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資壟斷的EDA軟體,掌握國產晶片的命脈,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被外資壟斷的EDA軟體,掌握國產晶片的命脈,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沒有好的EDA軟體,造出好晶片也就成了空談。

只此一句話,便足以顯示出EDA的重要性。那麼,EDA究竟為何物,能有如此大的力量?

市場雖小,重要性大

據ESD Alliance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EDA市場規模不過114.7億美元。說實話,EDA的市場規模並不算大,很多人或許會因此忽視EDA的重要性。

被外資壟斷的EDA軟體,掌握國產晶片的命脈,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但在實際上,EDA卻是牢牢扼住了全球萬億美元規模的晶片市場。在晶片產業的初期階段,晶片設計算不上太複雜,靠手繪便能夠完成。但在如今,一個指甲大小的晶片中便集納了數百億個電晶體,純手工實現晶片設計無疑是天方夜譚。

因此,作為輔助的EDA便應運而生。無論是晶片架構設計、驗證、布局布線,還是做功耗分析、物理實現,都要依賴EDA工具。

因此,位於晶片產業鏈條最上游的EDA獲得了「晶片之母」的稱號。

毫不誇張地說,若是沒有EDA軟體,整個晶片產業也將不復存在。

被外資壟斷的EDA軟體,掌握國產晶片的命脈,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受壟斷嚴重

然而,EDA這一國產晶片的命脈卻被外資掌握在了手中,美國的三大企業在全球EDA市場中已經稱霸多年。

據了解在全球EDA賽道中,Synopsys占比36%,Cadence占比25%,Mentor Graphics占比14%。不難看出,三者已經形成了寡頭壟斷的地位。

這三家是全球為數不多能夠實現全工具鏈覆蓋的企業,擁有強大的競爭優勢。

而且,三者還將EDA領域的核心專利都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以此形成更高的商業壁壘。

被外資壟斷的EDA軟體,掌握國產晶片的命脈,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到2020年時,Synopsys握有EDA領域總專利中的31%,為4463件;而Cadence握有其中21.6%。

在這樣的重重重壓之下,中國EDA企業想要突出重圍十分困難。

更何況,EDA產業還有著技術門檻高、需要與下游廠商進行驗證、市場增量有限等等難題,都加大了國產EDA突圍的難度。

據SEMI公布的數據顯示,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大陸EDA銷售額大增的情況下,中國EDA市場中本土企業的占比仍不到15%。

中國EDA受制於人的境況十分嚴峻且一時難以改變。

被外資壟斷的EDA軟體,掌握國產晶片的命脈,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令人欣慰的是,儘管EDA突圍困難重重,但中國仍有不少迎難而上者。華大九天、概倫電子、芯願景、芯華章等都是中國EDA賽道上的佼佼者。

其中,芯華章在11月24日更是公布了重磅新品,為國產EDA的發展注入了一份力量。

這一天,芯華章公布統一底層架構的智V驗證平台,以及在此平台上打造出的四款EDA工具:樺捷高性能FPGA原型驗證系統、穹鼎數字仿真器、穹景新一代智能驗證系統與穹瀚基於字級建模的可擴展形式化驗證工具。

被外資壟斷的EDA軟體,掌握國產晶片的命脈,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據芯華章董事長王禮賓所言,以上這幾大產品解決了晶片設計驗證一環上正面臨的三大痛點——EDA工具缺乏兼容性、數據的碎片化以及EDA工具缺乏創新。

受算法引擎不能做到有效交互、共享的限制,晶片研發往往要走很多重複路。為此,芯華章打造了統一底層構架的驗證平台,以解決兼容性問題。

而數據碎片化則進一步加大結果的調試分析與驗證收斂的難度,使得晶片驗證時間更長且難度更大。而芯華章新平台則利用雲技術,大大增加了資源調動的靈活性與資源利用。

被外資壟斷的EDA軟體,掌握國產晶片的命脈,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而EDA工具缺乏創新,則令先有的工具與人工智慧、雲原生等新技術的融合變得困難。要知道,如今行業正在使用的「EDA 1.0」設計製造流程在2000年時就已經成型,此後「EDA 1.0」只進行的修修補補,而沒有大的創新。

為此,芯華章打造的全新EDA工具融合了AI與雲原生技術,實現了創新升級。

能夠看出,芯華章的野心很大,想要開闢出「EDA 2.0」。

若是我國一直走其他企業走過的老路,追在它們身後跑,那國產EDA將很難實現突圍。而芯華章則選擇了主動出擊,利用AI、雲原生等技術所帶來的新的機遇,以此突出重圍。

被外資壟斷的EDA軟體,掌握國產晶片的命脈,中國企業衝出重圍

寫在最後

芯華章成立時間不長,在2020年3月才問世。但是,芯華章集結了強大的科技力量,擁有眾多行業科學家、資深專家、工程師等等,這讓芯華章能夠迅速實現關鍵突破,成為國產EDA中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希望芯華章能夠繼續努力,帶領國產EDA儘早實現突圍。同時,九大華天、芯願景等企業也在努力,為國產EDA發展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

在EDA市場中,中國大有可為。也希望,國產EDA崛起的那一天能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