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激战之际,美国终止“中国行动计划”

当地时间2月23日,美国司法部宣布将终止备受争议的“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

这项臭名昭著的计划在2018年末由特朗普政府发起,首要目标就是优先认定所谓的“盗窃商业秘密”和“经济间谍”案,并且优先使用司法部的核心工具——刑事调查和起诉。

此后3年中,美国FBI和司法部在科研和学术领域一方面清查外国影响力的渗透,一方面抓捕和起诉没有报告与中国有合作联系的科研人员。这项旨在打击所谓“中国国家安全威胁”的计划,致使30多位科研人员遭受无辜指控,其中绝大多数是华裔科学家。

“中国行动计划”引发了中美两国学界和科技界的强烈抗议和广泛指责,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负责人、助理部长马修·奥尔森在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审查评估后,宣布“中国行动计划”不是应对国家安全威胁的正确方法,司法部需要做出改变和调整。

对此,有分析认为,终止这一计划表明拜登政府对北京的态度软化和妥协,也有舆论解读为美国对华科技政策松动回调的积极信号,事实果真如此吗?

“中国行动计划”叫停的背景和原因

第一,遏制对华科技交流的威慑目的已经达到。

在该计划实施的3年多时间里,美国FBI等调查机构在高校和科研机构掀起大规模的涉华清查狂潮。

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曾表示,该局对所谓窃取美国信息和技术的行为展开了2000多项调查,而且大约每10个小时就会开启一个与“中国行动计划”有关的反间谍新案件。

美国司法部还不断泛化国家安全的概念,将违反披露申报制度与经济间谍、盗窃商业秘密等严重犯罪行为混为一谈,导致科研人员动辄被重刑严判,即便证据不足,也会牵强附会以虚假纳税申报等罪名指控,使科研人员的职业生涯、学术前途和家庭生活遭受灭顶之灾,一如麦卡锡主义时期的红色恐慌。

中美正常的人文科技交流受到重创,很多华裔科学家被迫终止了与中国的合作与联系。

“中国行动计划”的发起人之一、负责哈佛大学利伯案和麻省理工陈刚案的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说,他对该计划的想法已经改变,不再担心研究人员与中国合作了,因为“威慑已经成功实现”。

第二,种族标签定性挑战该计划存续的合法性。

2021年7月,近百名国会议员致函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对胡安明案中可能存在的种族定性行为表示关注,并敦促美国司法部对“以从事间谍活动为由展开亚裔个人的错误攻击”进行调查,停止对华裔美国人贴族裔标签。

9月,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发布了《经济间谍法诉讼中的族裔不平等:新红色恐慌的窗口》白皮书,披露了华裔在经济间谍诉讼案件中遭遇的明显不平等待遇。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发布的数据显示,该计划90%的涉案被告是华裔科学家,而定罪的比例不到1/4。

近期更是有胡安明、陈刚等多起案件因证据不足而以无罪释放或检方撤诉告终。

负责审查该计划的助理部长马修·奥尔森也认为该计划“助长了针对亚裔的偏见和仇恨,侵蚀了司法的公信力,甚至可能会损害国家安全”。

第三,美国维护自身科研优势的需求和考量。

美国在科学、技术和创新方面的领导地位取决于基础研究的开放交流和招募了世界上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才,其中包括大量来自中国的最富才华的科学家。

2021年10月,亚利桑那大学发布研究报告《华裔科学家的族裔特征分析以及对美国科学界的影响》,随机调查在美工作的1949名顶级科学家。结果显示,中国科学家的价值受到高度评价。报告认为,华人科学家对美国的科研做出了重要贡献,美国应该加强与中国的合作,与中国脱离关系对美国的学术研究项目将产生相当大的负面影响。

美国物理学会(APS)2021年连续致信给时任总统科学顾问、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埃里克·兰德和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表示“中国行动计划”削弱了美国对国际学生和科学家的吸引力,限制了美国参与富有成效的国际合作。而限制合法的国际科学合作和国际人才交流,是正在削弱、而并非加强美国的科学事业。

美国媒体也表示担忧,“寒蝉效应”可能会导致华裔科学家离美返回中国,等于是把精英人才和先进科技拱手相送,实施该计划的反噬作用远远超过它所要解决的问题本身。

计划终止是改弦更张抑或新瓶旧酒

一来,名为终止,实为更新升级。

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的负责人23日的官宣表示,实施“中国行动计划”是出于真正的国家安全考虑,但是将所有案件都纳入“中国行动计划”的名下,会助长一种有害的看法,即认为司法部在调查和起诉与中国相关的犯罪行为时降低了入罪门槛,或者某种程度上区别看待与中国有种族、民族或家庭关系的人。计划的原名称中包含一个特定国家会导致标签定性的担忧。

可见,司法部所谓的终止计划仅仅是取消了这一招致诟病质疑的名称,并没有改变它的针对目标和实质内容。

该负责人还表示,“计划虽然停止,但将继续优先处理并积极反击中国政府损害美国的行为,并需要采取新的综合全面应对措施”,以应对所谓的“中国国家安全威胁”。

因此,即便我们对恢复中美正常的科技交流抱有期待,但是也要对美国打压遏制中国的决心保持清醒认识,避免陷入盲目乐观。

二来,推出“对抗民族国家威胁战略”。

美国司法部明确提出,当前面临的国家安全威胁形势需要采取更广泛的应对方式,下属国家安全部门正在启动一项新的“对抗民族国家威胁战略”。此战略的目标是采取全方位的综合手段,充分利用司法部的全部法律武器,组织全社会、全政府行为打击敌对国家的安全威胁。

2月初,美国商务部刚刚将33家中国实体企业列入所谓的“未经核实名单”,财政部紧接着就发布了针对中国涉军企业的制裁法规,再加上司法部推出的新战略,这一系列动作都表明,美国对华的敌意丝毫没有减退。

新战略以安全威胁为导向,重点部署打击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领域,包括但不限于起诉经济间谍和技术盗窃、网络黑客攻击、外国投资审查和影响力渗透等等。

其中,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检察官将会更密切地监督涉及联邦拨款欺诈的案件,并更多地寻求民事或行政制裁手段以取代以往的刑事起诉。而“中国行动计划”此前涉及案件的指控罪名多与联邦拨款项目的虚假申报和电信欺诈有关。

以上种种都和原版的“中国行动计划”并无二致。

涉华人才案件和科研合作的未来动向

涉华人才案件依旧在持续推进。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透露,截至目前仍有6起针对研究人员的“中国行动计划”案件尚在审理中,其中3人为美国华裔。

最受关注的是下月将在堪萨斯城受审的化学工程教授陶丰,也是被指控没有披露和中国的合作关系。虽然和陈刚案有相似之处,且上周检方撤销了十项重罪指控中的两项,但美国司法部对推进其余指控的审判进程毫不放松,判决结果也很难乐观。

未来美国司法部将主要对“打击谎报或瞒报与中国合作关系的学者”进行程序改进。

根据2022年1月美国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新出台的《国家安全总统备忘录(NSPM-33)实施指南》指导意见,审视相关研究人员是否“充分披露其外国机构的隶属状况”。

司法部的国家安全部门在调查和刑事起诉中将发挥积极监督作用,并FBI等调查机构合作,评估有关案件的意图和重要证据,以及与国家或经济安全的关系。据此来决定是否需要提起刑事诉讼,抑或民事或行政补救措施更合适。

此外,白宫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已经向联邦资助机构发布了新的指导方针,包括纠正之前不准确或不完整的信息披露的程序。

要求联邦拨款机构对研究的诚信度和安全性承担主要责任。如果研究人员个人自愿纠正先前的重大遗漏,并配合完成相关的行政调查,根据司法部长期以来的检察官自由裁量权原则,可以对其免于刑事起诉。

目前,美国高校和科学研究机构不断收紧与外国的合作,且正在加紧实施拜登政府上个月宣布的备忘录措施,以确保申请联邦资助的科学家不受外国政府或利益集团的控制。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其他资助机构正在转向人工智能项目和大数据分析,将联邦拨款申请和研究人员个人的详细信息输入到工具中,通过搜索包括Web of Science和Scopus在内的、包含引文和资金来源的庞大科学文献数据库,通过文本分析查验是否存在未披露的外国机构的隶属关系。

白宫的备忘录还要求联邦资助机构开发统一的数据收集方法,开发所谓的“数字持久标识”——与研究资助申请人相匹配的唯一的标识号码,类似于社保号码,以避免姓名的重合。

另外,要求联邦各机构必须执行美国法律和总统命令中的研究安全条款,开发不得歧视特定群体的工具,“以不歧视的方式,不得污蔑或不公正地对待研究人员,包括少数族裔或种族群体的成员”。

随着美国为识别研究人员的跨国合作关系而制定和执行新的政策,有研究机构和大学担心太过严谨苛刻的申报要求和限制会搞砸世界上最好的人才招聘模式,可能会损害美国的科学研究能力,打击外国优秀人才来美国学习、进行研究并留在美国的积极性。

最后,在2月24日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所谓“中国行动计划”是美国上届政府的“遗毒”,这种先设办案指标、再查案的罔顾司法正义的做法只会造成大量冤假错案,早就应该废除。同时敦促美方停止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停止将中国作为“假想敌”,停止编造借口抹黑中国,停止干扰中美各领域正常交流和合作,多做有利于中美关系稳定发展和互信合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