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不愧是地緣政治高手!拜登掉進話術圈套 已間接承認東烏獨立

東烏的局勢在持續了幾年的對峙,炮擊,小規模交火以及大國的不斷挑唆與加碼之後,隨着俄羅斯境內的一陣槍響,以及普京的後續政治行動,開始走向了更加不受控制的方向,以北約站台烏克蘭挑釁為開端的這輪開始於去年春天的歐洲緊張局勢,最終卻戲劇性的以俄羅斯成功的在東烏更進一步為節點,進入了下一個階段。

普京不愧是地緣政治高手!拜登掉進話術圈套:已間接承認東烏獨立

昨天晚上,俄軍宣布在俄境內攔截了兩輛越境進行軍事偵查的烏克蘭政府軍步兵戰車,並且擊斃了五名越境偷襲的烏軍士兵,一下子就把之前就在懸崖邊上的烏克蘭局勢向前推了一步,雖然說從後續發布的照片,以及交火發生地在東烏民兵後方深入俄境內數十公里等事實來看,這次所謂的越境襲擊很可能只是俄方自導自演的一次行動(機會的兩輛步戰車當中有一輛是只有俄羅斯才有,烏軍沒有裝備的型號);但是俄羅斯還是迅速的一口氣推動了承認盧頓二州政權的獨立的法案,並且將早就在邊境部署好的俄軍,調動進入了兩州境內。

原本已經隨着法國牽頭進行調停已經開始平靜的俄烏邊境局勢,就這麼開始惡化了,普京一簽署總統令,俄軍部隊開入盧頓二州,這意味着兩州又像格魯吉亞的南奧塞梯與阿布哈茲一樣,成為了俄羅斯的又一個保護國(說傀儡當然也行),普京在歐洲地緣政治上靠着多年的老道經驗,又取得了一次成功。

當全世界都在期待美國會如何應對俄羅斯的這輪出招的時候,大家都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美國政府居然就這麼慫回去了,不光是除了繼續之前已經計劃好的演習外沒有任何軍事上的動作與表示,連之前一直信誓旦旦的,要對俄羅斯進行的令俄羅斯無法承受的制裁也一樣不見了蹤影,除了不痛不癢的譴責之外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能夠阻止俄羅斯向前一步,徹底撕破臉皮在自己的西南方向展開擴張,建設傀儡國的行動。

在俄軍承認烏克蘭境內的兩大民間武裝的自建政權,並且將其作為保護國之後,美國確實匆忙的出台了所謂的制裁法令,光看法令還以為美國會有什麼有力的回應,但是仔細一看內容,美國選擇制裁的對象,居然不是俄羅斯,而是盧甘斯克與頓涅茨克兩個自建政權,而且具體的制裁措施也顯得相當沒有誠意,有營養的就是禁止美國商人在頓涅茨克與盧甘斯克進行任何的投資,也禁止向這兩個地方出口任何美國生產的商品,提供美國的服務與技術,且禁止這些地區的產品與技術向美國出口,言外之意就是對東烏兩政權進行經濟封鎖;但實際上這種制裁完全沒什麼用就是了。

而美國這麼去制裁這兩個自稱為國家的政權更是讓人產生了另外一種誤解,也就是將兩地區的國際政治地位提升到了與俄羅斯相同的位置,美國的行政命令當中被制裁的主體寫的是『LPR與DPR』,那就是變相的承認了這兩地是主權國家,可謂是普京挖了一個坑,拜登政府居然看都不看就直接一頭跳進去了,雖然嘴上還是不承認兩州獨立,但實際的政策行動已經變相的承認了盧頓二州是獨立國家;否則的話就變成了一個『美國通過制裁烏克蘭領土的方式來制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笑話,讓人搞不清楚誰才是美國的敵人。

在通過制裁法令間接的承認了盧頓二州的獨立主權之後,根據今天歐洲媒體的報道,美國國務院已經下令讓駐紮在烏克蘭境內的全部美國外交機構撤往波蘭,同時建議烏克蘭在基輔的政府與立法機構也全部向西撤退到利沃夫,言外之意已經很明顯了,就是美國已經接受未來俄羅斯可能對整個第聶伯河左岸烏克蘭地區發動軍事行動,並且美國只會給烏克蘭提供有用的援助外的全部必要援助,而不會進行任何實質性的軍事與政治行動,可謂是把烏克蘭徹底賣了乾淨。

可以說,普京的這一輪突然的,對東烏兩個共和國進行承認的操作已經取得了政治上的完全成功,歐盟已經沒有意向,美國已經也沒有能力,再去以任何實質性的措施去限制俄羅斯拿下第聶伯河以東的所謂左岸烏克蘭區域了。

當然也可以說,俄羅斯這從去年春天開始為期一年的政治與軍事表現確實在美俄歐烏四方當中最亮眼,普京也確實成為了一個最老道的政治家與地緣局勢高手,在烏克蘭率先挑起局勢,美歐聯合施壓的大背景下維持高壓態勢但始終克制不動手,硬碰硬的等到美國無牌可出,法國帶着歐洲主動調停;在法國調停之後也主動擺出和平姿態,直到烏克蘭自己不甘心被大國安排,開始跳出來獨走;普京才迅速反應控制住了局勢,並且完成了推動局勢的重要一步;可以說俄羅斯是被動的被拖入局勢升級當中,但最後卻靠着自己老練的行動,成為了四方當中收穫最大的一個。

普京不愧是地緣政治高手!拜登掉進話術圈套:已間接承認東烏獨立

順帶一提,在這輪目前我們也沒法確定是俄羅斯的自導自演,還是烏克蘭不受政府控制的政府軍獨走行為導致了對立的進一步升級,俄羅斯開始承認東烏分裂勢力之後,烏克蘭基輔政權的反應居然是就俄羅斯的違法行為向聯合國安理會投訴,然而眾所周知的是,俄羅斯就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甚至還是本月安理會的輪值主席國,雖然說烏克蘭這也是走常規程序,但總給人一種『堂下何人狀告本官』的魔幻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