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多亿还嫌不够花!美国防预算“刷新纪录”,中俄“威胁”仍被当借口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总统拜登28日向国会提交一份5.79万亿美元的预算计划,其中包括8133亿美元的国防开支。不少媒体随即用“创纪录的和平时期国防开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军事预算”来描述。在一份声明中,拜登称,该预算案是美国“历史上对国家安全的最大投资之一,所需资金将确保我们的军队仍然是世界上准备最充分、训练最精良、装备最先进的军队”。美国的军费真的需要这么多吗?有中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是美国扭曲的安全观在作祟。美国资深参议员桑德斯直言,美国的军费开支“已经超过美国之后11个国家的开支总和”。和过去一样,华盛顿好像患上了无限追求“绝对安全”的焦虑症,而它也不断地寻找“假想敌”。有美媒提到,白宫这次公布的预算案12次提到中国,中国被视为“主要战略挑战”。除了这份预算计划,五角大楼28日向国会提交了新的国防战略报告,其中将中国称作“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将俄罗斯称作“严重威胁”。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提醒说,中俄是两个大国,美国企图遏制打压中俄的图谋是不会得逞的。中方敦促美方认真落实美国领导人作出的不寻求打“新冷战”等表态。

“有史以来规模最大”

“拜登的预算案呼吁增加国防开支,包括为乌克兰提供资金。”据《华尔街日报》28日报道,根据拜登公布的预算计划,美政府正在为今年10月1日开始的2023财年寻求8130多亿美元的国防开支,比当前财年的7820亿美元增长约4%。这一涨幅比政府在上年预算中寻求的1.6%涨幅高出一倍多。预算案还要求向乌克兰提供6.82亿美元资金。

8130多亿美元中,五角大楼将获得7730亿美元,较上年增加4.1%,其余资金拨给能源部,后者负责维护核武库。有白宫官员表示,如果预算案获得批准,将使过去两年的国防开支增加9.8%,从而为“维持和加强美国的威慑力、推进关键的国家利益提供必要资源”。

由于国会对预算事项拥有最终决定权,目前这只是拜登政府的一份愿望清单。不过,CNN称,国会很可能会提高有关数字,就像它对2022财年支出计划所做的那样。报道称,共和党人已经作出回应,他们认为这些开支不够。自由派民主党人则批评政府增加国防预算。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报道,上周,40名参众两院的共和党人敦促白宫将国防预算增加至少5%。28日,共和党参议员罗杰·威克表示,美国所有部门的军事高官都明智地要求更多开支,要求“更多舰船、更多飞机、更多武器、更多卫星和更多训练”,但拜登却给他们更少的资金来让他们完成使命。

民主党高层对拜登的预算要求表示欢迎,但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桑德斯说:“在我们的军费开支已经超过美国之后11个国家开支总和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大幅增加国防预算。”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则称,拜登政府的提议还不够,因为它没有跟上通胀率,2月份美国的通胀率比去年同期上涨近8%。

中国外交学院美国问题专家李海东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增加军费是华盛顿内部的共识,将军事防务部门的功能无限放大,导致了美国现在穷兵黩武的状况。他认为,美国追求绝对安全,扭曲的安全观决定了美国的国防开支只增不减。军费已经占用太多本该用于改善美国国内民生福祉和基础设施的资源,美国政治精英在劫持民生福祉用于其战略目标。

新国防战略紧盯中国

根据公开资料,美国2018财年的国防预算达到约7000亿美元的空前规模,2019财年增至7163亿美元,2020财年为7215亿美元,2021财年为7535亿美元,2022财年为7820亿美元。对于2023财年预算计划,有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表示,因俄乌战争,美国计划增加开支,扩大在俄罗斯附近的军事存在,同时继续将长期重点放在对抗中国上。

在28日的记者会上,美国防部副部长希克斯特别提到针对中国的所谓“太平洋威慑倡议”:“国防部将把工作重点放在印太和欧洲。通过‘太平洋威慑倡议’及针对该地区的其他行动,国防部将继续进行投资以支持和增强我们的军事优势。”

“拜登政府提议增加国防预算以对抗中俄”,CNN以此为题报道称,华盛顿的国防预算仍然关注中国,将其视为“主要战略挑战”,同时鉴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该国防预算案也将加强欧洲安全作为重点。一名五角大楼高级官员说:“如果你全面审视中国的能力和经济,中国仍然是我们最具挑战性的战略威胁。我们的(国防)战略是这么说的,预算案也是如此。”

28日,五角大楼向国会提交“2022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以配合2023财年预算申请。根据该部门发布的简报,新的国防战略是与《核态势评估》和《导弹防御评估》两份文件协调制定的,目的是“强调跨服务、跨领域的融合”。五角大楼首要任务是保卫国土,排在第一条的就是“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多领域威胁”,第二条是“阻止对美国、盟国和合作伙伴的战略攻击”,第三条称“中国在印太地区的挑战是优先事项,然后是俄罗斯对欧洲的挑战”。报告还点名中国是“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俄罗斯是“严重威胁”。

美国上一份国防战略报告发布于2018年1月。《华尔街日报》称,自2018年以来,五角大楼的战略一直将中俄确定为首要关切,将朝鲜、伊朗和暴力极端主义定为次要威胁。该“二加三”战略预计将被“一加四”战略所取代,前者指两个主要对手加三个次要对手,后者将中国视为首要对手,俄罗斯被置于次要威胁之列。

一名长期跟踪研究中美军事关系的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次报告发布时机很特殊,它是在“国家安全战略”没有出台的情况下就仓促发布的,这种反常规的做法可以理解为是在进行试探或者压力测试,测试国内各党派、盟友伙伴以及中国会作出什么反应。“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当前俄乌冲突仍在持续,报告依旧坚持中国是美国的首要竞争对手。”

2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美国的新国防战略报告称,美方应当反思自己在乌克兰危机中应当承担的责任,对制造假想敌,无视他国正当安全关切,调动集团对抗的做法进行检讨和纠正。“我们敦促美方认真落实美国领导人作出的不寻求打‘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不支持‘台独’,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等表态……”

“全球面临新的军备竞赛”

《纽约时报》称,华盛顿一直拒绝将中国树为彻头彻尾的敌人,尽管它加大了对中国的批评。拜登去年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我们不寻求一场新冷战,也不寻求把世界分成泾渭分明的集团。”但白宫的行动表明,情况并非如此。美国政府这次公布的预算案12次提到中国,称中国是一个“步步紧逼的挑战”。它要求的五角大楼预算令特朗普政府的军费开支黯然失色。

“全球面临新的军备竞赛,”《柏林日报》认为,随着俄乌冲突的爆发,美国的军费将创造新的纪录。尽管美国正在将更多武装力量转移到欧洲,在国防预算上也援助欧洲,但印太地区仍被它当作未来的焦点,或者说两个地区都在美国军事计划关注的重点范围内。这会导致其他国家加强军备。

“美国2023财年国防预算让人担忧的不只是增幅,更在于它的危险性。”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问题专家卓华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制造敌人穷兵黩武的假象是美国的习惯,各方早已司空见惯。但美国现在矛头所向不再是找小国、小团体当练兵场,而是将大国作为对手。“整个预算案透露出的是美国正在全身心地为大国战争、全面战争做准备,这种态势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前述军事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提到,美国的新国防战略报告中有“认识到我们的战略竞争对手对美国本土日益增长的动态和非动态威胁,国防部将采取必要行动来增强防御能力”的说法,这是新表述,在过去美国鼎盛时期不会这样说,这证明,在美中力量对比此消彼长的大态势下,美国国力下降,心有余而力不足。

法新社29日评论说,五角大楼的7730亿美元预算凸显美国面临的各种国际挑战,而庞大的近5.8万亿美元预算计划将为拜登的许多政策提议买单。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一份最新出炉的民调显示,拜登的总体支持率已跌至40%,创就职以来最低水平。71%的美国人认为国家走在错误道路上,约六成美国人认为国家已经或即将与俄罗斯开战,82%的人担心战争将涉及核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