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又蠢又壞,中方將兩國關係降為代辦 從3個方面精準懲罰

《涼涼》這首歌,甩給立陶宛正合適。

針對立陶宛不顧嚴正抗議和反覆交涉、允許台北當局設立所謂「代表處」一事,我國11月21日發表聲明,表示強烈不滿,決定將兩國外交關係降為代辦級。

立陶宛11月21日就此表示「遺憾」,重申堅持「一中政策」,同時還繼續狡辯稱「有權擴大與台北的合作,包括建立非外交使團」。

問題來了,什麼是代辦級?兩國外交關係降為代辦級意味着什麼?

根據我國《駐外外交人員法》,外交銜級有大使、公使、參贊、一等秘書、二等秘書、三等秘書、隨員。使館館長和具有外交銜級的外交人員統稱為「外交代表」。外交代表又分為特命全權大使(簡稱大使)、特命全權公使、代辦三個等級。代辦是最低一級的外交代表,由一國外長向另一國外長派遣,而大使和公使是一國元首向另一國元首派遣的外交代表。因此代辦所受禮遇低於大使、公使。

將外交關係降到代辦級是嚴重的外交冷卻信號,再往下就是斷交。兩國關係將為代辦級,表明雙方已經不存在完整的外交關係。代辦並非全權的外交代表,只受命辦理最基本的外交事務,並對僑民提供必要的外交服務和領事保護。

以此次來說,實際上就意味着我國不再考慮立陶宛的利益訴求。而保留在立陶宛的代辦,是出於保護我國利益的需要。通俗來說,就是中斷兩國的政府級往來,只是派遣工作人員去照顧在立陶宛的僑民和國民,畢竟還是需要為自己人提供服務。

降為代辦級,對我國來說沒有任何影響。絕大多數國民如果不是因為這次的事情,恐怕都不知道還有立陶宛這個鼻屎小國,更不知道它的地理位置。

多數人都能看到這件事的嚴重性,也更需要認識到背後的複雜性。

立陶宛又蠢又壞,中方將兩國關係降為代辦:從3個方面精準懲罰

操控立陶宛這個傀儡的繩線,捏在美國人手裡。

就在11月19日,美國國務次卿澤亞(Uzra Zeya)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妄稱:華府反對其他國家干涉立陶宛加強與台北合作關係的「主權決定」。

嘖嘖,美方提到了「主權決定」。問題是,在歷史上就經常到處認爹的立陶宛,有什麼主權可言?就拿現在來說,立陶宛從總統到外長難道不是美國豢養的代理人?

對立陶宛這種小國,而且是從前蘇聯里分裂出來的加盟者,美方一向都不把它當成自己人,充其量就是將其當作可供驅使的犬類。

據媒體報道,為了獎勵立陶宛,美國授信立陶宛方面6億美元貸款,這對美國來說不過是幾個鋼鏰而已。更何況,貸款就是借錢,是要還的,而且要計算利息!這對立陶宛來說是一個極為失敗的交易!因為搞砸了對華關係,失去的就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市場,這個14億人口的市場未來將超越美國,成為購買力最強的市場。立陶宛純粹是丟了西瓜撿芝麻,又蠢又壞。

不可忽視的是,立陶宛未必是最後一個被美國拋出來的糞坑石。

《 人民政協報 》 11月20日第5版刊文《在台灣問題上,希望美國別再上中國誠信「黑名單」》,做出了明確判斷:

從拜登談話和會談後美方的聲明看,美國依舊把中國鎖定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而台灣問題是美國遏制中國、打壓中國的一個最主要籌碼和槓桿,美國不會放棄,與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鬥爭依然是長期的、嚴峻的。

長期、嚴峻這2個詞,點出了關鍵。

這或許意味着,要做好持久戰的準備。以這件事來說,憑民進黨當局自己,並沒有能力在波羅的海地區實現「突破」。背後就是華盛頓在進行操作,也透出「以台制華」的陰謀。

美方沒有親自下場,而是採取了更為陰險的方式,讓代理人充當炮灰。

11月18日民進黨當局的外事部門公然宣布「駐立陶宛代表處當日正式成立並掛牌運作」。這也是民進黨當局在歐洲首個以「台灣」為名的所謂「代表處」。

巧合的是,就在11月18日同一天,對岸的割據武裝為F-16V(Block20)戰機舉行所謂的「接裝典禮」。民進黨當局頭目就三點進行吹噓:吹噓F-16V的升級與接裝代表與美國的友誼「再進展」;吹噓孤島的航太科技獲得再提升;強調所謂的「國防戰力更堅強」,能夠立即升空攔截驅離。

民進黨當局和「台獨」分子從未放棄「以武拒統」。民進黨當局頭目聲稱,F-16升級後,隱身性、遠距離偵察、視距外作戰能力都能獲得提升,無疑在想給島內的分裂勢力吃下定心丸,意在更加肆無忌憚地大搞分裂活動。

立陶宛又蠢又壞,中方將兩國關係降為代辦:從3個方面精準懲罰

而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升級之後,加上民進黨當局從美國最新購買的F-16V BLK70戰機,對岸的割據武裝很可能在將來擁有210架配備AESA主動電子掃描陣列雷達的戰機。為了利用台灣省來遏制大陸崛起,美國正在施行的是武裝「台獨」的「毒蛙策略」。這一趨向也給統一進程敲了警鐘。

從歐洲的立陶宛,再到對岸的炫耀武力,揭露的一個現實是,美國內部的「毒蛙派」占據主導地位,因此在對華策略里將兩岸問題視作主要工具。

華盛頓的精英們針對台海問題主要分成三派:

第一派人數最少、聲量最低,也最務實,主張趁着行情好,與大陸做個交易,把台灣島賣個好價錢。據說代表人物就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

第二派要求兌現對台北當局的承諾,即如果發生武力統一,美國就要出兵干涉。

第三派是主流,人數最多,主張把台灣省變成一隻「毒蛙」,阻撓兩岸統一,利用台海問題牽制大國崛起。最主要的手段就是以「切香腸」的方式來推進「台獨」,賭的就是在美國軍力占優的情況下,大陸不會採取武力。

在這種嚴峻情勢下,更是要穩住,

不能因為美國變本加厲打「台灣牌」而自亂陣腳,要相信我們的決斷和實力。

把兩國關係降為代辦,其實是從3個方面對立陶宛進行精準懲罰和回擊:

一、在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下,強硬回擊立陶宛的挑釁。

由此讓國際社會了解我方的堅定立場和態度,同時不能讓台北當局在美國支持下從歐洲打開「缺口」。

二、在避免中歐關係惡化的前提下,澆滅立陶宛的囂張氣焰。

立陶宛是歐盟成員國,美方讓立陶宛出頭,除了要打「台灣牌」之外,還包含離間與惡化中歐關係的奸計。如果中歐關係因為立陶宛而崩壞,最大獲利者就是美國。而今,歐盟方面只是口頭上表達了對立陶宛的支持,並沒有什麼行動。這證明針對立陶宛的精準打擊是符合我國利益的。

三、

採取恰當措施來懲罰立陶宛,以儆效尤。

立陶宛外長蘭茨貝爾吉斯11月19日在接受採訪時「賣慘」:妄稱「由於受到來自中方的壓力,立陶宛面臨着某些經濟和金融問題」。可見,立陶宛已經感受到壓力。可以確定的是,隨着雙方的政治交流基本停擺,雙方交流的大門也隨之關閉,投資和貿易基本泡湯。立陶宛失去的是未來的機遇。

殊不知,這也可能只是個開始而已。20世紀80年代,荷蘭批准該國公司向台北當局出售潛艇,我國立即召回了駐荷蘭的大使。1981年5月,中荷兩國關係降為代辦。直到荷蘭方面認錯並進行補救,兩國才在1984年2月1日恢復大使級外交關係。

荷蘭的痛苦,就讓現在的立陶宛慢慢體會吧,也給全世界做個不那麼光彩的「榜樣」。

而網友提供的懲罰方案包括但不限於:

1、在各種國際機構否決一切對立陶宛有利的決議;

2、「毛熊」在收到東方的天然氣預付款之後,緊貼立陶宛劃出一個實彈演習區域,往來立陶宛的商貿活動大受影響;

3、在靠近立陶宛的邊境,白俄羅斯突然「遺失」一大堆專門破壞鐵絲網的工具,湧向歐洲的難民解決痛點之後,順利湧入立陶宛……

懲罰立陶宛,宗旨就是殺雞不能用牛刀,不能因為這麼一個貨色浪費我國寶貴的外交資源。

即便強如美國,也不可能搞定世界上所有國家。對那些犄角旮旯里的蚊蠅,犯不上用大炮去轟,因為即便夷為平地也抵不上炮彈錢。

總之,就是不能被立陶宛這種鼻屎大的國家打亂全局。與立陶宛斷交容易,但現階段的當務之急是避免產生連鎖反應。要從國家利益的全盤考慮,不能意氣用事。爭取時間是正確的策略,要相信我們的決斷和實力。接下來,可以從容地收拾這種損害中華民族利益的渣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