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危險 美議員干涉俄內政,威脅2024年不下台就不承認總統身份

在眾多的歐洲國家中,俄羅斯可以說是相當悲催的一個國家。他的核心部分位於東歐,主體民族也是歐洲三大民族之一的斯拉夫人,在國際事務上也是長期以歐洲國家的身份出現,從來沒有人把俄羅斯看作是一個亞洲國家。

但這個國家從立國開始就是西歐國家眼中的「蠻子」,從來沒有得到英國、法國、德國等老歐洲的認同。蘇聯存在的那幾十年,西歐國家只能在蘇聯的鋼鐵洪流威脅下瑟瑟發抖,但現在蘇聯不復存在,俄羅斯又變成了歐美國家奚落的對象。

現在的俄羅斯無論干點什麼都會招致歐美國家各種非議,甚至連南非的土地改革,西方記者都把賬算到俄羅斯頭上。而俄羅斯的國內問題更是歐美國家關注的對象。據俄媒19日報道,美國國會議員科恩和威爾森公然插手俄內政,威脅普京,他們已經向眾議院提交決議草案,建議如果普京2024年任期結束後不下台,決定參加總統選舉,將不承認他為俄羅斯總統。

這可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目前才是2021年,美國人就開始操心起俄羅斯未來的總統大選。在2016年、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俄羅斯都被指責干涉了美國的總統選舉,但鬧騰來鬧騰去驢象兩黨誰也沒有拿出證據。但美國國會議員的這番舉動,連調查都不用調查,全世界都知道他在干涉俄羅斯選舉了。

普京危險!美議員干涉俄內政,威脅2024年不下台就不承認總統身份

目前這項決議草案尚沒有在美國國會通過,但可以想象的是,如果普京決定連任在2024年參加總統選舉,西方媒體肯定會準備成噸的黑料。黑普京,黑俄羅斯,是西方媒體和政客最喜歡的日常操作。只要俄羅斯還沒有變成他們想要的樣子,這股風氣就不會停止。

用西方某些政客自己的話來說,他們希望看到俄羅斯「二次解體」。在如今的世界大國中,有兩個國家始終讓歐美國家寢食不安,一個是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國家中國,另一個就是俄羅斯。歐洲人的反俄思想存在幾百年了,到今天當然也不會停止。

普京危險!美議員干涉俄內政,威脅2024年不下台就不承認總統身份

西方國家最喜歡看到一個什麼樣的俄羅斯?那當然是分裂的、軟弱的。如果俄羅斯分裂成幾個小國家,那對西方國家來說就再好不過了。俄羅斯占據着極大的一塊領土,有着可以與美國玩恐怖平衡的核武器,同時在全球事務上還與他們格格不入。

根據一神教的傳教本能,這樣的國家必須剷除。與此同時,如果俄羅斯滅亡,西方國家就會瞬間少一個數百年來的戰略對手。無論是他們的祖先開着帆船當海盜的那段歲月,還是現在香檳雪茄裝文明人的時代,歐洲國家的腦子裡永遠沒有和平共存這樣的字眼。

其實,歐美國家也不是沒有過機會,在蘇聯解體最初的那十年時間裡,俄羅斯一度是有完全倒向西方的可能的。俄羅斯時任總統葉利欽任命35歲的蓋達爾為俄羅斯第一副總理,完全按照美國經濟學家薩克斯的「休克療法」來處理俄羅斯的經濟問題,但最終搞垮了整個經濟體系。

也就是在這之後,俄羅斯對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幻想才徹底破滅。葉利欽退位之前指定普京為接班人,美國人失去了拉攏俄羅斯的最後機會。可以說,普京能夠在俄羅斯掌權,很大程度上還是拜美國所賜。

普京危險!美議員干涉俄內政,威脅2024年不下台就不承認總統身份

他們太過於小看一個數百年的軍事強權,用對待亞非拉小國的手法去玩弄這個蘇聯的遺產繼承人,結果是弄巧成拙,再度把俄羅斯推向了對立面。現在西方眼看普京年齡越來越大,就又動了推翻普京、不承認普京領導地位的歪心思。

雖然目前的俄羅斯沒有了往日的威風,自克里米亞事件以來飽受西方國家制裁,經濟狀況也不容樂觀,可以說是前途未卜,但無論如何,俄羅斯的事情只能由俄羅斯人民自己決定,而不是由外國決定。

俄羅斯有自己的法定選舉程序,只有本國人民才有資格評判與執行,不需要大洋彼岸的某個長舌婦去指指點點。每個國家的人民都有自己的政治智慧,他們並不需要美國來指手畫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