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被疫情擊垮?香港知名富豪:港府官員對內地的優越感

香港第五波疫情引爆以來,持續每日數萬例的確診病例,擊垮了香港的醫療體系。而香港從「防疫優等生」急劇退步為「劣等生」,有觀點認為原因在於港府官員對內地的「優越感」。

據觀察者網3月19日消息,香港富豪、恒隆集團董事長陳啟宗發文稱,港府官員可能還對內地抱有某種程度的優越感,因此在面臨西方國家的「群體免疫」和內地的「動態清零」兩種防疫模式的選擇上,儘管港府強調堅持「動態清零」,但港府官員內心還是更傾向於西方國家所倡導的「群體免疫」政策。

如果不是香港急切地想和內地實現「無阻礙通關」,在第五波疫情蔓延開來之前,他們是絕不會按照內地的要求配合推進包括「健康碼」在內的一系列防疫措施。因此,他們採取了一種「軟對抗」的方式抵制「動態清零」的防疫政策,也沒有按照「動態清零」的要求提高疫苗接種比例、進行大規模的病毒檢測、追蹤密切接觸者,更沒有擴大臨時醫院的規模並在疫情暴發之初採取果斷行動。當高度傳染性的奧密克戎病毒來襲時,香港就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疫情防控,一些港府官員的不正確認識蔓延到了整個香港社會,再加上一些別有用心人士一直鼓吹「與病毒共存」,基於這些錯誤的認識,所以在第五波疫情來襲之時,香港居民並沒有對病毒保持應有的警惕,百般抵制港府的防疫措施,甚至有一些人主動去感染病毒,更為惡劣的是還有一些人惡意傳播病毒。如此種種,第五波疫情在香港才會擴散得如此之快、波及面如此之廣,造成的損失也成倍增長。

港府官員對於內地的優越感,並非是因為香港防疫措施做得比內地好,而是來源於他們對於西方所謂「民主、自由」的迷信。一方面,香港經濟要優於內地;另一方面,他們認為香港的制度要優於內地,他們看內地自然就有一種俯視的優越感。所以,他們寧肯迷信所謂「民主、自由」的西方國家,也不相信來自內地的成功防疫經驗。無論內地的防疫做得有多好,他們就是不願意相信、更不願意學習內地。在他們看來,處於優越地位的香港,又怎麼能向落後的內地學習?

可現實就是那麼諷刺,內地的防疫成果,偏偏是所有西方大國想「抄作業」都抄不了的典範。這恰恰也說明,內地的體制是要優於西方大國的。可以說,疫情就是一面「照妖鏡」,不僅折射出各國、各地政府的文明程度,更從深層次反映出體制的優劣。不管那些官員信與不信,結果就擺在這裡。

香港本來是可以「抄」內地「作業」的,但某些人一味迷信西方的可笑優越感,讓他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如果不好好反思,那香港因為新冠疫情死去的數千人,就白白付出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