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盟友心懷異心 中俄伊朝對美亮劍!美國的時代要過去了

大國博弈如同高手對決,攻守易勢往往就在轉瞬之間。

在去年的中美阿拉斯加會談中,我們義正辭嚴地向美國宣告:「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地同中國對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美國的老毛病該改一改了!」;在美國副國務卿舍曼訪華時,我們開出「兩張清單」,要求美國釋放誠意再談合作,不久後,孟晚舟回國;中美元首會晤時,美國主動提出為兩國競爭「裝上護欄」,前幾天,我們看到了美國聯合其他五常國家,共同發表了《關於防止核戰爭和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美國喜歡打「台灣牌」,我們就懲治支持頑固分子的台企、實行軍機常態化巡航、開啟全軍大訓練,維護國家主權說一不二。

如果說中美之間的攻守易勢從去年開始,那麼今年以來,這種態勢將進一步加大。

三大盟友心懷異心,中俄伊朝對美亮劍!美國的時代要過去了

隨着RCEP正式生效,立陶宛總統對華「認錯」;隨着伊朗新型衛星運載火箭試射成功,朝鮮一周兩次試射導彈;隨着美國單日新增確診病例破百萬和俄烏局勢不斷升級,不管美國多麼不願意面對,2022年已經拉開序幕。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在拜登的帶領下,美國不僅沒有「回來」,相反,屬於美國的時代正在過去。

這種標誌首先從美國三大盟友的心懷異心和四大國家對美「亮劍」開始。

首先是日本。在美國的眾多盟友中,日本是「最會演戲」的國家,從經濟領域來看,美國近年有三次產業鏈轉移的構想,第一是奧巴馬時期,提出「TPP」協定,聯合歐洲和東南亞國家,主張將中低端產業製造轉移到越南等東南亞國家,並為該協定設置針對性很強的門檻,提防中國加入,但隨着奧巴馬的下台和成員國的內部矛盾,該協議被特朗普撕毀。

第二次是特朗普時期,主張將製造業回流美國,緩解美國的「產業空心化」,但該設想不僅不切實際,美國企業回國後,成本增加,供應鏈被破壞,少有響應者;第三次就是拜登時期,計劃利用「印太戰略」,和東南亞國家建立一個超級經濟架構,但隨着RCEP的生效,美國的設想前景黯淡。

在美國的三次產業轉移中,日本一直以來都扮演着積極響應的角色,在美國退出「TPP」協定後,日本拉着剩下的十幾個國家硬是簽訂了該協議,在美國提出製造業回流美國時,日本企業積極表態要去美國,在美國打壓華為時,日本率先宣布不用華為的5G設備。日本看似是一個十分忠心的盟友。

但細看日本的動作,除了口頭上響應,在行動上卻止步不前,甚至為了預防美國的「經濟收割」,日本各大財團交叉持股,分散資本,並在海外置辦了大量的地產、房產和資源,美國在防着日本,日本何嘗不時刻在提防美國呢?

當美國提出遏制中國戰略並介入台海局勢時,日本積極響應,並付出了大量的實際行動,比如安倍晉三所謂的「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比如日本在台灣島附近的石垣島等地加大軍事部署,和美國多次在南海軍演,再比如日本增加國防預算,大肆採購美國的軍事裝備,日本在台海問題為何如此熱衷?跟他的「小算盤」有關。

日本的最高國家利益是什麼?是國家安全嗎?不是,而是國家的正常化。二戰結束後,美國在日本本土駐紮了大量軍隊,國家安全仰人鼻息;經濟上被美國多次打壓,半導體、航空、軍工等領域被限制發展,高端產業鏈被轉移到韓國;外交上和美國高度綁定,時刻以美國利益為先,日本無時無刻不想着「鬆綁」。

日本對美國的異心在哪裡?那就是挑起中美矛盾,替美國不斷挑釁中國,逼美國「下場」,隨後借中國之力打擊美國,在美國被打垮後,重新制定國際秩序,實現日本的國家正常化,日本的主要對手是誰?中國嗎?恰恰相反,而是美國,因為美國才是二戰後國際秩序的主要制定者。

三大盟友心懷異心,中俄伊朝對美亮劍!美國的時代要過去了

其次是韓國,在韓國政界,多名政客陸續表示:不在中美間「選邊站」,去年12月,文在寅訪問澳大利亞時,莫里森多次提及中國,文在寅直接把話挑明:此次訪問是澳韓之間的交流,韓國採取怎樣的對華立場,和澳大利亞無關。

今年1月5日,韓國執政黨候選人李在明表示:在中美兩個大國之間「選邊站」是危險且不符合實際的,韓國完全可以堂堂正正地掌握主導權,不需要恐懼。

在對待北京冬奧會的立場上,李在明公開表示:如果韓國看美國的臉色,可能會做出錯誤的決定。隨後韓國總統文在寅表示,在對待冬奧會上,韓國不會追隨美國的腳步。要知道,韓國在經濟上被美國滲透很深,本土也有大量美國駐軍,國防和安全上對美國的依賴程度很高,韓國能做出此番表態,殊為不易。

三大盟友心懷異心,中俄伊朝對美亮劍!美國的時代要過去了

最後是歐盟。歐洲一直是美國的「大後方」,是美國的傳統盟友,但隨着美國借科索沃戰爭挑起「歐債危機」打壓歐元,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隨着美國借「安全」之名打壓歐洲企業、扣押歐企負責人,維護美國的科技霸權,隨着特朗普時期對歐洲發起的貿易戰,歐洲獨立自主的呼聲越來越高。

典型表現為法國多次提出歐洲的「防務一體化」,主張建立一支歐盟自己的安全應急部隊,默克爾曾多次強調歐盟主權和戰略自主,提出「歐盟利益應當區別於美國利益」,法國今年將作為歐盟的輪值主席國,馬克龍提出:法國的頭等大事是建設「更具主權的歐盟」;法國「不屈法蘭西」黨領袖梅朗雄在法國政界舉足輕重,進入2022年以來,梅蘭雄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出:支持法國退出「北約」,表示不願意和中俄為敵。

這就是美國「脅迫外交」的必然結果,有壓迫就有反抗,在美國國力的不斷衰落下,這種反抗將形成連鎖效應,最終讓美國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而隨着中俄伊等國的對美亮劍,這個進程將不斷加快。

三大盟友心懷異心,中俄伊朝對美亮劍!美國的時代要過去了

第一個是俄羅斯,據美媒報道,俄羅斯已在俄烏邊境部署了約10萬人的軍隊,運送部隊的軍列還在不斷駛來。在前期,美國不斷造謠俄羅斯的軍隊部署,挑起俄烏矛盾,以強化歐洲對美國的戰略依賴,但偷雞不成蝕把米,在美國和北約的軍事挑釁之下,俄羅斯強勢應對,派軍機加大巡航頻次,調集軍隊部署邊境地區,白俄羅斯表態:支持俄羅斯在其國內部署核武器,俄烏局勢一觸即發。

在隨後的一系列談判中,俄羅斯向美國和北約開出「清單」,提出「安全保障協議」,近日俄羅斯正同美國、北約和歐安組織分別談判,在美俄會談中,俄羅斯副外長表示:絕不會屈從於華盛頓的壓力,問題必須要按照俄羅斯的條件來解決,在1月10日,美俄雙方進行了會談,雙方在北約「擴張」等問題上依舊沒有任何妥協。

第二是伊朗。去年12月30日,伊朗成功發射了一枚衛星運載火箭,此舉令美國不寒而慄,因為該技術一旦運用於彈道導彈上,美國的航母艦隊在波斯灣的安全將變得不可控。隨後在1月3日,也就是蘇萊曼尼的兩周年忌日,伊朗總統萊希公開表示:特朗普和蓬佩奧必須接受審判!

萊希告誡美國,不要懷疑伊朗的決心,稱如果特朗普和蓬佩奧沒有受到公正的審判,伊朗將替烈士實施報復,隨後,蓬佩奧大驚失色,第一時間向拜登政府尋求保護。

三大盟友心懷異心,中俄伊朝對美亮劍!美國的時代要過去了

第三個拔刀的國家是朝鮮。1月11日,韓國媒體披露,朝鮮當天向朝鮮半島東部海域發射不明飛行器,日本政府發布消息稱,懷疑是彈道導彈。如果消息屬實,這將是在一周內,朝鮮第二次試射導彈;1月5日,朝鮮成功試射高超音速武器,準確命中700公里外的目標。

在去年9月11日、12日,朝鮮成功進行了遠程巡航導彈的試射,隨後美國朝鮮事務特別代表稱:談判大門永遠敞開;去年9月29日,朝鮮試射「火星-8」高超音速導彈;去年10月19日,朝鮮使用「8.24英雄艦」成功發射潛射彈道導彈,朝鮮一系列導彈的試射成功,對美日的打擊和防衛能力進一步加強。

最後一個就是中國,在近期,中國在經濟、軍事、科技領域頻頻對美亮劍,自遼寧艦協同南昌艦等艦隊穿越宮古海峽進入太平洋後,中國航母「山東艦」出發南海,進行軍事訓練;在釣魚島問題上,中國海警船加大巡航力度,新《海警總隊法》將於下月1日生效;在南海問題上,中俄雙方軍事合作不斷深化,「海上聯合—2021」軍演極大震懾了西方勢力。

\

在經濟領域,我們的RCEP不僅打破了美國所謂的「經濟封鎖」,還將新西蘭、澳大利亞、日本等吸納進我們的貿易圈,我們和伊朗等中東國家加強能源合作,石油貿易採用人民幣結算,不斷衝擊美元霸權;在外交領域,我們和東盟的友好關係不斷升級,一帶一路進展迅速,中國的「朋友圈」正不斷壯大。

在去年,美國著名智庫蘭德公司曾發布一篇報告,名字叫:保持克制。該報告建議美國應當迅速從東亞地區撤離,因為美國已經無法在東亞保持戰略優勢,在東亞的戰略投入只會加速美國的損耗,同時該智庫稱,美國無力阻止中國統一,應避免和中國武力對抗。

但美國顯然沒有採納蘭德智庫的建議,反而不斷加大在亞太和印太地區的投入,那麼美國能扛多久呢?先看一則數據,根據路透社報道,美國1月10日新增確診病例突破113萬人,打破了全球單一國家單日新增確診病例的世界紀錄。就在1月3日,美國新增確診數同樣超百萬例,達103萬例。

在國內經濟惡化、疫情肆虐的情況下,在盟友離心離德、心懷異心的情況下,在中俄伊等國紛紛亮劍的情況下,美國霸權的時代註定要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