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美軍的最新表態,即便俄烏衝突如此激烈 中國仍是主要對手

俄烏衝突仍在激烈進行之中,這場戰爭引發了全世界的高度關注。可對於究竟是把戰略重心放在歐洲,還是中國身上,美國內部展開了激烈爭論。但從美軍的最新表態看,他們仍把中國視為主要對手,並未打算將精力和資源從印太地區移走。

據環球時報3月6日報道,美國海軍作戰部副部長威廉·萊舍爾在討論中表示,中國仍然是美國最主要的威脅,並且在本世紀20年代極有可能對台灣「採取行動」,因此美軍得為此而做好戰備。萊舍爾特別強調:「20年代是我們看到的最高風險的十年」。

就在萊舍爾做出此番表態的同一天,美國空軍部長弗蘭克·肯德爾也釋放出與此類似的訊號,稱儘管歐洲局勢十分緊張,但美國軍方仍將中國視為美國最主要的挑戰。肯德爾表示,俄羅斯和其他威脅不會被忽視,但中國將是我們最大的戰略性國家安全挑戰。

在美國針對中國設計的印太局中,其軍事部分主要以海空軍為主。從兩人的表態來看,美國的目光並未因俄烏衝突發生偏移,仍是牢牢地盯着中國。我們輿論場上有些學者,此前擔心俄羅斯對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將連累中國,其判斷錯得離譜。如今歐洲即將發生如此大的地緣政治變動,都無法暫時轉移美軍的注意力,可見美國視中國為主要對手有多堅決。

較長時間以來,美國的「林肯」號、「卡爾·文森」號航母打擊群以及「埃塞克斯」兩棲戒備群仍然部署在印太地區,並沒有因俄烏衝突便分兵到歐洲方向。我們看到,地中海上仍只有「杜魯門」號孤零零地巡遊,與當前的局勢極其不稱。

美國軍方用實際行動表明,華盛頓絕不會因為歐洲的戰火而轉移注意力。至於俄烏衝突,美國更多的是運用政治、外交和經濟手段,孤立和制裁俄羅斯,同時組織和發動歐洲的盟友「自救」。華盛頓仍將其主要的軍事力量,用於印太方向對付中國這個「最大戰略對手」。

有學者認為,中俄兩國是「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俄羅斯對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有可能讓美國和西方加深對中國的敵意,並被拖入華盛頓設計好的「新冷戰」中。其實這些人多慮了,不管有沒有這場衝突,華盛頓都在有條不紊地推動西方與中國的對立、對抗。

從特朗普執政開始,美國就制定了專以用來對付中國的所謂「印太戰略」,針對中國搞了一系列敵對舉動,對輿論、貿易、科技、香港、南海、台灣等方方面面,對我們進行極富侵略的進攻。就在這些天,美國還在「四方會談」突出針對中國。

霸權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美國要打新冷戰,與俄羅斯的所作所為沒有半毛錢關係,就像當年打伊拉克舉起一管洗衣粉就夠了。與此相反,正因為中國與俄羅斯結成了緊密的統一戰線,美國和西方要發動新冷戰的代價太高、勝算不大,他們才會更加小心謹慎地避免新冷戰。

我們固然要避免脫鈎,避免新冷戰,但絕對不是靠妥協實現的,而是靠一場體現智慧和實力的偉大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