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俄軍遭核輻射感染!切爾諾貝利輻射突升 俄軍無防護進劇毒區

《烏克蘭真理報》援引法新社的報道稱,俄羅斯軍隊已開始從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撤離。但是,俄軍裝甲部隊為了達到行動保密性和突然性,沒有從大路撤離。而是從切爾諾貝利附近小路穿越邊境到白俄羅斯。

大批俄軍遭核輻射感染!切爾諾貝利輻射突升:俄軍無防護進劇毒區

切爾諾貝利核災難現場的工作人員說,俄軍大部隊經過的地方,叫做紅樹林,這裡是核輻射劇毒區域。紅樹林是切爾諾貝利核災難遭到輻射最嚴重的地區。就連切爾諾貝利核災難現場的工作人員穿着防護服都不敢進入這一區域。

而且,因為俄軍裝甲部隊都是重型部隊,因此在穿越紅樹林的時候,造成整個區域受到輻射的塵土大量揚起。導致,切爾諾貝利核災難現場很多輻射安全感應器顯示水平超標。

大批俄軍遭核輻射感染!切爾諾貝利輻射突升:俄軍無防護進劇毒區

切爾諾貝利核災難現場的工作人員表示,這些俄軍都沒有穿着特製的核防護服。因此,將會有大批俄軍吸入放射性粉塵可能會在體內造成內部輻射。工作人員表示:穿越紅樹林核污染無人區,對於俄軍士兵來說就是一種自sha行為。

紅樹林本身都是普通樹木,就因為遭到嚴重核泄漏,才導致這一帶樹木都是紅色,才被稱為紅樹林。這一地區是整個切爾諾貝利核災難現場,區域性放射xing感染最嚴重的地方,就連土壤里都有大量放射性物質,是真正的無人區。

工作人員表示,俄軍部隊肯定是不知道,這一帶就是核污染最嚴重地區,才會為了順利後撤,闖入這片無人區。一旦吸入有核輻射的塵土,就極有可能感染輻射病。輻射病的症狀包括嘔吐、噁心、腹瀉、脫髮、發燒、皮膚燒傷、瘙癢、出血、感染和器官衰竭。

輻射病的預後取決於受到輻射的劑量。輕則出現發燒、缺乏食慾甚至痙攣和昏迷持續幾小時或幾個月。在嚴重情況下,可能會在幾周或幾個月內死wang。對倖存者來說,可能需要長達2年才能恢復,而皮膚癒合可能需要3年。

可以看出,俄軍這一次從基輔外圍和切爾尼戈夫地區開始撤離,還是比較倉促,沒有進行完善的策劃。甚至有報道,俄軍已經開始在克里米亞地峽開始構築工事。看起來,俄軍已經做好赫爾松一旦丟失的心理準備。

從現在俄軍動態來看,俄軍在基輔,哈爾科夫已經不會有大規模進攻戰,最多就是像江南江北大營一樣進行監控。可以說,俄軍到現在,除了同頓巴斯民兵配合的東線之外,各條戰線的指揮都是令人失望。整個俄烏戰爭一個多月看下來,俄軍主要就是遠程導彈打擊,重炮和火箭炮轟擊。

大部分近戰任務都是烏東武裝在拼命打,基輔方向將近二十天,俄軍主力集群都只有營連級別的俄軍進攻,其餘的俄軍主力就待在那裡白白消耗補給,大量兵力浪費了一個月的進攻時間。現在後撤又一頭扎進了核污染地區。

現在烏軍的反擊,也是越來越囂張了。就連坦克,大炮都敢拉出來,大白天的就挖戰壕,玩步坦炮協同在基輔和哈爾科夫方向展開連級,甚至是營級單位反擊。這一次俄烏戰爭與2014年最大的不同就是。烏克蘭的民族認同出現了異化。也讓我再次想起那句話:「從歷史來看,戰爭的衝擊、失敗的恥辱以及國土淪喪的傷痛,都曾被當作增強民族團結和塑造強烈民族認同的工具。」

大批俄軍遭核輻射感染!切爾諾貝利輻射突升:俄軍無防護進劇毒區

因此,烏軍才能將現役軍人、預備役軍人、民兵單位和大量志願者結合起來。可以創造出數以千計的任務型游擊小分隊,以及全民對着俄軍裝甲車拍照,將照片上傳烏軍情報部門APP的事情。這也讓俄軍幾乎不可能在被占領地區建立任何形式的行政機構,以確保其供應線。這都是值得研究的現象和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