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停止向波羅的海三國供氣產生連鎖反應,德國人開始囤積木柴

俄乌冲突愈演愈烈,在美国带头下,欧洲各国陆续对俄罗斯出台了制裁措施,冻结或没收了俄罗斯公民和实体在海外的资产。据环球时报4月6日报道,德国政府近日宣布将俄罗斯国有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在当地的一家分公司“暂时托管”,并将其交给德国能源监管机构控制。对此,俄罗斯方面早已做出预防措施,已停止对德国供气。

 

 

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于4月4日宣布,暂时没收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德国子公司,称此举可以使德国的能源基础设施不会受制于俄罗斯的“武断决定”。哈贝克还表示,对俄罗斯企业进行“托管”,有助于保护公共安全和秩序,维护供应安全,为了确保德国的天然气供应,这一措施“十分有必要”。

 

 

据悉,俄罗斯天然气公司被德国“托管”的子公司,运营着德国一些最大型的天然气储存设施,目前还不清楚德国将如何处置该公司。在俄罗斯企业被德国没收之前,佩斯科夫就曾表示,德国计划将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在德国的子公司国有化,这种念头和举动是违反国际法的。很明显,德国并没有在乎俄罗斯的警告。

 

 

据俄新社报道,自从剥离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在德国子公司的资产和股份之后,俄罗斯方面就停止了向德国最大地下储气库—雷登储气库输气,目前雷登储气库的库存仅剩0.5%,整个德国的天然气存储率已经降至25%,德国的天然气库存将只能用两个月。德国人担忧天然气断供,纷纷开始囤积木头,不少人开始砍伐树木储备木柴,目前德国每立方米的木头价格,已经涨至100欧元左右。

 

 

此外,俄罗斯从四月开始,已经停止向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三国供应天然气。对于欧洲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在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之后,克里姆林宫颁布了“卢布结算令”,要求此前被列入“不友好名单”的国家,购买俄罗斯天然气时只能用卢布支付。面对俄方的“卢布结算令”,欧洲国家领导人纷纷表示不会遵守,德国副总理、经济部长哈贝克表示,德国正在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但不可能完全摆脱这种依赖。

 

 

根据数据显示,2021年,德国进口天然气总量的55%来自俄罗斯,今年一季度,比重下降到了40%,仍然占据主要地位。而自去年9月至今年2月,德国民众燃气取暖费用却增加了69%。德国能源经济学者克拉维特尔表示,法国有成熟发达的核电,北欧等地有丰富的可再生能源,但是德国很难找到替代能源,如今德国家庭5个月内取暖费用达到1415欧元,已经是全球最高,如果德国政府再找不到替代能源,百姓的日子会很苦。

 

 

欧盟国家此前高度依赖俄罗斯能源,约40%的天然气和30%的原油进口都来自俄罗斯。如今,欧盟决定逐渐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并与美国公布了一项能源合作计划,扩大美国对欧盟液化天然气的出口。但欧洲议会议员米克认为,即使要改变欧洲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也不应该简单地换成美国,因为这将会让欧洲付出巨大代价。

 

 

在欧洲饱受能源困扰之时,美国却大发能源财,美国施压欧洲制裁俄罗斯,切断了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能源联系,并将能源需求转向美国。4月3日,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秘书波波夫表示,美国从俄罗斯进口石油量环比上周大涨43%,达到每日10万桶。俄乌冲突爆发后,来自俄罗斯的石油供应减少,国际石油价格飙升,而美国却从俄罗斯进口石油,再转手高价卖给欧洲从中渔利。

 

 

此外,由于俄罗斯是世界上第三大钢铁出口国,乌克兰危机后,在欧洲等地,钢铁可能会严重短缺。据统计,欧洲进口螺纹钢60%来自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如今欧洲因能源短缺造成电价一度飙涨10倍,昂贵的电价迫使很多小型钢厂关闭或减产。欧洲能源短缺问题已经开始影响到各个领域,也不知道欧洲还能够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