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軍前腳剛走 俄軍後腳就來,法國感到不高興卻又無可奈何

據《環球時報》1月8日援引路透社報道稱,馬里軍方發言人表示,繼法國軍隊從該國北部的通布圖市一個軍事基地撤離之後,俄羅斯軍人又受邀在此部署,並在此幫助訓練馬里軍人。消息傳出,法國方面立即作出回應,對俄軍部署這一基地的事進行嚴厲批評。

近代以來,法國對非洲國家,主要是北非和西非地區進行了長時間的殖民統治。儘管二戰結束後的反殖民浪潮,讓這些地區的國家迎來了民族獨立和解放,但法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及軍事影響力仍然存在,很多國家甚至仍然以法語為母語。

法國始終把自己作為這些國家的宗主國,把這一地區視為自己的傳統勢力範圍,對所有進入這兒的外部勢力都異常警惕。這一次,法軍前腳剛走,俄軍後腳就進來,法國認為毛熊闖入了自家「後院」,是對自己的嚴重冒犯,自然是很不高興。

近年來,法國的遭遇着實不妙,很有些破鼓萬人捶的意味,也難怪法國人不高興。別說俄羅斯人了,就是盟友美國也沒把法國當回事,「乳法」成了日常操作。

去年9月15日,美國、英國、澳大利亞三國領導人密謀,然後簽署了一紙「奧庫斯」協議。協議最主要的一個議題就是由澳大利亞出資900億美元,由美英兩國(以美國為主)為之建造4艘核潛艇。而這,恰恰是挖了法國的牆角,直接讓法國此前跟澳方談成的潛艇建造協議變成了一張廢紙。要知道,法澳之間這筆軍購訂單高達640億歐元,真是吐血一升。

僅在去年,美國就不止一次地「乳法」。

法軍前腳剛走,俄軍後腳就來,法國感到不高興卻又無可奈何

去年12月上旬,美國國務院宣布,批准向希臘出售4艘護衛艦。消息傳出,再次令法國一片譁然。原來,這筆軍火買賣本來是屬於法國與希臘之間的。去年初開始,法國與希臘就此事洽談了許多輪次,直到兩個多月之前才達成協議,價值約為30億歐元。可沒想到,又被美國這個「大當家」給乘虛而入了。

法國之所以屢屢被「乳」,其實是他們沒有正視自身實力和地位下降所致。

二戰後這幾十年,法國的地位隨着國家實力下降一降再降。別看他們現在仍貴為聯合國五常之一,但其實力早已難堪大任。在實力和地位急劇下降的同時,法國人的大國心態卻並沒有「水落船低」,依然保持着帝國遺老遺少的良好感覺。

國際社會是十分現實的,絕不會因為你祖上曾經闊過就處處縱容你、讓着你,甚至主動放棄對利益的爭奪。在國際這個大舞台上,利益是有實力者得之,地位都是與實力相匹配的。法國大大下降的實力,與他們居高不下的傲氣值,自然會在殘酷的現實中產生激烈碰撞。

因此,所謂「乳法」不過是法國人沒認清現實,或者說不願意認清現實罷了。無論美國搶法國的潛艇訂單,還是俄羅斯軍人進入馬里,其實本就是很正常的事,也是世界對國家地位的正常投射,只是法國人不願意承認,所以才把自己活成了「乳法梗」的主角罷了。

大家再看看另一個歐洲老牌帝國——英國。要說大英帝國,在歷史上應該是比法國還要強大的存在,二戰結束後與法國面臨着同樣的窘境,可大家什麼時候感覺到有「乳英」一說。原因無他,是英國人早就認清自身實力下降,主動接受了這種變化,並做出針對性的調整。

如今的英國,把與美國的聯盟作為自己繼續謀取大國地位的依託,甚至通過脫歐取悅華盛頓,以強化美英特殊關係的聯結。法國直到現在還在美國面前擺老資格,調子很高。反而是曾為美國老子的英國,卻把自己的姿態擺得很低,主動以小弟自居。這樣的英國,誰能「乳」他?

認不清現實、認不清自己,結果只會自取其辱。所以我們常常看到這一幕:法國人感到很不高興、很憤怒卻又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