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舰过航台湾海峡?是时候重温紫石英号事件了:若来犯,绝不手软

“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组织兵力对美舰过航行动全程跟监警戒。美方此类挑衅行径,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是十分危险的。战区部队随时保持高度戒备,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地区和平稳定。”

美舰过航台湾海峡?是时候重温紫石英号事件了:若来犯,绝不手软

美国“约翰逊”驱逐舰

美国“约翰逊”驱逐舰的这一举动,无异于在中国的家门口耀武扬威。这一事件,也不得不让人联想起73年前的中英紫石英号事件,今日,我们有必要重该事件——

1949年4月,渡江战役前夕,我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百万雄兵与国军隔江对峙。此时的局势是:若南北和谈破裂,战争将一触即发。

为了避免伤及无辜,开战前,我方已对所有在长江航道上的外国军舰发出通告。通告内容是:

“所有外国军舰一律不得进入我防区内,凡是进入警戒范围,我军将予以警告,如若无视我方警告的驻守于长江下游的炮兵部队,第三团第六团等,可随时开火炮击来犯之敌。”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一艘名为紫石英号的驱逐舰,以保护在南京的英国使馆侨民安全为由,公然无视通告,擅自闯入了我国长江下游地区。

恰在此时,南北谈判破裂,我军已决定发起渡江战役。

发现紫石英号后,西路兵团特种兵纵队炮兵第三兵团立即开炮警告,第一次警告时,我方炮弹落在驱逐舰的左前方,炮弹激起的水花甚至落到了舰上。面对警告,一度拥有“海洋霸主”地位的英国皇家海军,根本未把警告当回事,他们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当我方发出第二次警告时,他们依旧选择了无视。

紫石英号之所以如此藐视我方,一来因为他们自视军舰先进,武器精良;二是因为,在他们心中,解放军就是“小米加步枪”,根本就不值一提。紫石英号的舰长斯金勒料定解放军不敢开火,在他的认知里:中国依旧是晚清时候任人宰割的软弱模样。他当即下令,加大航速继续西行,直奔目的地南京。

美舰过航台湾海峡?是时候重温紫石英号事件了:若来犯,绝不手软

紫石英号

面对这种局面,我军炮3团7连在得到上级指示后开炮了。紧接着,紫石英号也开炮还击,瞬间,江上浓烟滚滚,轰鸣声不断。

舰长斯金勒很快发现解放军的炮火非常猛烈,当时的我军大炮口径和射速虽不及英舰,但我军的3门75毫米野炮却有身管长、初速快等优势,加上解放军炮兵命中率高,英舰舰船很快受到了重创,舰长斯金勒和副舰长威士顿都受了重伤。

此时的斯金勒才意识到,自己此前对解放军的轻视是要命的。

开战仅仅3分钟的时间,紫石英号就中弹30多发。紫石英号上的所有人都明白了,若继续开火,紫石英号将被打成筛子。情急之下,他们急忙拿出白旗,并高高挂起,以示投降。

解放军见他们挂起了白旗,立即停止了炮击。可让我军没想到的是,他们挂白旗只是为了趁机开溜,可他们再次出现了误判,他们在逃跑时,忘记此时的紫石英号已身负重伤。慌忙逃跑中,紫石英号一头冲上了浅滩,他们搁浅了。

在这一轮激战中,紫石英号死亡17人,受伤20人,有60人逃到了南岸的小岛上。而解放军并无人员伤亡。

此时的舰长才真正明白:长江,并不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事件爆发后,他们向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发出了求救信号,收到求救信号后,伴侣号冒险从南京火速赶到了长江江面,然而,在我军猛烈的炮击下,伴侣号连自保都很难,他们不得已紧急撤离了。

面对这种情景,在江岸目睹一切的紫石英号舰员只能自我安慰说:他们毕竟试过了。

在这一轮激战中,我军两门野炮被毁,40名官兵在此役中伤亡,而伴侣号也被我军多发炮弹命中,2座前主炮被击毁,10人当场毙命,12人被打成重伤。伴侣号狼狈逃窜到了江阴,此时,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派出的伦敦号重巡洋舰与黑天鹅号护卫舰也抵达了江阴。他们开始共谋救走紫石英号的大计。

与此同时,搁浅的紫石英号上情况危急,舰长和副舰长生命垂危,若再不想办法,紫石英号将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

美舰过航台湾海峡?是时候重温紫石英号事件了:若来犯,绝不手软

阵亡的紫石英号舰长斯金勒

对于英国方而言,唯一的好消息是,因为渡江战役正式展开了,解放军并没有更多的精力管顾搁浅的紫石英号。但即便如此,他们企图派出伦敦号和天鹅号救出紫石英号的计划也遭到了重创。

两艘军舰进入我国警戒江面后,我东路军依旧和上次一样,发射了三发黄色信号灯警告,英国军舰也用广播声明:他们无意与我们为敌。

然而,此时英国方的声明显然有些苍白无力,毕竟,此时他们的军舰已经行驶进了中国的内河,这就等于已经严重践踏了中国的主权。如此情境下,无比紧张的炮兵6团1营3连的炮长梁学成竟在听到一声巨响后下令开炮,军舰随即开火还击。

炮击中,英国舰因误判我军炮兵的位置,将炮弹打在了后方准备渡江的步兵所在地,造成我军大量人员伤亡。因为实在敌不过我方猛烈炮火,伦敦号和天鹅号也放弃营救,仓皇逃离了。

这轮激战中,伦敦号15人阵亡,13人受伤,黑天鹅号7人受伤,我军伤亡252人,主要是步兵。

这一轮激战也意味着冲突已经升级。气急败坏的丘吉尔叫嚣着:“应该加派一到两艘航空母舰前往远东,以增强英国皇家海军的有效报复力量。”

毛泽东知道后,发表了强硬的声明,内容是:

“长江是中国的内河,你们英国人有什么权利将军舰开进来?没有这种权利。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

同时毛泽东还要求:英国、美国、法国在长江、黄浦江和在中国其它各处的军舰、军用飞机、陆战队等武装力量,迅速撤离中国的领水、领海、领土、领空。

这也意味着,此前,国民政府承认的晚清与各帝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将不再被承认。

如此霸气的声音,震惊了英国人的同时,也震惊了整个西方,他们已经意识到:自鸦片战争后,中国终于有一个伟大的领袖站出来强硬地反击帝国主义。

5月18日,中方代表和英方代表进行谈判,中国要求英国认罪并赔偿。英国方一直自诩“日不落帝国”,他们自然不肯轻易低下高贵的头颅。

谈判陷入了僵局。

美舰过航台湾海峡?是时候重温紫石英号事件了:若来犯,绝不手软

紫石英号

之后的近两个月里,紫石英号一直被“搁浅”着,中方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允许他们就医、向当地农民购买生活必需品。而此时,由于舰长已不治身亡,紫石英号换上了新舰长克仁斯。克仁斯上任时接到的最高指示是:不惜一切代价突围。

转眼,紫石英号在长江搁浅足足三个月了,此时,我方已经完成了渡江战役,我军的重中之重已经变成了解放长江以南。

因为不想让外国的其他舰队卷入解放战争,我军决定对紫石英号放开限制。我军允许他们在7月11日那天,补充燃料。而在这之前的7月7日,紫石英号新舰长克仁斯已经得到英国远东舰队总司令布朗特的电报指示:水涨船高,尤需注意。

这个指示的意思是:他们应该趁着台风来的时候,趁涨水开溜。

7月30日,一场台风登陆后,克仁斯决定利用江水上涨的机会突围。当日晚上9点,镇江开往上海的江陵解放号客轮经过紫石英号时,柯仁斯命令砍断锚链启航,实施灯火管制,尾随江陵解放号逃跑。很显然,他们想利用客轮做掩护,实现他们的逃跑计划。

美舰过航台湾海峡?是时候重温紫石英号事件了:若来犯,绝不手软

紫石英号新舰长克仁斯

紫石英号逃离时虽然关闭了照明设备,但他们逃跑时,依旧被我军发现了。解放军炮兵迅速阻止拦截,紫石英号见状,狡猾地赶上客轮,与它并驾齐驱,这样一来,江陵解放号客轮就变成了他们的盾牌。

猛烈炮火下,客轮被击沉,因为缺乏照明设备,我军火力虽一路追击,紫石英号还是顺流逃跑了。

成功逃跑后的紫石英号舰员们欣喜若狂,他们都为自己能活着逃出来而感到庆幸。此时,距离紫石英号被困,已经过去了101天。

紫石英号虽然最终逃走了,但这一次激战,让西方侵略者认识到了一个现实,那就是:“西方人在东方海岸架起一尊大炮,就能占领一个国家的历史,已经彻底地被终结了。”

新中国成立不久后的1950年1月5日,英国在西方国家中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曾经用大炮进行外交的国家,在见识了中国的大炮后,其认知终于有了质的改变。

时至今日,紫石英事件依旧有着现实意义,它的存在将告诉世界:73年前,中国不是随便可以进入的,现在的中国领土更不是随便就可以侵占的。

重温紫石英号事件之所以非常必要,是因为它的存在,可以提醒那些不时来我们家门口耀武扬威者:“你们应该悠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