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事专家推演中美对决,称中国高超音速导弹无法取胜?

最近几年来,中国海军持续下饺子,快速服役了大量战舰,其中就包括两艘航空母舰,也就是辽宁舰与山东舰,曾经弱小得只能用小炮艇、鱼雷艇去驱逐进犯之敌的中国海军如今已经成长为一支规模庞大、实力雄厚的新生力量,让美国海军也头疼不已。

关于中美海军对抗的问题,不仅中国人和美国人非常关心,就连俄罗斯人也想着出来掺和一脚,最近,俄罗斯火箭与炮兵科学院的一位院士,叫做康斯坦丁·西弗科夫,这个人就做了一个推演,模拟了一次中美航母战斗群对抗,他甚至把中国的高超音速导弹也考虑了进去,但是最后他得出结论就是中国海军无法获胜,哪怕是有高超音速导弹也一样。

按照西弗科夫的说法,他认为美国海军之所以能够取胜,关键在于美国海军掌握了一项重要优势,那就是情报信息获取能力,这使得美国海军可以抢先一步发现并跟踪中国海军航母编队,并先发制人地发起攻击,而中国海军将难以阻挡美军大量舰载战斗机编队的空袭,最终高超音速导弹都还没发射就被打得七零八落。

这位俄罗斯院士的观点,怎么说呢,说他对也算对,但是说他错也算他错。首先他对的哪里呢?他预想的这个战场实际上是太平洋中部,也就是说中国海军要迈向远洋跟美国海军来一场远洋决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海军很难得到中国本土方面的体系支持,确实是无法对抗美国海军。

可是问题在于,中国海军根本就不需要跑到远洋去跟美国海军决一死战啊,目前中国海军的主要任务,一个是在从东海到南海一带,依托本土的体系支持,摧毁主要假想敌水面舰队(日本海上自卫队、台湾地区舰队、东南亚诸国舰队等)、对台湾进行海上封锁阻止美国海军进入中国近海驰援、对台湾进行登陆作战;再一个就是在印度洋保护“一带一路”的畅通,虽然是在远洋但是主要假想敌更多的是印度海军而非美国,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中国海军根本就没必要单枪匹马跑到太平洋中部跟美国海军来一次大决战,这种行为简直就是莫名其妙送人头,所以说这个推演压根就不成立。

实际上,中美这么多年来的军事对抗,都是一种情况,从来没有变过,美国人管这个叫中国对美国的区域拒止/反介入,美国计划使用三大岛链把中国封锁起来,打压中国的发展,而中国则是要打破封锁,对美国人的干预进行“拒止”,反抗美国的”介入“。

而中美军事冲突又集中在三个地点,第一大焦点是台湾问题,也是中美两边针锋相对的最前沿,第二大焦点是钓鱼岛问题,不过虽然美国人在这方面替日本人撑腰站台,但是钓鱼岛问题更多的还是中日矛盾,美国人拿不到多少好处,只是纯恶心中国,第三大焦点就是南海问题,美国人以前是不太关注南海问题的,直到近十年来中国094战略核潜艇逐步成熟开始战备巡航,而南海的环境恰恰适合094核潜艇活动,所以美国人急了,最近几年开始大幅提高对南海问题的关注度,甚至引发了2016年南海危机。

因此,这么多年来,中国的军事建设,在对抗美国方面,一直都是依托本土体系优势,尽可能地将美国人往外赶出去,并且中国这些年来的军事建设确实是卓有成效的,连美国人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在距离中国本土1500km以内美军如果与中国发生冲突那么美国几乎是必败,由日韩-台湾-菲律宾构成了第一岛链基本上已经被美国人列入”炮灰’”弃子“的范畴,美军现在最倚重的还是第二岛链的核心节点——关岛军事基地。也就是说,一旦中美开战,在美国人眼里,不仅台湾是需要牺牲的,就连日本都是可以牺牲的。

而随着中国军事实力的进一步增长,中国也势必会进一步地拓展这个区域拒止/反介入空间,也就是会把美国人进一步往外赶,直到最后把美国人赶出西太平洋为止。但是这些都是未来的事了,至少就目前而言,不是我军该考虑的问题,有多大锅煮多少饭,中国海军目前而言根本就没有必要像这位西弗科夫院士推演的那样要抛弃本土的体系支持跑去远洋无脑送人头,这种推演从一开始的设定就是不合理的。

至于这位俄罗斯工程院院士为什么能做出如此不合理的推演,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大家都知道自从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军事实力陷入了不可逆的持续衰退中,尤其是苏联当年倾尽全力打造的那一套反航母体系更是土崩瓦解,4艘基辅级载机巡洋舰快速退役,4艘基洛夫级核动力巡洋舰中的3艘被退役(不过三号舰纳西莫夫号近些年来又计划改造复活),大量的卡拉级巡洋舰、现代级驱逐舰、各型核潜艇和图-22M轰炸机均被废弃。

并且随着军事科学技术的飞速进步,尤其是宙斯盾系统的成熟与大量普及,曾经冷战期间苏联倚重的那些反航母导弹(譬如基洛夫级核动力巡洋舰与奥斯卡级核潜艇装备的花岗岩反舰导弹)放到2021年早已是威风不再,难以刺穿宙斯盾系统的防御网,而寄予厚望的锆石高超音速导弹公开试射了好几次了结果到现在居然连一个清晰的照片都没有,跟中国公开把东风-17放到大阅兵上让全世界看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今的俄罗斯在对抗美国航母战斗群这方面确实是远不如中国了,这可不是我们作为中国人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而是美国人都这么认为的,美国人认为如果在距离中国本土1500km以内发生冲突那么美军必败,这片区域就是美军认为的必败禁区,而同样的美军自然也给俄罗斯划定了一片必败禁区,但是这个禁区连1000km都不到,在美国人的心里已经给中国和俄罗斯的区域举止/反介入能力划定了高低了,俄罗斯人看到自己还不如当年跟在苏联屁股后面的小弟,自然是心里不舒服了,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人说出点什么话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众所周知,美国是最早提出高超音速这一概念的国家,而且也是第一个开始研究开发的。当前,各国关于高超音速飞行器主要有以下三种类型,其一是高超音速导弹,其二是高超音速飞机,其三则是空天飞机,虽说美军在上世纪就开发出了,乘波体飞行器X-51,也就是现在高超音速导弹的原型,除此之外,他们还研究出了X-41,以及X-31,也就是说,美军在三种类型的高超音速飞行器上均有涉猎。美最高将领再谈中国“高超音速武器”,悲观感慨:这招美国防不住

然而,最终这几个项目,都因为资金不足或者技术问题而失败了,这就导致了,美军在高超音速这一领域,落后于中国和俄罗斯。当前,中俄两国都有自己的高超音速导弹,并在服役中,而美国的高超音速导弹还在不断试验中。为此,美国现在动不动就要炒作中俄,在这一领域上的威胁,尤其是中国的“高超音速武器”,而且美军最高将领现在还试图,将这一论调带进美国的校园里面。

在上周五,美军最高将领马克·米利前往杜克大学演讲,期间,他悲观感慨,表示尽管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但五角大楼必须改变作战方式,如果不加快变革步伐,那美国将彻底失去军事优势,就目前而言,中国若用高超音速导弹这类武器发起攻击的话,那美国没法防御,这招现在的美国防不住。

 

美最高将领再谈中国“高超音速武器”,悲观感慨:这招美国防不住
分析认为,此次美最高将领再谈中国“高超音速武器”,除了继续炒作“中国威胁”说以外,还希望就此来团结西方日益分裂的“小圈子”。近几年,美国的衰落已是肉眼可见,在许多问题上,美国的盟友现在甚至敢公开给美国上眼药,就比方说德国。尽管美国一再制裁德国与俄罗斯的天然气项目,可德国依然不为所动。于是乎,为了让盟友回到美国的身边,使霸权主义依然能够继续在全球作威作福。

 

美国现在就必须要重新树立一个新“靶标”。以前的苏联,后来的俄罗斯,到现在的中国。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的话,中国的军事开支近年来一直处于低于全球平均水平,但是西方媒体仍然在叫嚣“中国威胁”。每一次中国技术的突破,西方媒体就必然与军事挂钩。很显然,西方那些被资本控制的媒体,正在人为地制造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的对立。

而中国所拥有的高超音速武器,就成了美国高官攻击的目标,即便是中方作出说明,西方媒体和美国政客们也是不肯罢休的,他们这么做的核心,就是想让中国形成一副穷兵黩武的形象,试想一下,中国有当前美军所防御不了的武器,难道美军就没有吗,马克·米利之所以在媒体面前,这么的悲观,无非是想要渲染中国威胁的同时,达到西方内部的团结

美方声称中国在今年八月份测试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式轨道轰炸武器系统,由一枚长征2号运载火箭搭载的高超音速弹头,环绕地球轨道飞行后再次进入大气层,以高超音速滑翔弹道打击目标。其主要用途是搭载核弹头从美国反导系统没有覆盖的方向攻击。例如跨过南极,从南美洲方向打击美国本土。

英国《金融时报》16日也以独家报道的形式,报道中国在8月试射的一枚可携带核弹头的高超音速武器不但具备环绕地球飞行的能力,还可以重返大气层后凭借极高速度突破反导系统的拦截,攻击地面目标。美英方面都不约而同地使用了“大吃一惊”和“极为震惊”的词语。美军甚至评价:“我不知道中国人是怎么做到的”。“此次试验表明,中国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取得了惊人进展,中国的高超音速技术远比美国认识到的先进。

这就是中国的新一代“轨道轰炸+滑翔弹头系统”,能让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变成聋哑人的耳朵。《金融时报》认为,这种高超音速飞行器可能是由长二丙火箭送入轨道的,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公布了长二丙火箭第77次和第79次发射,但空缺了第78次发射的信息,因此报道认为,第78次“秘密发射”的任务就是试验上述高超音速导弹。

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警告说,从理论上,中国的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可以走南极弹道,这将对美国军方构成重大挑战。

因为美军现有的导弹防御系统的预警雷达多半部署在靠近北极的阿拉斯加基地和美国北部,主要用于防御走北极弹道的洲际导弹,而在南半球和南极方向缺乏预警,因此这种武器可以进一步压缩美军的预警时间。

除非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将美国本土全部覆盖,不然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就存在很大的拦截漏洞,这对于美国人的威慑力度是很大的。

美方认为中国在轨道轰炸器领域的进度远比美国超前。冷战时期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曾试图研制轨道轰炸器,但相比普通弹道导弹的技术难度太大,因此没有获得进一步发展。而且当时美苏都认为这种轨道武器对于战略平衡的影响极大,容易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因此在《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中禁止发展轨道轰炸技术。

由于中国没有签署《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而且中国发展的并不是纯粹的轨道轰炸技术,而是一种混合型的高超音速的导弹技术,这些技术也目前美国和俄罗斯正在研制的,因此两个月前的那次长征2号运载火箭搭载高超音速弹头的发射,对美国和欧洲的刺激相当大。

轨道轰炸机是天基航天器的一种,是在空间轨道运行、装有较大当量核弹、需要时即可按指令重返大气层选择某一地面目标对其实施核突击的先进武器。这种航天进攻武器,主要有部分轨道轰炸系统(FOBS)、多轨道轰炸系统(MOBS)和轨道轰炸系统(OBS),其中部分轨道轰炸机系统已经在冷战时期进行过试验。

 

 

 

中国这一新式轨道轰炸武器,实际上是将苏联时期提出来而又因技术困难未能完成的FOBS“部分轨道轰炸系统”在21世纪实现了。

苏联在冷战时期曾经研制过R-36重型洲际导弹改装而来的“部分轨道轰炸系统”,弹道发射后先向南飞行,进入地球轨道,绕过南极上空,从缺乏预警系统的南半球打击美国本土。但后来这种导弹在《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以后被销毁了。

在冷战时期,中国对全球打击武器也有涉猎,这就是东风-6号环球导弹。据资料显示,1970年中国开始研制东风-6号导弹,当时被称为“环球火箭工程”,为三级火箭的动力装置。东风-6号是一种FOBS导弹系统,又被称为“部分轨道轰炸器”,就是射程极大,可以在轨道中长时间待机的太空核武器系统。

东风6号的射程高达4万公里,可以绕飞地球一圈,发射后,火箭先向南飞行,通过一、二级火箭到达轨道高点,进入地球轨道,然后跨越南极点,再向北飞行,可攻击美国中部地区和莫斯科地区。当然,东风-6号最后下马了。

与苏联式的纯轨道轰炸概念相比,与传统弹道导弹相比,中国的这次发射明显还结合了FOBS“部分轨道轰炸”+高超音速以及动力滑翔技术,可以进行非常长的末端机动飞行,然后以特定飞行路径和任意位置再入大气层,以非常高的速度到达目标。

新式轨道轰炸,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提出过桑格尔弹道,后来在美国进行研究的中国科学家钱学森也提出了一种更革新的弹道设想。钱学森提出了一种火箭式滑翔的高空飞行器,先用火箭发动机将弹头推送进入太空,轨道高度为300多公里,进行一部分轨道飞行,然后再掉头向下俯冲,进入大气层100公里“卡门线”附近,利用弹头乘波体进入滑翔状态前进,这样的飞行可以在消耗很少燃料的情况下,能从美国纽约一直打到欧洲巴黎,甚至可以环球打击。

目前,我国研制的弹道导弹和超高音速武器系统所采用的近似滑翔,双椎体机动,水漂式机动,乘波体的机动等等,这些都有要“钱学森-桑格尔弹道”的影子,也更复杂得多,是对二位前辈的理论的大发展。

中国在近些年战略性打击武器领域的大发展,衍生了多种特殊带有动力学特性或者说在高超音速方面有明显优势的各种高超音速武器。例如阅兵上出现的带有乘波体特性的DF-17、具备超音速飞行能力的DF-100、还有各种“过于先进不便展示”的奇奇怪怪的轨道武器,我们这这一领域的发展,已经把美国和俄罗斯远远地甩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