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個因為疫情“亡國”的國家!一夜破產,網友:又見證歷史了

01

全球首个因为疫情

“亡国”的国家

最近全球疫情变得严重起来。

尤其是在南非发现新的变异病株——奥密克戎后,各国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严格防控。

世卫组织指出,奥密克戎毒株在全球范围造成感染病例激增的风险“非常高”,并可能给部分地区带来“严重后果”。

目前,全球至少有38个国家出现奥密克戎病例,部分国家开始限制出入境。

我们的“邻居”日本,直接宣布暂停所有国家和地区外国人新的入境。

为什么各国都这么“恐惧”,因为大家都害怕,害怕疫情再次大规模的爆发。

要知道疫情不仅冲击了人类的健康,还影响了世界的经济增长,这是一场综合性挑战。

就拿旅游业来说吧。

联合国旅游机构世界旅游组织近日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1年全球旅游业损失将达到2万亿美元!

一些旅游大国更是损失惨重。

比如泰国,疫情直接导致将近600万人失业。

韩国,在去年一年旅游业整体收入损失预计达14.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35亿元)。

日本旅游专家估算,因为这场疫情,日本旅游业一天至少损失44亿日元(约2.8亿元人民币)…

而有一个“国家”更惨,因为疫情直接“亡国”了。

它就是位于澳大利亚的“赫特河省公国”

02

在农庄成立的“国家”

看到这个名字,大家或许很陌生,还会有人问“世界上有这个国家么?”

这就是它的神奇之处。

赫特河省公国是一个有着 50年历史的微型国家,曾隶属于澳大利亚西澳大利亚州的一部分。

知道澳大利亚那个著名的粉红色湖泊“希利尔湖”么?

赫特河省公国就在它的旁边…

大家都知道一个国家成立需要很多条件。

但是这个国家成立的过程又搞笑又心酸,就跟过家家一样。

起因是西澳政府制定的一个叫做“小麦配额”的政策。

这个政策出台后,就意味着每户农户出售小麦有上限,要按照政府配给的额度进行销售。

这就难为了当时种植了几千亩小麦卡斯勒的家族!

按照这个政策,他们家的小麦几辈子都卖不完,损失无法想象。

于是,气急败坏的农场主伦纳德·乔治·卡斯勒和他的数名追随者在1970年的一天宣布:

他们所辖的农场领地从澳大利亚西澳大利亚州脱离了。

甚至他还给每个家庭成员都“赐予”了头衔,让大家都成了“王室成员”。

就这样“ 赫特河省公国”在澳大利亚西部的一座农庄内成立了!

03

“末代皇帝”

虽然赫特河省公国宣布自己成立了,但是澳大利亚和世界上的其他任何国家都从未在官方场合正式承认过它的存在。

后来他们说自己的独立已在澳大利亚国土局1989年的一封内部信件中得到确认。

然后澳大利亚官方对这个公国的解释为: 这只不过是一个个人行为的商业炒作。

还给伦纳德(公国的国家元首)送去了律师函。

因为在澳大利亚眼里,这个公国就是一个“私人农场”,要给政府纳税。

但是伦纳德亲王拒绝向澳大利亚政府纳税,于是就闹上了法庭。

2017 年,法院宣布赫特河公国败诉,需要支付300万澳元的欠税。

网上甚至还因为赫特河省公国是否应该独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就这样,赫特河省公国莫名其妙的“火”了一把,还出现了不少支持者。

乃至,不少人闻风来这里观光。

后来时间久了,大家对于赫特河公国独立的事情,也算是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澳大利亚官方出版的旅游图上,你还能看到该地区几个特色的旅游景点,并提到了该公国已宣布独立。

本来以为好日子终于到了,但谁想2018年伦纳德亲王驾崩了,没多久疫情又来了。

全球的旅游业寒冬,让原本就不富裕赫特河公国雪上加霜。

新继位的卡斯利亲王只能卖出该国土地以偿还澳洲债务。

刚上台两年的他,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末代皇帝”。

而“赫特河公国”也成为了全球首个因新冠疫情亡国的“国家”。

04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回过头看赫特河公国的一生,虽然短暂,却也充满了故事。

最起码,存在的那几十年,大家确实在用心经营。

它的国土面积有约75平方公里,但是人口只有30人左右。

真的可以用地广人稀来形容。

你可也不要小瞧它,尽管人少,可这里应有尽有。

不仅有自己的签证和驾照,还发行了护照,甚至连国旗都有。

▽国旗

在以世界历史为主线的漫画《 黑塔利亚 》当中,赫特河公国还有以他们国旗为主色调的二次元形象。

别说,还挺好看。

这里还有自己的货币。

而且为了防止汇率的变动,他们还贴心的把赫特河元和澳元之间的汇率定在了1:1

有人会说,这里的护照还有货币,是不是只有公国的人才用啊。

那你就错了。

据统计:公国每年接待游客超过4万人,全球一共有将近14000人持有公国护照…”

▽货币和护照

▽护照和邮票

哦,对了,一个国家的国防力量也很重要。

这点赫特河省公国也考虑到了,于是几个邻居“凑”了一个军队。

军队有了,那么重中之重的首都,也必须安排上啊。

赫特河省公国的首都的名字叫做Nain。

位于公国的中部,这里是游客的主要停留地点。

来这里你可以去小教堂逛逛,去商店挑选一下礼物,这里还有为客人提供住宿的地方。

真的是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首都除了是经济中心外,当然也是全国的“政治中心”。

公国的邮局、政府办公室都在这里…

并且,十几个国家为了方便行事在赫特河省公国设置了驻外办事处,其中就包括美国。

总之别的国家有的基础设施,这里基本都有。

而且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遇到“国王”亲自为你服务。

比如,许多人来赫特河省公国都是为了收集护照章。

这个护照章基本都是“王室成员”给盖的。

就像前面说的,因为公国的人太少了,所以全员都要出来“工作”,不管你是什么头衔。

哪怕你是“国王”,有时你也得充当导游的角色。

公国最大的旅游景点就是由加拿大艺术家马克·勒布斯用斧头手工雕刻的一尊“老国王”的巨大石像

国王特别喜欢在这里给游客们讲述公国的历史。

用游客的话说: 感觉自己也参与了这段历史,很神奇。

虽然如今赫特河省公国归顺澳洲政府,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但就像已经去世的莱纳德说的那样:“赫特河公国的故事不会随着公国画下句号而被人遗忘。”

05

因为疫情,我们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的“历史”。

停课、停工、停航、封锁边境、奥运延期…如今又见证了一个国家因为疫情“消失了”。

仔细想想,已经快两年了,全世界一起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停摆。

不知道即将到来的一年会不会更好,但至少我们共同见证了生命的脆弱和顽强。

所以对于2022年,还是满怀期待。

期待春日野营、秋日采摘、期待去看日出日落、期待和朋友们深夜碰杯饮酒…

期待疫情结束,我们的生活重新按下播放键。

作者:旅行菌,来源:环球旅行(ID:viphuanqiu)每天分享原创旅行攻略,沿途风景、人物故事在路上遇见更好的自己,再忙也别忘记陪身边的人一起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