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供應商分身乏術,ASML沒料到,中企或成唯一「救命稻草」

 

在我们芯片国产化的道路上,EUV光刻机堪称是最大的藩篱。全球能生产该设备的只有荷兰光刻巨头ASML,但由于美修改规则,ASML始终未敢迎着压力将EUV光刻机出货中国市场。

 

 

为了突破美芯封锁,国内市场决定自研高端光刻机,为此,中科院、上海微电子还先后派出研发团队去ASML荷兰总部取经。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冷嘲热讽,ASML技术负责人表示:即便是把设计图纸给中国,你们也造不出来。

 

 

但正如王传福所说,再尖端的技术设备也是人造的,而非神造的。在中科院以及国内光刻厂商的不懈努力下,国内市场不断传出着破冰EUV核心技术的好消息,在很大程度上加快了国产高端光刻产品的落地日程。

 

 

面对这种情况,担心丢失中国市场的ASML再也坐不住了。为了守住独一无二的市场地位,ASML在年初发布公告,声称我国光刻厂商东方晶源微电子侵犯到了其知识产权,并告知客户暂停与东方晶源的业务往来。但实际情况是,ASML并没有所谓“专利侵权”的证据,一切仅凭臆想。

 

 

很显然,ASML是妄图构筑一道光刻壁垒,以此来卡住国内光刻市场的脖子。要知道,ASML在去年7月份就已应邀赴美,而且还带走了近两年在我国市场密集申请的3千项专利。以美对国产企业的打压态度,很可能会在光刻专利问题上大做文章,如果我们没有相应的专利授权,即便是突破了EUV,也将无法正常使用。

 

 

可没想到的是,反转来得这么快。近日有消息传出,ASML发布通知,将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俄乌以外新的氖气供应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被EUV卡脖子的我们,或将因此而成为ASML唯一的“救命稻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ASML虽是全球唯一能生产EUV的厂商,但其自身的技术占比却不足20%。EUV光刻机所含的精密配件材料超过了10万个,来自全球36个国家5000多家供应商,比如大众所熟知的美国光源、德国蔡司镜头等等,除此之外,想要制造EUV光刻机,还需要包括氖气在内的多种电子特气。

 

 

光刻机的工作原理是通过光来雕刻芯片的,各类光刻产品都是由波长来分类的,光的波长越短,其制程工艺就越精尖。而光刻厂商们若想制造符合各类设备的波长,就要用到大量的稀有气体,尤其是氖气。这足以看出氖气之于ASML的重要性。

 

 

乌克兰虽然是全球全球最大的氖气供应国,市场占比超过了70%,但却并不是氖气生产国,其所出口的氖气都是来自俄市场,自己经过进一步的提纯处理之后,再把成品卖给ASML这些光刻整合商。

 

 

然而,如今的俄乌的情况有目共睹,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氖气的生产,对于ASML的需求更是分身乏术。另外,美为了逼迫俄行动,煽动欧盟多国展开了经济、高科技等多个关键领域的制裁,在这种大环境下,ASML想从俄乌进口到足够多的氖气,基本是很难实现的。

 

 

这就是为什么ASML如今会急于寻找俄乌以外的氖气供应商,否则,ASML的产能、营收以及市场地位都将因此而受到巨大的影响。

 

 

然而,除了俄乌以外,现阶段在全球范围内能保证ASML对氖气需求量和质量的,只有中国供应商

 

 

据公开资料显示,华特气体等国产企业在5年前就掌握了氖气的生产加工技术,且达到了国际顶尖水准。国产氖气之所以没有进入ASML的光刻生产链,是因为俄乌早已提前占取了市场先机、且能够稳定输出,以至于ASML在之前对于该特殊气体完全不愁“吃喝”。

 

 

但今时不同往日,ASML或许也没料到,刚给中企光刻厂商使绊子后,转眼就有求于中国供应商、且几乎没有任何其他选择。

 

 

对正处爬坡阶段的国内光刻产业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利好的消息,但我们也不能因此而放松警惕,半导体芯片产业未来的主流或许仍是明确化的分工合作模式,但全球市场却充满着变数。

 

 

我们若想避免卡脖子问题的再次出现,那就必须做到“手中有粮”。正如倪光南院士所说,核心技术是买不来、换不来、求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