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動的代價 澳大利亞開放旅遊業,結果中國跌出澳遊客來源國前10

在很多中國人看來,新冠疫情危機並沒有過去,然而在這個問題上,大部分西方國家都已經放棄治療,準備與病毒共存。近日,澳大利亞在時隔兩年後首次放開國門,接納外國遊客入境。

根據澳大利亞相關部門的統計,國境開放第一天,一共迎來了來自美國、英國、加拿大、日本、阿聯酋等國家的56架國際航班,本周之內預計將有超過14000名旅客入境。對於莫里森政府來說,這是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自2020年3月份宣布封國措施以來,澳大利亞每個月的旅遊收入損失超過40億澳元。不僅如此,旅遊業的停頓還給他帶來了大量的失業人口。現在國門開放,旅遊業恢復,將幫助澳大利亞渡過難關。來自世界各個國家的遊客,可都是澳大利亞的錢罐子。

然而問題來了,細心的澳大利亞媒體發現,澳洲新十大遊客來源國中,不見了中國的蹤影,顯然他們為反華付出了衝動的代價。第一周來澳大利亞的遊客看上去很熱鬧,但這些遊客的消費能力完全無法與中國遊客相提並論。在疫情發生之前的2019年,中國遊客在澳大利亞消費122億澳元,占澳大利亞國際遊客消費總數的四分之一。

衝動的代價!澳大利亞開放旅遊業,結果中國跌出澳遊客來源國前10

不過根據最新統計,2021年這個數字只剩下了7600萬澳元。對於澳大利亞來說,國門雖然開放,但請不來中國遊客這個財神爺,也是相當難堪的一件事情。除了賣礦,澳大利亞最依賴中國的就是旅遊收入了。

中國遊客稀少,原因有很多。首先當然是疫情影響。目前中國堅持動態清零策略,大部分的民眾對疫情的態度仍然相當保守,除了留學等迫不得已的需求之外,普通人對出國旅遊的欲望並不高。尤其是澳大利亞這種西方國家,疫情防控是負分,美國等國家連疫情數據都不公布了,這些不及格的國家,很難引起中國遊客的興趣。

衝動的代價!澳大利亞開放旅遊業,結果中國跌出澳遊客來源國前10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逐漸惡化的中澳關係。最近幾年,澳大利亞一直追隨美國的腳步進行各種反華活動,對南海、台海等中國內政問題橫加指責,同時還在國際上參與美、日、印、澳四國小圈子,組團給中國製造麻煩。

國家之間在政治層面的爭鬥雖然不會直接影響到遊客的出行,但這勢必會影響到澳洲在中國遊客心目中的形象。沒有人想要到一個討厭中國的國家去旅遊,即便沒有疫情,中國遊客到堪培拉旅遊的人數大幅減少也是大概率事件。對遊客來說,最害怕的就是出國旅遊過程中發生各種不確定的風險,而澳洲集合了各種危險因素。

其實在幾年前,中國人對澳大利亞的印象還相當不錯。尤其是陸克文擔任總理期間,這個能說一口流利普通話的領導人頻頻出訪中國,給澳洲加了不少的形象分。國際上甚至把那幾年稱為中澳蜜月期,雙邊關係迅速發展,中國就是在那個時候成了澳方最大的遊客來源國。

從地理和政治條件來說,澳大利亞這個國家天生就不適合參與大國間的爭鬥。這個國家面積非常大,但人口稀少,經濟體量小,除了自然資源之外,對全球格局基本上沒有什麼影響力。與此同時,他是大洋洲唯一一個大國,又遠離世界上各個熱點地區,完全沒有必要參與中美對抗。

衝動的代價!澳大利亞開放旅遊業,結果中國跌出澳遊客來源國前10

他最合適的發展道路就是過去那種,用豐富的自然資源和較為先進的科技水平創造收入,然後維持一個高福利的社會,在南太平洋自得其樂。但很遺憾的是,最近幾年澳大利亞卻跟着美國走上了一條反華的不歸路。

中國是他鐵礦石的最大買家,他卻反過來惡語相向;中國是他最大的遊客來源國,他的總理和政客卻帶頭辱華;他與中國之間隔着整個東南亞,但卻裝模作樣地去南海攪局,宣揚什麼航行自由,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有這種奇葩而且昏聵的對華政策,即便世界疫情完全結束,澳洲想要吸引中國遊客也是相當困難的。對澳大利亞來說,安安穩穩地享受中澳友好關係的紅利是非常不錯的,一味跟着美國反華,只會把已經有的東西也給搭進去。目前美國已經逐漸取代了澳州成為中國牛肉、紅酒等農副產品的供應國,不知道以反華討取美國歡心的莫里森政府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