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油價飆升 拜登放下身段向死敵求助,但幫不幫忙得普京說了算

拜登日前正式宣布對俄羅斯能源出口實施制裁,但這並非白宮對付俄羅斯的最好辦法。畢竟,單邊制裁本身就是一把傷人害己的雙刃劍,在傷及對手的同時,也很容易傷到自己。對美國來說,對俄能源出口實施制裁,傷及的不僅僅只是自身,歐洲盟友更是深受其害。

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鼓動亞歐盟友對俄羅斯實施前所未有的制裁,導致國際能源價格大幅飆升,給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經濟和民生帶來嚴重影響。儘管拜登政府一再承諾竭力降低油價飆升對美國民眾的影響,無奈國際能源價格現在已經不是美國所能控制得了的。

美國在電話求助阿聯酋和沙特兩個產油大國無果之後,不得不轉而向其死敵委內瑞拉求助。據觀察者網報道,白宮拉美事務高級顧問岡薩雷斯日前率團罕見訪問委內瑞拉,這是2019年美委兩國斷交之後,美國向這個拉美國家派出的最高級別代表團。

美國這個高級別代表團中,就有多名成員來自美國石油公司的高管,而且訪問目的就是與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討論「能源安全」問題。對此,有輿論指出,美方可能通過放鬆或解除對委內瑞拉制裁作為交換條件,藉此分化俄羅斯與該國的盟友關係。原因是:美國政府現在正緊急尋求辦法,以避免油價的飆升給經濟和民生帶來嚴重影響。

就在去年,美國還在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顛覆馬杜羅政權,並對該國實施嚴厲制裁,其中就包括禁止他國購買委內瑞拉石油等。現如今,美國卻厚着臉皮派遣高級代表團訪問委內瑞拉,大談能源安全問題,這足以說明美國到了病急亂投醫的尷尬境地。

對拜登而言,這時候求助一個遭到美國全面制裁的國家,純屬無奈之舉。畢竟,委內瑞拉是當今世界上已知石油儲量最多的國家。只要能夠說服馬杜羅增加石油產量,並向美國出口更多的原油,對拜登政府抵消因國際能源價格飆升給美國帶來的影響,是至關重要的。

不過,委內瑞拉是當下俄羅斯少有的拉美盟友之一,而且,馬杜羅政府在2019年至2020年之間,差點兒給美國發起的顏色革命給搞垮。即便到了現在,美國仍在支持該國非法的「臨時政府」,隨時準備對馬杜羅政權發起更加猛烈的衝擊。想要這個國家背叛俄羅斯,成為美國的反俄幫凶,這是很不現實的事。

要知道,馬杜羅政府之所以能夠在西方發動的顏色革命中沒有被衝垮,主要得益於萬里之外俄羅斯的鼎力相助。換句話說,如果沒有俄羅斯的支持,馬杜羅現在可能已成為另一個卡扎菲。除非馬杜羅已經忘了美國是如何制裁逼迫委內瑞拉,或者忘了俄羅斯是怎樣給予他強力支持。

委內瑞拉是當下世界上少有的支持俄羅斯對烏軍事行動,並承認頓巴斯兩個「共和國」獨立的國家之一。美國讓這樣的國家反俄,純粹就是在自取其辱。鑑於俄羅斯對委內瑞拉所存在的巨大影響力,該國未來會不會增加石油產量,會不會對美國出售更多石油,說了算的應該不是美國,而是俄羅斯。

就目前的美俄關係而言,不僅僅只是委內瑞拉,包括阿聯酋和沙特在內的歐佩克成員國,都不願意追隨美國反對俄羅斯。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世界上的主要石油生產國家,出於共同利益的考慮,基本都站在俄羅斯一邊。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想要憑藉自身影響力操縱國際能源價格,事實證明已經不太可能了。至少在能源問題上,俄羅斯現在說的話要比美國好使得多。

再說了,要是美國的制裁好使,華盛頓方面也就不用拆東牆補西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