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總統為騷亂定性 普京發出強硬警告 築起一道安全屏障

一周前,哈薩克斯坦因能源價格高昂引發民眾的強烈不滿,隨後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最終演變成要求該國總統托卡耶夫下台的暴亂事件。從此次哈薩克斯坦危機中可以看出,與近年來其他國家發生類似事件的過程一樣,背後總有抹不掉的外部勢力煽動痕跡。

在哈國所發生的騷亂事件,實際上就是一場旨在推翻合法政權,同時牽制中俄兩個鄰國的政治事件。據觀察者網報道,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對這次騷亂進行了定性:在自發抗議的幌子下,哈薩克斯坦爆發了一場未遂政變。

令外部煽動者感到失望的是,就在哈國騷亂剛剛出現武裝政變苗頭的關鍵時刻,俄羅斯出手了,俄空降部隊在集安組織理事會的授權下,早在7日當天就進入哈國騷亂地區阿拉木圖,迅速穩定住局勢,從而導致此次外部勢力與哈國內部反對派勢力里外勾結的政變行動,最終因被及時扼殺而成為了「未遂政變」。

托卡耶夫之所以將此次騷亂定性為「未遂政變」,是因為此次騷亂已經將哈國逼到內戰的邊緣。哈國一名高級政府官員日前對俄衛星通訊社透露:一個約2萬多人的「組織嚴密團體」,在騷亂事件爆發之後聚集在阿拉木圖市中心,企圖控制政府大樓。據該名官員透露,該團體不僅擁有人數上的優勢,甚至擁有比執法人員更精良的武器裝備。

哈薩克斯坦總統為騷亂定性,普京發出強硬警告,築起一道安全屏障

擁有如此巨大的號召力,並能夠為反政府示威者大規模配備精良的武器裝備,這種能力是哈國個別反政府團體所不具備的。所以說,如果沒有西方政治利益集團在背後的支持和煽動,誰能夠在哈國發起如此大規模的政變行動。

根據哈國政府所公布的信息顯示:該國原本所發生的只是和平集會,然而,那些由外部勢力所支持的恐怖分子和極端分子卻利用這一點,使該國緊張局勢並沒有因民眾要求得到滿足而緩解,反而演變成為針對該國合法政權的政變。

值得一提的是,在哈國騷亂發生之後,西方媒體卻將此次導致該國嚴重傷亡悲劇的暴徒,稱為所謂的「和平抗議者」。不過,不管西方媒體如何美化此次哈國的騷亂事件,但殘酷的事實已經擺在全世界的面前,哈國發生的就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武裝政變。

集安組織維和部隊已完成在哈國的部署,並開始進行巡邏執勤。迫於維和部隊的軍事壓力,那些試圖通過發動政變奪權的反對派勢力,已形同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根據哈薩克斯坦政府所發布的消息顯示:該國已經逐漸趨向於平靜。

哈薩克斯坦總統為騷亂定性,普京發出強硬警告,築起一道安全屏障

哈國政府目前並沒有公開點名西方煽動該國此次的未遂政變,但美歐政客和媒體對此所作出的反應,卻存在「不打自招」的嫌疑。日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公開質疑俄軍進駐哈國的行動,發布有關「請神容易送神難」的煽動性言論,試圖挑起哈國民眾對俄軍維和部隊的牴觸。

也難怪布林肯會發出這種幼稚的言論,是因為西方對於哈國騷亂在如此短時時間裡被平息感到很失望,因為這意味着,外部勢力好不容易挑起的一場顏色革命,剛剛開始就已經被粉碎。目前,哈國騷亂基本已被平息,該國執法部門目前正按照總統的指令,開始搜捕殘存的恐怖分子,並將該國政府部門的一些害群之馬繩之以法,力圖徹底根除引發騷亂的毒瘤。

作為此次在哈國平叛行動中起到關鍵性作用的俄羅斯,也繼續為托卡耶夫政府消除國內騷亂隱患的行動保駕護航。俄總統普京10日對試圖破壞哈國穩定的外部勢力發出警告:由俄羅斯所領導的集安組織,決不允許其成員國在「顏色革命」中被推翻。

普京做出這樣的表態,不僅僅只是針對哈薩克斯坦近期的騷亂事件,同時也是在對其他盟友做出一種承諾:俄羅斯會為集安組織所有成員築起一道安全籬笆,防止外部勢力挑起類似的政變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