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美國又一“盟友”倒向俄羅斯!拜登尷尬了

2月16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接受俄方邀请,抵达莫斯科,开始了对俄罗斯的国事访问,而这一天正好是西方国家宣称的所谓“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日”,博索纳罗选择在这一天和俄罗斯交流国防等领域问题的行为,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眼中看来,无异于是“背叛”。

最近几天,乌克兰政府军和乌东反对派武装再次交火,双方均否认首先发起挑衅,加之虎视眈眈的俄罗斯和背后拱火不嫌事大的美国,乌克兰危机至今仍然在持续。

不过所幸,这次的冲突并不大,这种零星的交火在过去8年里屡见不鲜,虽然美欧一直在炒作俄罗斯在边境陈兵十几万,好在各方尽可能保持了克制,这起危机距离真正的“战争”还有很远的距离,俄罗斯也没有像西方国家所“预言”的那般“入侵乌克兰”。除了更加紧张,乌东的局势仍然如过去一样,但有一个国家却突然改变了自身的立场,它就是美国的盟友国——巴西。

(顶着压力,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访问俄罗斯)

2月16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接受俄方邀请,抵达莫斯科,开始了对俄罗斯的国事访问,而这一天正好是西方国家宣称的所谓“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日”,博索纳罗选择在这一天和俄罗斯交流国防等领域问题的行为,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眼中看来,无异于是“背叛”。

一些观点较为激进的专家认为,博索纳罗此举已经对外传达了一个十分明显的信号,即巴西所代表的南美地区,已经开始改变过去的亲美传统,正在地缘政治上做出一定的调整,转而倾向于俄罗斯。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

历史上,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认巴西独立的国家,巴西也是响应美国号召,唯一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加入盟军的南美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两国关系平稳,或者说平淡,但考虑到巴西作为拉丁美洲的稳定力量存在,进入21世纪美国不断提升巴西的战略地位,2020年10月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巴西和美国的关系进入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好时期”。

美巴关系快速升温,或许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有很大关系,博索纳罗一直以来被称为是“南美特朗普”,他在很多执政理念、意识形态上和特朗普高度相似,而博索纳罗也是特朗普的“忠实追随者”,从不吝啬对其“偶像”的崇拜和夸赞。

(特朗普和博索纳罗私交甚好;博索纳罗是川粉,更有“热带特朗普”之称)

博索纳罗上任之后,也是一改巴西总统将邻国阿根廷作为出访首选国的惯例,特地去了美国。为了博得美国的好感,博索纳罗政府还不惜单方面做出对美国公民免除入境签证、提高自美进口乙醇和小麦免关税配额、允许美国商业卫星从巴西发射等举措。在疫情爆发之后,博索纳罗也是坚决贯彻特朗普的“消极抗疫”政策,让巴西疫情成为南美之最、世界重灾区之一。

但随着特朗普时代结束,拜登总统上台,美巴蜜月期似乎濒临结束,双方在人权、移民、气候、经济等问题上的态度完全相左,差异甚至比拜登与特朗普的差距还要大。拜登因亚马孙雨林保护问题向巴西施压,更是彻底激怒了巴西,进一步加快了巴西远离美国的步伐。

(美巴关系在特朗普时期走上巅峰,但又因拜登执政而严重下滑)

美国身为全球最大的农业国之一,巴西在遇到问题时如今已经不求美而求俄,2021年9月巴西就曾经向俄罗斯求援,请求俄罗斯能够加大对巴西的化肥出口量,以解决该国的农业危机。此次访问俄罗斯之行,巴西就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在博索纳罗和普京签署的一份有关化肥出口的联合声明中,俄方将确保增加向巴西出口的化肥量,为巴西2022年度的经济发展提供强力保障。

不过也有乐观的专家认为,博索纳罗也并非彻底“弃美投俄”,而是为了利益进行的摇摆,美国无需为此过于担忧,因为巴西在需要美国的时候,“迟早还会摇回来”。但不可否认的是,以为自己所有盟国都会在乌克兰问题上和自己“步调一致”的拜登,随着巴西的“反水”,此次肯定会尴尬了。

果不其然,18日,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称,巴西“似乎站在了全球绝大多数人的另一边”,美国国务院更是批评博索纳罗访俄是对俄罗斯“糟糕的声援”,而巴西外交部也予以回击,称“巴西对乌克兰局势的立场是明确、公开的”。

(巴西和俄罗斯关系的走好,肯定会让美国为之尴尬)

这一点倒是不假,政治摇摆在拉美地区的确十分常见,左翼和右翼不断在拉美地区轮动执政,这也导致了拉美国家在面对西方阵营和俄罗斯的抉择中,经常会出现周期性的迟疑松动乃至转向。而相对应的,美国随着执政党的变化,对待拉美的政策也会出现改变,如果美国持续向拉美强加所谓“民主和自由”思想,就会引起强烈抵制和民意反弹,而如果更换一位政策更加温和的总统,双方关系也将发生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