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赚百亿,把法拉利当赠品!全球最土豪公司背后,竟是这位老板

文/ 金错刀频道

俄罗斯和欧美世界的对抗下,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竟成了硬通货。

金属镍在经历暴涨暴跌后,一夜亏了500亿。

战争一开始,欧美国家忙着满世界“抢”游艇。

美欧同时扣押了数十艘俄国私人的巨型豪华游艇。

俄罗斯首富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价值36亿的超级游艇,被德国扣押。

而俄罗斯首富们,则忙着给游艇找避风港。

普京把长83米,价值约1亿欧元的游艇“Graceful”,早早离开港口。

俄罗斯富豪奥列格·德里帕斯卡,把宝贝游艇“Clio”开到了马尔代夫避难。

卢克石油公司老总,把价值7500万美元的“卡拉迪迦超新星”号游艇,从巴塞罗那开到了黑山。

能让总统和首富爱得深沉,抢得疯狂,不得不感慨游艇的魅力之大。

在这种背景下,今年3月底意大利历史最悠久的豪华游艇企业,法拉帝集团将在香港上市。

但很多人不知道,这家全球第一的游轮企业,背后金主竟是中国山东企业。

在法拉帝濒临破产时,山东的潍柴集团及时解救,延续了百年游艇企业的生命。

一个山东老板,带着全球硬通货逆袭,是怎么做到的?

把法拉利当赠品的土豪公司,却濒临破产

单手开法拉利,已经成为成功男人的标配。

众所周知,法拉利是有钱人的玩具,但在法拉帝面前,法拉利只是弟弟。

用一个字来形容法拉帝,那就是:豪!

法拉帝最经典的一句广告语是:买一艘法拉帝,送一辆法拉利。

敢把法拉利当成赠品,法拉帝确实有底气,法拉帝的定位属于奢侈品中的奢侈品。

法拉帝旗下最便宜的一款游艇也要260万元,最贵的型号更是要2.6亿起步。

敢卖这样的价格,法拉帝的游艇也足够奢华。

法拉帝的游艇每个都堪比五星级酒店,以最著名的“Chopi Chopi为例,船上的主卧面积就有656平方英尺,还带私人露台、水疗室和沙滩俱乐部。

更夸张的是,有的船上还带有直升机停机坪,堪比小型海岛。

像这种级别的游艇,法拉帝每年可以造几百艘。

除了价格够豪,法拉帝的客户也大多是顶级富豪。

像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西班牙国王、中国富豪李嘉诚等都是法拉帝的忠实用户。

成为全球奢侈品品牌之前,法拉帝的发家史,就像真实版的海尔兄弟。

1968年,法拉帝兄弟两个,不甘心为别人卖船,于是共同建立了法拉帝造船厂。

第二年就推出第一艘叫“非洲热浪”的自有游艇,这种由渔船改装成的游艇,一面世就成了传奇。

兄弟两人靠着非洲热浪,多次在国际游艇赛事中夺冠,一举成名。

到了80年代,法拉帝已经是全球奢侈品游艇品牌。

高光时刻,法拉帝收购了比自己历史还久远的游艇品牌。

其中,丽娃(Riva)品牌诞生于1842年,是游艇界最悠久、最昂贵的品牌之一,被公认为游艇中的“劳斯莱斯”。

丽娃的身份有多高贵?

游艇进入欧洲各国港口时,就像头等舱客人先行登机一样,享有优先进港权。

而收购了丽娃的法拉帝,江湖地位更高一筹。

到了90年代,法拉帝不仅是欧洲第一大豪华游艇公司,更是全球最大豪华游艇制造商,旗下拥有7个游艇品牌,很多都是全球前十。

但生意做的越大,承担的风险也就越多。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了富豪圈,做富豪生意的法拉帝自然也无法幸免。

仅仅1年后,这个国际巨头就被多次重组,濒临破产。

傍上山东老板后,搞定了更多富豪

2009年,70岁法拉第CEO诺贝托·法拉帝,胡子都已经花白。

实在不忍心看一手创立的企业被瓜分,只能亲自在全球寻找“接盘侠”。

全球有钱的企业并不少,为什么法拉帝会被一家山东企业收入囊中呢?

有一说一,虽然法拉帝是全球最大的游艇制造商,但因为多年来不停的买买买,埋下了不少雷和外债,买它很有可能是个赔本买卖。

能够成功傍上山东老板的大腿,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天时:想买个发动机,却买了个巨型游艇

法拉帝和山东老板的结缘,其实来自一场意外。

斥巨资买下法拉帝的企业是山东潍柴集团,作为山东重工的子品牌,不碰房地产,不搞金融投机,不做低端业务,一心一意搞发动机。

潍柴的董事长谭旭光

2009年,为了更好地发展高端发动机业务,潍柴想收购些和发动机相关的业务。

在苦寻一年无果后,潍柴的董事长谭旭光发现了法拉帝。

虽然当时的法拉帝债台高筑,股权关系混乱,但是胜在技术领先,品牌知名度高,并且游艇是高端发动机的主要业务对象。

而对于法拉帝来说,有钱的山东潍柴,绝对是金主的不二人选。

地利:遍地的隐形富豪,奢侈品早买够了

法拉帝和山东潍柴的结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广阔的亚洲市场。

要知道过去购买意大利游艇的,绝大部分来自美国人和中东石油富豪。

中国很多富豪,也是游艇的忠实爱好者。

据外媒报道,马云在西班牙拥有一艘价值2亿美元的超级游艇。

搜狐CEO张朝阳在2008年,买过一艘20米长的圣汐豪华游艇,取名“快乐号”。

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在2010年购入的也是一艘圣汐豪华游艇。

万达老总王健林曾以700万英镑购入了一艘量身订制的圣汐“狩猎者”,全长33米。

除了这些顶级富豪,中国还有很多隐形富豪,除了奢侈品,游艇也成了身份的代表。

人和:硬核山东老板,说哭外国高管

除了机遇和市场需求,潍柴能够收购法拉帝,主要靠潍柴的硬核老板谭旭光。

在2010年的股东会上,潍柴动力第一次提出要收购法拉帝时,23位股东,有21位反对!

为了说服股东们,谭旭光直接带着他们去参观了法拉帝下属的工厂。

没有男人不爱游艇,股东代表们体验过顶级游艇后,直接全票通过。

在搞定自家股东后,谭旭光还要和法拉帝的债权人们周旋。

在谈判刚开始,法拉帝的创始人就心脏病去世,使得1年的谈判白费。

而常年和顶级富豪打交道的法拉帝高管,根本看不上来自中国的谭旭光。

谈判开始,一位法拉帝高管始终翘着二郎腿,从不正眼看人。

谭旭光先是对法拉帝的顶级品牌与百年传承大加推崇后,再对目前局势透彻分析后,最后法拉帝的高管直接趴在桌子上痛哭。

2012年,山东重工集团下属的潍柴集团以3.74亿欧元的抄底价,获得法拉帝75%的控股权,如今持有约 86% 。

在潍柴的带领下,如今的法拉帝订单直线飙升。

截至2021年前9个月,公司游艇新订单总额达到8.22亿欧元,比2020年高出一倍。

法拉帝也收获了更多的富豪用户,目前的游艇订单已经排到了2025年。

救回老字号,铁血老板的两个狠招

并购有一个铁打的“七七定律”,即70%没有实现预期的商业价值,又有70%失败于并购后的文化整合。

很多老字号都在卖身后,失身又失心。

比如香港的许留山,为了打进马来西亚市场,卖身给马来西亚一家投资公司。

但收购成功后,这家公司直接给许留山来了个大清洗。

不仅管理团队大换血,连名字都被迫改为邓留山,堪称史上最山寨的正品。

一家老字号,最后在反反复复卖身后,彻底关店。

但法拉第在潍柴手里,不仅没被七七定律打倒,反而迎来第二春。

能够搞定全球的富豪,是因为铁血老板谭旭光的两个狠招:

1.扛着铡刀管理,换人从不手软

“扛着铡刀的人”是很多人对谭旭光的评价。

无论是在中国重汽还是在潍柴,谭旭光都很舍得裁人,他曾经在中国重汽裁员1.1万人。一刀下去,干部少了24%,员工减少11%。

曾经用不到一个小时,就免去了一个副厂长的职务。

在收购了法拉帝之后,谭旭光的铡刀依然没有放下。

潍柴任命法拉帝北美市场的负责人为CEO,但新任命的CEO过段时间后开始我行我素,导致管理层与员工的冲突日趋激烈,经营业绩每况愈下、扭亏为盈遥遥无期。

于是大股东潍柴谭旭光在2014年果断更换了CEO,请法拉利的女婿来担任新的CEO。

2.专业的人干事,放权绝不心疼

卖游艇的法拉帝靠什么什么赚钱呢?

是靠拼命打广告吸引客户吗?

公司每年砸的广告费也在千万欧元级别,但品牌推广成本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只有2%左右。

是靠市场营销,靠大量营销人员给客户洗脑吗?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公司销售人员有96名,占总员工人数的比例只有5.9%。

法拉帝的竞争力,不在于营销和推广,而在于一流的设计和精湛的匠人工艺。

法拉帝没有自己的设计团队,公司所有的设计工作,全部交给世界知名的造船设计师。

这些工匠大部分都是来自欧洲或美洲,没有一位工匠是来自亚太地区。

所以在管理团队上,除了谭旭光是名义上的董事长,和少数中国集团决策层人员,其它大部分都是意大利的专业团队。

法拉帝招股说明书

谭旭光深知,专业高效的团队,才是法拉帝真正宝贵的无形资产。

一个山东老板,带着意大利老牌企业起死回生,靠得是硬核的管理智慧。

让开路的人上,让挡路的退,不仅是法拉帝成功的秘诀,也是所有生意成功的秘诀。

结语:

前几天就有西方媒体报道:“俄罗斯每天将为战争付出200亿美元代价”。

这个数据是否准确先不论,但战争中真的只有直接成本吗?

昨天,#外国租给俄罗斯的515架飞机前途未卜#的词条登上热搜,网友神评论:

俄罗斯:感谢北约老铁刷的飞机!

北约:感谢俄罗斯老铁刷的游艇!

搞笑背后,无论是飞机企业还是游艇企业,都会受到不小的冲击。

像法拉帝这种国际型企业,在疫情期间还能谋求上市,但随着俄罗斯富豪们游艇或没收,或者出逃,难免影响国际游艇市场。

靠实力活下来的法拉帝,不知能否靠实力躲过一劫。

毕竟我们普通人,都已经不敢喊:“95号油加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