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他不顧外界看法,隻身一人前往中國偏遠山村,致力當地教育;

他放棄青春年華,數十年如一日,陪伴山村孩子成長;他拒絕感動中國頒獎,不想感動中國,只想中國感動他。

本期子牙童趣銘人觀察就和大家一起認識這為「怪人」,盧安克。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1968年9月,盧安克出生於德國漢堡的一個中產家庭,中學畢業後做過帆船廠工人,當過兵,之後進入漢堡美術學院讀工業設計。

來到中國

1992年夏就讀漢堡美術學院的盧安克,申請了學校與東南大學的交換留學生,來到中國,最開始在東南大學學習建築設計。

1993年2月,轉到當時的廣西農業大學,為期一年交換生生活結束後,就回到德國完成剩下的學業。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但留學時對中國的不一樣的認識,讓他產生了想留在中國生活的願望。1996年底從漢堡美術學院畢業半年後,盧安克就回到了令他魂牽夢縈的中國。

剛到中國,他就先到留學時居住過的廣西陽朔的農村待了半年。

幫助當地的農民務農,什麼農活都干,活脫脫一個本地農村青年。

他不光幫助村民們干農活,還用所學知識減輕大家的勞動負擔,看村民使用腳踩式脫粒機笨重,效率低,他就利用專業知識設計了一個新型脫粒機,大大提高了村民的生產效率。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開始山村支教生活

通過這事也讓他意識到,改變農村落後,首先要從教育開始。1997年他來到廣西東南縣廣陵屯,租了當地的空房子,讓留守兒童都來這裡學習。

他不收學費和其他雜七雜八的費用,並且承包學生的伙食,從此在這片大山里總會看到一個外國人帶著一群14~18歲的孩子,教他們說普通話,識漢字。

可最後因為他沒有辦理外國人就業證,罰款3000被迫返回德國。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1999年3月,從德國回到廣西的盧安克,再次開啟了自己的支教生活,他最開始住在農村,靠和朋友一起翻譯書籍為生,在此期間,向當地政府申請去山村支教

功夫不負有心人,1999年9月,當地教育部門聘請盧安克前往陽朔的一個鄉村中學支教,擔任英語老師

盧安克主要負責四個班級的英語教學,他教學方式獨特,與其他老師照本宣科不同,他從來不按課本內容教學,不留作業,不安排考試,通過各種各樣的活動實踐,激發同學們創造的熱情。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與此同時,盧安克吸取之前被遣回德國的經驗教訓,向廣西外經貿申請成立了一個德國教育協會在中國廣西的辦事處,雖然這辦事處只有盧安克一人,但他憑此有了在中國合法從事教育的權利。

可盧安克的教學活動進行了一個學期之後,就被學校辭退了,因為他教出來的學生沒有成績,這在中國可行不通。

校領導的回覆很直接,雖然盧安克教學十分有趣味,學生們很有興趣,很喜歡,但是我們的教育還要求成績,要求升學率,這點他沒法做到

2000年8月,盧安克把自己這些年在中國山村的教學教育經歷,整理成了一本書《與孩子的天性合作》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去板烈小學支教

2003年他繼續不要工資,走進了沒有通訊,沒有公路,距離廣陵屯還有5個小時山路的板烈小學,一人擔任幾門課程的老師

到這裡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組織同學在學校旁邊的小河上一起設計並建造水壩。他這樣做是想教會孩子們解決在實際生活中遇到的難題,他還帶領學生們勘察地形,由他哥哥贊助材料費,帶著學生們一起設計,修出了全村唯一的一條水泥路

他不給孩子們講那些難以理解的大道理,而是陪伴孩子們一起去經歷,讓孩子們自己通過這些經歷理解成長。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他認為話說過了就會忘記,更重要的是行動和經歷,哪怕當時不能理解。在孩子們成長的路上,盧安克花盡了心思,他專門寫了一個電視劇本《和平劍》。

組織同學們共同做道具,共同配樂,共同演出,山區的孩子們做夢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還能拍出電視劇,與此同時他們也深刻理解了和平,理解了愛與被愛。

經歷了這些,盧安克成了孩子們心中至親的親人、嚮往的大人、理想的榜樣。

以至於很多學生喊他老爸,他還為孩子編唱了很多歌曲,其中最中意的就是那首《留守》。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盧安克在板烈小學的這幾年,深深影響和改變了這裡的孩子,讓他們一個個從當初的無知,變成現在懂事可愛的有知識的人,知道了學習的意義,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有了自己人生和夢想

盧安克與傳統中國教育思維不同,更多的是西方的教育思想,他覺得教育就是發掘每個孩子身上的潛能,培養他們的創新能力,讓他們成長為各種各樣多姿多彩的人。

他把一切都放在了孩子身上,自己卻過得如同苦行僧一般,他不抽菸、不喝酒、不吃肉、也不要工資,靠著做翻譯得到的微薄收入和德國家人每年的500歐元補助生活,生活如此,他還總是把自己的錢捐助到學校,補貼學生。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如此下來,當時年輕力壯的小伙現在瘦骨嶙峋,穿著一件寬大的廉價球衣,和一雙已經爛了鞋底的球鞋,遊走在山區支教。

有人問他選擇這樣的人生有什麼意義?他回答說,人生有更大的樂趣。一次他乘坐拖拉機行走在山路上,不料遇到山體滑坡出了車禍,受傷嚴重,脊柱甚至被壓縮三厘米,直到三年之後才完全康復。

但他從來不喊苦不喊累,來這裡支教的年輕人有很多,可一段時間之後,大多都不辭而別,但盧安克從未退縮過。他把一切都奉獻給了這座大山裡的孩子們,他說,我不會走的,我的命就在這裡。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為山村留守兒童付出

他的事跡,吸引到了央視記者柴靜的關注。柴靜兩次專程前往深山去採訪他,第一次採訪結束後。

柴靜覺得面前這個人的故事、行為和精神世界,深深震撼了她,無形中引導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成了自己的精神導師。

第二次採訪中,盧安克說到,自己的初心是希望通過自己的行為和力量,讓大家把目光視線聚焦到山村留守兒童上來,讓大家真正認識和了解到山村留守兒童的現狀。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但是,柴靜的採訪《告別盧安克》播出後,大家更多地還是關注與盧安克的個人生活,並沒有完成盧安克的心愿。

2007年4月,他的感人事跡終於引發了人們的關注,被推選為06年感動中國人物,可當他聽到消息之後卻躲了起來,他說我不想感動中國,只能是中國感動他,他不想出名,只想做好自己的事。

但外界卻開始質疑他,說他不正常,一時間輿論壓力讓他心力憔悴,身體也越來越差。2012年以後,他多次回到德國修養,但他始終惦記著板烈小學的孩子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2014年4月他再次回到板烈小學,可這次當地卻不再歡迎他,因為這些年,由於他的存在一些媒體和狂熱的崇拜者常常在學校周圍遊蕩,嚴重影響了正常的教學和生活,對孩子們影響很大。

所以盧安克寫下了鄉村支教手冊,為了能讓更多人關注並參與,支持留守兒童的教育,也為了不讓自己的探索白白浪費。

他無奈地說作為一個外國人,我不想告訴別人該怎麼去做,也不想再干涉這裡的教育。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從此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再也沒有他的任何消息。

一個年輕人,把自己最珍貴的青春年華獻給了中國山村教育,很多人不理解,說他這是自毀前程毫無意義,可是他卻無怨無悔,面對艱難困苦,還是走完了這段路。

盧安克的行為,改變的不止是板烈小學的學生的命運,更影響了當代很多年輕人的想法與理解,吸引了更多人對於山村留守兒童的教育的關注

德國小伙在中國山區支教10年,從不要工資,6年前為何突然消失?

他可能只是一粒小小的石子,可是縱身一躍,卻激起千萬浪花。

看完了盧安克的故事,你是不是內心有了很多的想法和感悟,歡迎在評論區留言並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