常收费军售的同时双方进入近20年深度合作期,经历了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甚至拖欠1亿美元货款的过程。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第一代歼-6、歼-7战斗机,被苏联抛弃后的应急补充

埃及作为中东地区人口最多,非洲地区人口第二的国家,从经济到军事实力都可以列入中等区域强国。冷战开始后,由于地缘战略上的需要苏联对其进行了全面援助,借助埃及以扩大其在该区域内的影响力。毕竟是一种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从50年代开始后的20多年内,苏联对埃及提出的要求几乎有求必应。以准同盟的性质出口了大量华约国家才有的武器装备,比如自己才装备两年的苏-7战斗轰炸机,先进的米格-21战斗机、米格-23战斗机,以及“战略”级图-16轰炸机等。

基于现实需要双方友好关系保持了较长时间,但国家之间各种可能都有。到了70年代中后期,由于埃及对苏联援助提出的太多附带条件不满,为了保持独立自主的地位双方开始闹掰。由于自身国防工业大量依靠援助,在苏联撤走所有技术专家后,大量苏式装备就立刻面临缺少零配件,甚至无法进行常规保养的状态。再加上恰逢第三次中东战争结束,由于战争损耗太大埃及必须想办法迅速补充新装备,于是目光就转向同样建立在苏式装备体系上的中国。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米格-23战斗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被以色列F-4击落的米格-21

由于国际环境的影响,此时空有一套完整航空工业体系,却苦于没有先进技术来源的中国也在发愁中。对于埃及的到来相当欢迎,刚好可以通过军事合作达到互惠互利,于是双方开始了一段深度合作期,甚至还包括一段不寻常的“以物易物”援助史。虽然拥有一套完善的航空工业体系,但毕竟多年以来没有外部技术来源支持,中国航空工业能提供的机型有限,最佳出口产品就是已经不再先进的歼-6和歼-7战斗机。

1979年1月,埃及正式向我们提出要求提供航空装备的请求,急需外汇的航空工业高度重视。同年3月代表团抵达埃及,由于此前都是无偿援助埃及还是希望如此,特意指出在中东战争中损失太大希望这次免费下次再收费。而且已经见识过西方先进战机的埃及空军军官,对于歼-6总觉得太落伍表现不是很热情,还是在双方高层努力下最终达成协议。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歼-6战斗机

1979年5月,中埃签订第一笔购买合同,埃及向中方购买44架歼-6以及6架歼教-6,另外还有配套备用发动机和零配件,合同总金额1.67亿美元。这笔合同意义重大,它是中国军贸史上第一笔收费订单,虽然歼-6性能已经不再出色但直接弥补了埃及的急需。双方合作进一步深化,截止1986年签订合同总计13个,总计出口50架歼-6、60架歼-7,以及各型发动机308台,飞行修理线5条,合同总金额3.9亿美元。金额以现在的眼光看起来不大,但在当时解决了军工工业燃眉之急,更大的意义是使我们步入正规国际军售市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歼-6战斗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歼-7战斗机

当然基于互助合作,中国航空工业在此期间也是收益颇丰,以歼-6作为硬通货换回不少米格战斗机及相关技术。首先是米格-21MF战斗机,由于中国空军长期缺乏全天候作战机型,此时埃及装备的米格-21MF则是全天候多用途改型,而且换装了大堆力发动机和机载雷达,同时增加背鳍油箱航程和作战半径大增。于是我们以交换及购入方式,从埃及引进了两架米格-21MF和米格-21UC战斗机,对照实机拆解测绘到至少获得三大技术来源。

参考随机而来的P-13F-300发动机,对应仿制出涡喷-13发动机,以及推力增强版的涡喷-13F1型发动机,主要配套仿自米格-21MF的歼-7III战斗机(歼-7C)。另外还仿制了23-3双管机炮(Gsh-23机炮),以及相关弹射座椅技术等,这些成果最后大量应用到歼-7C、歼-8II、飞豹、歼-10等机型上。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米格-21MF战斗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歼-7III战斗机

其次是米格-23战斗机,带来最直接的参考是变后掠翼技术,以及P-29涡喷发动机,另外还包括气动布局,比如腹鳍、差动平尾、双管航炮、机翼和尾翼后缘的蜂窝结构等。1979年,以米格-23为基础昌飞决定研制强-6强击机,配套安装涡扇-6发动机(推重比5.93),定位同样是一款变后掠翼战斗机。

最大飞行速度1.5马赫(高空),0.9马赫(500米低空),最大航程超过2800公里,作战半径超过800公里。最大载弹量原定3-5吨,后来调整为最大外挂能力4.5吨,作战半径900公里,制空作战能力要强于米格-23。虽然由于结构超重、发动机研制进度滞后没能成功,但可调式两侧进气道、折叠腹鳍、雷达整流罩,则成功应用于歼-8II战斗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强-6风洞模型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强-6强击机

第二代K-8高教机,1美元也不让

80年代,双方军贸随着高潮过去再次进入低谷,最大的问题是埃及已经有了新供应商——美国和法国。包括F-4、F-16、幻影2000/5大量购入装备,相比之下仿自米格系列的歼-6,以及歼-7早就落伍,当年应急购入补充战损成为过渡装备后,主要退居二线作为训练专用。考虑到当年中国航空工业发展水平不足,自用产品最强也不过歼-8性能上好不到哪去,想要拿出更具吸引力的机型显得相当困难。

于是这个时间段中国航空工业主要任务是催收欠款,以及想办法在出口方面获得突破。前面提到的购买可不是一次性付款,埃及方面累计拖欠约1亿美元迟迟不还,他们认为已经支付的款项完全能够抵消战机成本,再加上后续双方合作可能性降低也有点赖账的意思,最后实际收回约4400万美元。至于飞机出口突破这次选在教练机领域,中方代表在参观埃及空军飞行学院时,发现使用的教练机全是西方产品,因此认为可以将中式教练机打入该领域,从飞行员培训中使对方适应我们的产品。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埃及空军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幻影战斗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F-16战斗机

早在1988年,我们就已经开始推荐研制中的K-8教练机,不过由于各种原因在1994年被捷克抢单,埃及购买了48架L-59教练机。1996年机会终于再次出现,埃及空军学院计划引进更先进的教练机,用来替代服役即将到寿的120架L-29,以及换装48架L-59教练机。于是在接下来的半年多时间内,2架K-8受命在埃及进行各种飞行展示,效率之高性能之先进超过埃及军方想象。在K-8精彩的飞行展示下,埃及空军司令表示我们需要大量这样的飞机,在军方评估下认为K-8可以满足初级和高级训练任务的要求。

1999年,中国公司第一次参与国际军用飞机竞标,竞争对手是捷克L-39教练机,以及意大利S.211A中级教练机。很明显一直在使用捷克产教练机的埃及,对这个系列产品并不是很看好,至于意大利S.211系列性能和K8差不多,虽然已经出口了多个国家但价格比较高,因此在综合性价比之后埃及还是选了K-8教练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K-8教练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L-29教练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S.211A中级教练机

有着西方国家无限量供应,埃及其实在采购过程可选性非常大,之所以选定K-8除了价格因素外,最重要还是看中方愿意转让相关生产技术。以助其实现组装生产至少达到94%的国产化要求,而且双方还决定在埃及成立K-8E维护中心和联合航空设计局,又便宜又给技术可以极大提高埃及国防工业能力。中方在该项目中表现相当诚恳,虽然谈判过程面对竞争对手的各种不实谣言进行了多次降价,但在第四次议价过程埃方一名少将以个人名义要求再降1美元,好让他向国防部长汇报。对这种变相试探的要求,中方代表最后给予拒绝,因为表面看是一美元如果选择退让最后可能又是一波降价要求。

1999年,中埃签署80架K-8E教练机合同,这笔合同的敲定也标志着中国航空工业从引进国外航空技术,走向了输出航空高新技术的身份转换。不仅是K-8教练机的高光时刻,也是中国航空工业几代人努力的结果,2005年埃及再次追加40架K8E采购生产合同。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K-8E教练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K-8E教练机

结语

中埃数十年战机合作采购史,对于埃及来说在最困难时刻得到及时补充,在保证领空不出现空档的前提下对机型先进与否其实是没得挑。后期采购K-8E则是作为一种教练辅助型号购买,看重的是航空技术转让以提升本国研制水平,总体来说埃及空军在选择上完全倒向西方,对中式战机只是选择性购买。

双方军事合作关系虽然比较长久,而且从装备的歼-6、歼-7,以及K-8E数量来看,有段时间埃及空军甚至可以称之“中式空军”。不过从装备时间看主要集中在80到90年代,后期虽然不断传出对“枭龙”、歼-10感兴趣却一直没能下单,反而在采购法制“阵风”战斗机方面特别积极。其实埃及早前除技术转让外,看中的是中式战机物美价廉的综合优势,但由于战略需要海湾石油富国不断加强对埃及财政援助,手里攥着大把资金当然选择购买更先进战机。

而且已经服役多年的K-8中级教练机,虽然用了很多年但埃及空军在全套西化的情况下,已经开始准备采购新式战机进行替换,后续竞争对手包括L15、雅克130、M346、T50、捷克L39NG,甚至LCA“光辉”等。大客户的维持其实受到太多外界因素干扰,想说爱你不容易不仅需要本国装备水平提升,更重要的是经过实战检验。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埃及“阵风”战斗机

想说爱你不容易,埃及进口中国战斗机,从没得挑到选择性购买

歼-10C战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