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胀40年来最严重,84.4万人因疫死亡,疫情爆燃下,中国减少航班美国不满

美国总统拜登与幕僚们始终认为,美国目前的通货膨胀是暂时的,会随着经济反弹和供应链问题缓解而消退,但最新数据显然事与愿违。

美国劳工部1月13日表示,消费者物价指数(CPI)2021年1月至12月上涨7%,使2021年成为1982年后通货膨胀最为严重的一年。12月的“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ore CPI)也较2020年同期攀升5.5%,是1991年以来最高增幅。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因不含食物或能源等易出现剧烈、异常波动的项目,更能反映长期物价趋势。

富国银行资深经济学家豪斯说:“通货膨胀目前仍存在巨大动能。尽管通货膨胀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到顶,但整体速率仍将是消费者、企业和政策要面临的挑战。”

美国前次CPI年增如此之高中在1982年6月,但当时情势与现在迥异。有别于目前的升幅不见尽头,1982年6月则是已从1980年伊朗爆发革命导致国际油价飞涨时的顶峰14.8%逐步下滑。

当年的联准会主席伏克尔一上任就大幅升息对抗通货膨胀,导致1980年出现短暂经济衰退。随1981年升息至19%,明显衰退开始浮现,但到1982年夏天,通货膨胀与利率便双双快速降低。

反观今日,新冠疫情打乱供应链,货品与物料短缺,加上美国政府推出激励措施带动强劲消费需求,都助长通货膨胀飙升。

目前通货膨胀仍由汽车、家具和其他耐久性商品涨价所带动,相关需求大增也大多与早先疫情带来的供需失衡有关,多数经济学家预期随疫情冲击经济趋缓,物价上涨也会开始消退;2021年12月的车辆价格较前一年同期大涨37.3%,家具与客厅、厨房家俱也都飙涨17.3%。

经济学家与联准会预期,随供应链瓶颈疏通与需求渐趋正常化,通货膨胀今年应会缓解。但奥密克戎带来的疫情复燃再次带来经济前景的不确定。

尽管失业率低、薪资上扬且股市健康,但只要物价还在涨,就会让拜登政府与民主党在11月的中期选举付出代价,失去在参众两院的优势。

共和党长年的民调专家伦茨说,“所有经济议题里,物价飙涨是头号关注点,因为这对各阶层民众影响都很大”。

奎尼匹克大学1月1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54%的受访民众觉得美国经济在变坏,许多人将此怪罪拜登。57%的受访者说对拜登的经济掌控失望,满意者仅34%。

在疫情爆燃的情况下,拜登想要遏制通货膨胀着实不易,相关疫情的数据明晃晃地给拜登上“眼药”。

1月13日,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公布的整体预测指出,未来4周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可能超过6.2万人。目前,新冠已夺走84.2万人的生命,平均每天有2600多人因疫死亡,超过目前全世界平均每天因疫死亡1715人的平均数。

疾管中心主任瓦伦斯基1月13日说,美国感染新冠的住院人数较前1周增加约33%,病故人数增加约40%,由于Omicron变异株传播迅速,Omicron目前约占美国COVID-19确诊病例9成左右,预料美国染疫人数会在未来数周达到高峰。

在美国疫情再次严重之际,中国航空监管机构取消了部分飞美航班,美国方面对此十分不满,华府1月12日对此表达抗议,称会采取相应措施。

中国民用航空局1月12日宣布,南方航空从洛杉矶飞广州的航班CZ328检测出10例境外移入病例,自1月31日起暂停4架该航班营运;此外,美国联合航空从旧金山飞上海的航班UA857新增7例境外移入病例,自1月24日起暂停2班该航班营运。加起来,1月12日一共有6班来自美国的航班被取消。

碍于境外移入病例大幅增加,今年以来中国一共取消70个来自美国的航班。

目前,美国航空协会正在与美国及中国相关部门沟通。

在1月12日发布的航班取消令之前,美中两国之间每周约有20个航班往来,远低于疫情爆发之前每周超过100个班次的运输量。

不只美国,中国也取消了来自其他国家的航班,包括1月12日停飞来自法国及加拿大的6个班次。法国和加拿大的疫情都在近来呈急速上升趋势。

中国民用航空局9月表示,目前国际航班班次已大幅缩减至每周约200架次,相当于疫情之前运输量的2%。(井上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