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到中國卡脖子?半導體關鍵原材料將耗盡,美已將中企列為供應商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西方对俄制裁扩大,从政治金融,发展至文化艺术,再蔓延至猫猫狗狗、花花草草,部分高新技术产业也难逃厄运,其中又以半导体产业为甚。这种损失是双向的,尽管俄罗斯可能无法从西方获得高科技产品,西方想要从俄罗斯获得半导体和微电子的关键原料,也将受到不小的限制。

3月22日,俄罗斯《报纸报》发表了一篇社论,称没有俄罗斯元件,全球微电子产业将停止生产。这并非危言耸听,俄罗斯的钯储量高居世界第一,开采量占全球一半,供应量则高达40%,还有用于处理器的蓝宝石衬底、基板,俄罗斯更是占据全球市场高达80%的份额,在半导体市场,俄罗斯几乎是难以取代的存在。

另一方面,乌克兰则是全球半导体原材料气体生产大国,全球约70%的氖气均由乌克兰供应,而氪气和氙气(Xe)的供应份额分别达到40%和30%,由于俄乌冲突,乌克兰惰性气体合成工业处于停摆状态,导致全球芯片的生产供应面临更大的短缺。

芯片短缺的问题,早在2020年便已暴露,多数分析师均预测这种情况或在2022年得到缓解,直到俄乌冲突爆发,预测沦为泡影,在战局与制裁措施的双重影响下,导致原本并不乐观的半导体行业又蒙上一层寒霜。

尽管美国半导体协会曾发表声明,称该行业拥有多元化关键材料及气体供应商,俄乌冲突并不会造成及时供应风险。但许多业内人士均表示,全球芯片制造商严重依赖俄乌的钯与氖气,虽短期内暂无影响,但随着供应量的持续减少,半导体生产成本上涨,价格上涨几乎是可以预见的未来。一旦俄乌战事僵持下去,全球芯片短缺或将进一步恶化。

鉴于日益严峻的形势,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寻求来源多样化,以应对当前的危机。据中新社报道,荷兰光刻机巨头阿斯麦正在为乌克兰氖气寻找替代来源,该公司目前从乌克兰采购的氖气尚不足20%,未来或将往亚洲市场转移。美国最大的电脑内存芯片商美光也有此考虑,该公司准备推行多元化采购,从美国本土、亚洲以及欧盟采购氖气及其他金属。

纵观全球电子特种气体市场,几乎为国外气体公司寡头所垄断,拥有繁多的技术壁垒与行业集中度,曾一度也是能够“卡中国脖子”的技术。可现如今,我国早已实现电子特气技术突破,生产工艺日趋成熟,以国内龙头企业华特气体为例,该公司光刻气产品于2017年便通过阿斯麦公司的产品认证,不仅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国内多所公司的气体材料进口限制,也为其开拓国际市场奠定了基础。

自2022年初,受乌克兰危机的影响,氖气价格便一路飙升,由年初1000元/立方米,涨至如今的1600元/立方米,涨幅高达60%。氖气虽是半导体生产的必需品,但其作为钢铁行业的副产品,其全球市场体量也相对有限,而我国作为钢铁大国,生产技术、工艺均已完备,即便俄乌彻底断供,也能自行组织生产,保障国内供应。早在2015年,武钢气体公司就成为了美方的供应商,曾向美国出口价值950万元的氖气。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以美国为代表的半导体大国可能更加窘迫,由于本国惰性气体产量较少,依赖俄、乌以及中国的供应。倘若美国持续对俄罗斯施以制裁,一旦情势有变,惰性气体与稀有金属,或可成为俄罗斯反制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