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危機考驗中俄關系,中國要謹慎處理三件事,避免惹禍上身

2月22日,普京签署了关于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命令,并且迅速与上述两个“共和国”之间缔结了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在俄罗斯方面提出理性的安全诉求被北约集团傲慢粗暴的拒绝之后,俄罗斯自己动手解决安全问题已经成为克里姆林宫方面的唯一选项。对于俄罗斯来说,“乌克兰不加入北约”以及“北约不在乌克兰部署战略武器”这两个要求,都没有得到西方的承诺。建立一个能够对俄罗斯包容的欧洲安全格局,是俄罗斯安全战略的长期目标。当前乌克兰问题正在考验中俄关系,中国必须在乌克兰问题上谨慎处理三件事:仔细认清局内各方的考量、妥善处理与欧洲方面的关系以及趋利避害的应对后续的一系列挑战只有以上三个方面保持冷静,才有助于中国继续巩固与俄罗斯和欧洲方面的关系,避免“惹祸上身”。

俄美乌三方的考量

对于俄罗斯而言,通过表示强硬的行动,警告华盛顿不要对于自己“卒子”的冒险行为置之不理,停止继续向其发出错误的信息以免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同时也让德、法等欧洲大国明白,无条件地支持乌克兰的行动与要求会让欧洲付出高昂的代价。俄罗斯如此果断地开展大规模行动,与其说想试探一下新总统拜登的稳定性,不如说是想借此提前警告美国,使其认识到乌克兰东部冲突的危险性。虽然俄罗斯不希望受到美国新一轮的制裁,但为了让华盛顿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俄罗斯甘愿付出代价。

美国对此次乌克兰危机的目标主要有两个。一是进一步在俄罗斯边境制造混乱,使其承受更大的安全压力。虽然乌克兰不是美国白宫所要处理的冗长事务清单中的优先事项,相比之下,新冠肺炎疫情、气候变化以及移民等问题显然要重要得多,同时拜登政府也不希望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大规模升级。

二是彻底颠覆俄欧之间的相对稳定关系,让俄欧关系始终处于紧张状态,达到美国同时打压俄欧的目标。对于乌克兰而言,挑起冲突并使俄罗斯卷入其中,争取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并促使其对莫斯科实施所谓的“超级制裁”。在基辅当局看来,美国在恢复乌克兰领土完整、解决顿巴斯冲突、发展国防能力、改革国家管理机构以及反腐立法改革等方面都扮演着战略伙伴的角色。极力成为美国东欧政策的优先方向并获取后者的支持与援助,是乌克兰外交长期孜孜以求的目标。就多年来对美及对俄外交而言,乌克兰一方面竭尽全力地向美国靠拢,甚至甘愿充当美国在东欧对抗俄罗斯的“桥头堡”角色;另一方面愈发敌视俄罗斯,甚至将俄罗斯视为自己的主要敌人。然而,就当下的局势走向看,乌克兰方面的行动空间已经被大大缩小,俄美乌之间的战略博弈逐渐转变为美俄两个大国之间的直接对话。

中国应该冷静观察

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而非常清晰,呼吁各方尊重俄罗斯合理的安全关切,并且呼吁各方尊重乌克兰方面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希望各方能够回到“明斯克协议”的框架之中,通过磋商对话而不是武力的方式解决问题。中国的基本目的是避免各方出现“怨气转移”的情况,让各方对中国的表态都能够接受。在俄罗斯方面承认乌东两个地区之后,联合国、美国以及欧盟方面迅速作出反应。联合国呼吁乌克兰问题各个牵扯方保持冷静,停止敌对行动。美欧方面则开始酝酿针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制裁。从克里米亚危机以来,当前欧洲正在面临一场巨大的地缘政治危机。

当前,中俄双方在安全利益上都需要来自于对方的支持,中国方面当前采取的劝和促谈的策略是能够满足俄罗斯方面需求的,同时中国要避免过度刺激美国,当前中国还没有获得与美国全面摊牌的能力。拜登政府当前十分担心,中俄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团结一致将再度让美国的地缘政治战略破产,当前美国连俄罗斯都对付不了就更不要谈在更广阔的印太地区“遏制中国”了。中国为了维持平衡,可以考虑的方式是多多对欧盟方面表示理解和体现“共情”。当前欧盟成为了冤大头,被美俄双方夹在中间奈何不得。如果中国能够处理好与欧洲方面的关系,利用欧洲与美国、与俄罗斯方面都存在广泛合作的现状,中国有可能实现各方都不得罪、各方都对中国的态度表示满意的理想结局。

乌克兰危机利有哪些,害有几何?

乌克兰问题当前走到这一步,本质上是美国对俄罗斯的不尊重最终导致俄罗斯在欧洲方向上的全面反弹,拜登当前的尴尬局面纯属是自找的。从利益层面上讲,乌克兰问题主要影响到中国与欧盟、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这种外交关系的背后则是中欧经贸关系、中俄战略伙伴关系以及中美战略博弈。中方要达成的局面是继续维持中欧经贸关系的良性发展、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的坚如磐石以及中美战略博弈的风险可控。

因此,中国当前需要在外交层面持续发力,通过灵活表态,加强对话以及调整姿态的方式,尽可能让俄罗斯、欧盟和美国方面对于在中国的态度及做法表示接受。乌克兰问题表面上看虽然离中国千万里,但其牵扯到的是中国的外部战略环境,影响的是中国的战略利益,越是如此,中国越要处理好自己“非参与方”和“利益相关方”两个角色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