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點重重:烏克蘭為何在最有利的時候 做了最大的讓步?

轟轟烈烈開始,悄然無息結束,這不是大部分戰爭的結局,儘管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戰爭服從於政治,就好像刀服從於腦。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3月29日的報道,俄烏衝突俄方談判團代表梅津斯基對媒體表示,俄羅斯已經收到了烏克蘭方面提交的書面提議,烏方承諾將「確保中立與無核地位」,「放棄生產、部署所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包括化學與細菌武器」,「禁止外國軍事基地與外國軍隊在烏克蘭的存在」。

梅津斯基是在俄烏衝突第5輪談判第一天會晤結束之後做出這番表態的,在此之前,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俄烏短期內就會實現和解,恰恰相反,在此次談判舉行之前,烏總統澤連斯基才剛剛對外表示,「必須保障烏克蘭的主權與領土完整」,考慮到克里米亞與頓巴斯地區已經事實上獨立或併入俄羅斯領土,外界普遍認為,俄烏「談不攏」。然而,在第一天的會晤結束之後,俄方代表梅津斯基就對外釋放了「好消息」。

從俄方透露的情況來看,俄烏戰爭應該很快就要結束了,畢竟烏克蘭已經承諾「保持中立」、「不結盟」、「不在境內部署外國軍隊」、「不生產、部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儘管這些條件與普京的要求還有一定的距離——後者還要對烏克蘭「去納粹化」、「去軍事化」——但也差不多了。那麼俄烏戰爭真的就要結束了,要Game Over了嗎?應該說,恐怕不會那麼簡單,和平之路沒有那麼好走。

首先,烏克蘭在最有利的情況下,做出了最大的讓步。

3月25日,俄烏開戰滿一個月之際,俄羅斯國防部召開了新聞發布會,明確表示俄軍第一階段行動的主要任務已經完成,今後會將「集中精力到解放頓巴斯地區上」。這也就意味着,俄軍可能將「戰略收縮」,停止對烏克蘭首都基輔的圍攻,轉而「重點進攻」烏東地區,某種程度來說,烏克蘭贏得的「基輔保衛戰」的勝利,迫使俄軍「後撤」。

事實也的確如此,據央視新聞客戶端29日的報道,俄羅斯副防長福明對外表示,俄國防部決定「數倍減少」基輔方向的軍事行動。此外,據鳳凰網新聞3月23日的報道,烏軍宣稱在22日的軍事行動中,成功奪回位於首都基輔郊區的馬卡里夫要塞,重新控制了附近的一條高速公路,並放出了相關視頻。28日,據環球網的報道,烏總統澤連斯基宣布,重新控制基輔西北部重鎮伊爾平,並發布了該地區滿目瘡痍的照片。

由此可見,至少在「基輔保衛戰」中,烏軍已經處於「局部反攻」的狀態,而俄軍的包圍圈也正在被逐步打破,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俄國防部宣布今後將「集中精力解放頓巴斯地區」,俄羅斯副防長福明也宣布「數倍減少」基輔方面的軍事行動。此外,截止目前為止,俄羅斯依然沒有拿下或徹底拿下哈爾科夫、敖德薩、馬里烏波爾等重要城市。

在最困難的時候,烏克蘭拒絕做出讓步,為何在戰場形勢逐步變得有利,俄軍深陷戰爭泥沼,開始「戰略收縮」的時候,烏克蘭反而「舉手投降」了呢?這是非常詭異的。

因為按照歷史經驗,「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談判桌上一樣得不到」,所以,這次俄烏談判,烏克蘭突然「書面」承諾諸多對俄極為有利的條件,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可以套用清法戰爭那句話——「俄羅斯不勝而勝,烏克蘭不敗而敗」。

其次,俄烏戰爭的本質是什麼,誰能關上戰爭的大門?

俄烏戰爭本質上是一場「代理人戰爭」,烏克蘭是美國的「代理人」,美國才是俄烏戰爭的「始作俑者」、「幕後黑手」,所以,烏克蘭作為「棋子」,澤連斯基作為「傀儡」,有單方面宣布「戰爭結束」的權力嗎?誰都知道,這幕戰爭大劇的總導演住在白宮,名叫拜登,導演沒有喊「卡」,演員就必須演下去,這一點應該在《演員的基本修養》上寫得清清楚楚。

這不是咱們憑空武斷,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就曾 「一針見血」地指出,「美國在背後操控烏克蘭」,他們「一直拽着烏方的手」,「阻止烏方接受我們認為的最低限度要求」,「華盛頓顯然希望我們儘可能長時間地處於衝突狀態」。俄總統普京也在與法國總統馬克龍電話會晤時指出,烏克蘭在談判中提出越來越多「不合理要求」。從這裡可以看出,俄烏戰爭是一場「代理人戰爭」,烏克蘭本身沒有「媾和」的權力,演員說了不算。

最後,既然烏克蘭說了不算,俄羅斯為何還要尋求談判,演員總統也敢做出讓步呢?

原因很簡單,一來,其實在開戰沒幾天,普京與俄軍高層就已經意識到,這仗「不好打」,很可能無法實現預期目的,或者要付出無法掩蓋的慘重代價。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普京才下令俄羅斯戰略部隊進入「特殊戰備狀態」,這麼做就是給美國施壓,讓導演拜登下令烏克蘭與俄羅斯舉行談判,莫斯科尋求「體面結束戰爭」。

二來,明面上俄烏在打,俄烏在談,但事實上,俄羅斯與美國、歐洲的博弈一刻都沒有停止,雙方在博弈、談判、討價還價。比如說,美俄兩國高層代表就在3月16日舉行了俄烏開戰以來的首輪會晤,當時美國態度非常強硬,拜登不僅稱普京是「戰犯」,而且還在會晤當天宣布援助烏克蘭8億軍援,誓要將「代理人戰爭」進行到底。所以,美俄博弈是本質,俄烏談判都是表象,但這個形式還是需要的。

三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當然知道自己「做不了主」,但他是一位「好演員」,一位好演員的重要特徵之一,就是會「即興發揮」,要會給自己「加戲」。

據中新網3月15日的報道,烏總統辦公室顧問阿列斯托維奇就表示,「俄烏最快1-2周簽署和平協議,最晚也會在5月簽署和平協議」。俄烏戰爭中,烏克蘭是弱勢的一方,是「硬扛」的一方,它怎麼就知道俄烏啥時候能實現和平,原因很簡單,自己啥時候跪,自己當然知道。

烏克蘭之所以故意將俄烏簽署和平協議的最快與最晚時限透露出去,就是明擺着告訴美國,老大你得做點什麼,不然的話,最遲5月份我就跪了。

拜登是導演,澤連斯基是演員,演員不能違拗導演的要求,但演員偶爾也能用「罷演」要挾一下導演,比如說增加一點演出費什麼的。  因此,這次俄烏談判,烏克蘭「意外」讓步,不能排除是澤連斯基給拜登總統「提要求」的籌碼,如果美國不答應,「我說跪就跪」。

果然,就在媒體報道俄烏談判出現「重大突破」之後,拜登坐不住了,據環球網3月29日晚上21點的「快訊」,拜登總統將與歐洲盟國就俄烏局勢舉行電話會晤,預計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朔爾茨、意大利總理德拉吉、英國首相約翰遜都會參加。看來,演員總統「臨時加戲」,「坐地起價」的行為,還是讓拜登導演「驚到了」,和美國穿一條褲子的約翰遜首相就趕緊放話,他表示,「不會僅憑俄烏停火而取消對俄制裁」。

從以上幾點可以看出,俄烏談判烏克蘭「突然讓步」,其實很不簡單,背後的水很深,  簡單地說,烏克蘭扛住了俄軍的攻勢,沒道理讓步;俄烏戰爭是代理人戰爭,烏克蘭「沒資格」讓步;演員總統可能做出「罷演」的姿態,以此向美國提要求。

所以,戰爭恐怕不會那麼快結束,對於這一點,認清戰爭形勢的俄羅斯也做了兩手準備,一方面,集中兵力攻打頓巴斯,「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落袋為安」。

另一方面, 3月24日,俄遠東軍區司令亞歷山大·柴科抵達距離基輔30公里的俄軍前沿陣地;3月29日,俄國防部確認,俄中部戰區司令抵達烏克蘭切爾尼科夫方向作戰前線。不是說戰爭要結束了嗎?怎麼俄羅斯還在向烏克蘭「調兵遣將」?無非是「最好的希望,最壞的打算」。正如拉夫羅夫所言,俄烏和談對美國沒有任何好處,「華盛頓顯然希望儘可能延長俄烏戰爭」。拜登好不容易釣上一條大魚,不會輕易放手的,如果拜登撒手了,那說明美俄達成了妥協,那麼不好的事情恐怕就要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