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巨头撤离中国?已关闭百家卖场,转向印度采购100亿大单

电商和社交商业的迅猛发展,让实体超市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一面是社区团购、直播带货发展得如火如荼,一面却是实体连锁大卖场的接连亏损。即使是实体商超的巨头,也扛不住电商刮起的“台风”。

这不,11月23日,中国内陆第一家沃尔玛超市——洪湖沃尔玛将在12月初停业的消息一放出来就登上了热搜。从1996年开业至今,洪湖沃尔玛已经营业了整整25年,承载着不少深圳人的回忆,如今它即将停业,许多人都表示唏嘘不舍。

事实上,这并不是沃尔玛关闭的第一家超市门店,2016年开始,沃尔玛就在中国中国关闭门店了。一直到今年,沃尔玛一共关闭了近100家大卖场。接连关店的沃尔玛,在中国已经风光不再了。

刚来中国的沃尔玛,为我国的零售业带来了新的模式和业态。在那之前,中国几乎没有大型的超市,都是小面积的便利店或者商铺。于是许多零售企业都学习了沃尔玛的管理制度、运营模式和商业制度,中国零售市场焕然一新。

巅峰过后就是下坡路,2011年沃尔玛在中国的亏损高达1.17亿美元。2019年沃尔玛在中国区的销售额只有107亿美元,只占全球销售额的8.86%,同年沃尔玛还关闭了14家门店。

今年10月,沃尔玛把全球供应商业务总部迁出中国,搬到印度去了,还承诺会采买100亿美元(650亿元)的印度商品“表忠心”。

作为一个世界性的连锁企业,沃尔玛连续8年被《财富》评为世界500强企业的第一,实力不言而喻。

但为什么在中国市场沃尔玛却接连碰壁,又是关店又是迁走供应商业务总部,走向“没落”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电商的冲击和社区团购的兴起。在电商、新零售的冲击下,不光是沃尔玛,许多传统商超都亏损严重。中国另一个商超巨头永辉超市在今年上半年一共亏损了10.83亿,股价也发生了腰斩。

其实在2018年,沃尔玛就试水过社区店。沃尔玛制定计划,瞄准“线下一公里”开始布局,并开了8家沃尔玛社区店,但网刚刚铺开,生鲜电商公司、社区团购店就将社区店的开店成本抬起来了。过高的房租让沃尔玛的社区店计划无法继续实施,今年还关闭了两家深圳的社区店。

而2020年的疫情,让消费者生活方式随之改变,社区团购又顺势火爆起来。社区团购渠道扁平,大部分商品的价格都更便宜,还能配送到家门口,对于消费者来是最好的选择,许多人都用社区团购买生鲜日用品,代替了超市购物。不过社区团购还未真正发力,目前对实体超市的影响是有限的。

另外一个原因是出在沃尔玛本身:“品控”屡次翻车,出现信任危机。一直以来,沃尔玛的表情都是“便宜但质优”,沃尔玛自称在中国一直都是本地采购,每年在全球销售的商品,75%是从中国采购,在中国甚至拥有2万家供应商。

不过今年5月,深圳一家沃尔玛被人举报篡改日期,后深圳监管总局调查后发现沃尔玛将一款啤酒的生产日期改了5个月。

在此之前,沃尔玛也多次被爆出食品安全问题,包括二次加工售卖过期板鸭、销售假冒“绿色食品”等等,从2013年至今已经有15起包括食品违法在内的行政处罚了。作为一家全球连锁的大型商超,屡次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沃尔玛在品控方面还有待改善。

卖场接连关闭,沃尔玛旗下的山姆会员店俨然成了沃尔玛的“吊命稻草”,在卖场接连关闭的同时,山姆会员店给沃尔玛带来了不少利润。

尽管山姆会员店还在不断扩张,并且在各大一线城市的经营状况都很不错。但山姆会员店针对的顾客群体是“中产阶级”,家里有车、消费能力强才能成为山姆会员店的顾客,这样的定位直接为山姆pass掉了一部分顾客,也只能开在一线城市。

况且山姆并不是一家独大,除了最大的竞争对手盒马鲜生,目前家乐福、Costco、永辉等都有会员店,商品同质化严重,竞争压力很大。尽管会员制商超很受欢迎,但会员制在客群和市场方面始终有其局限性,山姆会员店能否拯救沃尔玛的中国市场还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