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俄鬥士要倒下?澤連斯基風頭被對手扭轉 烏克蘭面臨改朝換代

「喜劇總統」澤連斯基一直是堅定的「反俄」鬥士,但最近一段時間,他卻失去了人民的支持,風頭被對手扭轉,烏克蘭政壇,或要改朝換代。

數據顯示,9月中旬澤連斯基獲得了33%的支持率,到了10月,其支持率已經下降到了25以下。其所在的人民公僕黨也失去了2019年確立的優勢,只獲得了13.7%的認可。波羅申科所在的歐洲團結黨獲得了13.9%的支持率,季莫申科所在的烏克蘭祖國得以12%的支持率,排名第三。

9月到10月初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讓澤連斯基的支持率大幅度下降呢?英國《衛報》10月4日報道,稱澤連斯基走馬上任之前,申報了自己的財產,包括動產、不動產和三家離岸公司,但沒有完全公開自己的所有資產,其中包括Maltex Multicapital Corp公司25%的股權,他把這25%股份轉交給了自己的好朋友謝爾蓋·舍菲爾,謝爾蓋現在又是第一總統助理。

這樣的報道,無疑會給澤連斯基及其團隊的形象造成打擊,加上俄羅斯的北溪二號項目即將投入使用,烏克蘭將因此失去每年數十億美元的過境費用,民眾會因此憤怒,認為澤連斯基沒有帶領烏克蘭人民過上好日子,不再像以前那樣,給予其堅定的支持。

澤連斯基曾在一部劇中,扮演了一位貧困的教師,這位教師發表了一場反對腐敗的演說,瘋狂地在烏克蘭社交媒體上傳播,劇集猶如一面鏡子,照出了烏克蘭政治社會,讓烏克蘭群眾從中獲得了共鳴,有了發現自己影子的感覺。澤連斯基在劇中表現得嫉惡如仇、大義凜然、無所畏懼,最終在和權貴與腐敗的戰鬥中,獲得了勝利,因此成為了烏克蘭人民心中的偶像和英雄。

一個沒有執政經驗的人成為總統後,數千萬的烏克蘭選民一度非常興奮,以為這是烏克蘭民主的勝利,幻想着烏克蘭會像劇中那樣,帶領人民解決烏克蘭社會存在的種種問題。但實際上,烏克蘭現在面臨的國際形勢並不利,讓一個新人和執掌俄羅斯20多年的普京去對抗,難度實在是太大了。

2019年12月,澤連斯基曾和普京會晤,就停火問題達成了協議,讓烏克蘭和俄羅斯的關係有了初步的緩和。但會晤之後,烏克蘭國內對澤連斯基的批評聲四起,認為他不應該相信普京,覺得澤連斯基在談判中讓步過多,損害了烏克蘭的國家利益。

反俄鬥士要倒下?澤連斯基風頭被對手扭轉,烏克蘭面臨改朝換代

澤連斯基面臨的國內形勢也不是很樂觀,其所在的人民公僕黨創立時間實在是太短了,缺乏政治基礎,在2019年的議會選舉中,儘管該黨派民調數據遙遙領先,但一個議會席位都沒有獲得。澤連斯基的對手波羅申科、季莫申科所在的黨派,卻與之相反,有着深厚的政治根基。

在這樣的背景下,兩派勢力會單獨或者聯合利用議會優勢,給澤連斯基出難題,澤連斯基要麼什麼都不做,無為而治,要麼只能迎合遷就他們,但不管怎麼選擇,都會得罪相當多的選民。

推進政治社會改革,消除國內存在的貪污腐敗問題,是烏克蘭人民的心愿,也是澤連斯基競選時給出的承諾。但如同商鞅改革觸及了老士族利益,頻頻受阻一樣,想要動烏克蘭各派勢力的奶酪,也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改革過於冒進,會讓澤連斯基面臨危險,如果變革缺乏動力,選民又會批評他,一個沒有經驗的人,去處理如同外科手術一般的改革問題,難度可想而知。

反俄鬥士要倒下?澤連斯基風頭被對手扭轉,烏克蘭面臨改朝換代

如此一來,澤連斯基的支持率下降,其實是板上釘釘的,離岸公司的醜聞,只不過是一劑催化劑,加快了這個進程而已。但換個角度來看,現在烏克蘭國內矛盾頗多,季莫申科、波羅申科等人也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醜聞,哪怕是換個人當總統,烏克蘭的情況,也不一定會變得比現在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