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又在痴心妄想,组建亚洲版北约注定失败,美日印澳合力有限

9月25日,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专家涅日丹诺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与会者将鼓吹“中国威胁论”,以将其用于政治目的。

而此前,俄国家安全秘书委员会秘书则认为QUAD正成为“亚洲版北约的雏形”。报道称,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QUAD)”在华盛顿举行首次面对面峰会,拜登政府曾在半年时间内,先后张罗四国领导人举行了首次视频峰会和首次面对面会晤,这被国际媒体普遍解读为美国急于推进印太战略以遏制中国。

拜登又在痴心妄想,组建亚洲版北约注定失败,美日印澳合力有限

毋庸置疑,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已经引发了世界极大关注,尤其是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首次集聚华盛顿,如果说此前没有在一些问题上达成意向,这绝不是可能。那么此次美日印澳领导人峰会的主题就很关键,从目前的信息来看,主要内容正如媒体所言,针对中国建立以美国为首的反华联盟。也正因为如此,俄罗斯国家安全秘书才会直言,美日印澳这是在建立亚洲版北约。但是,这也就是美日印澳的一个美好愿景罢了,真要建立亚洲版北约困难重重。

拜登又在痴心妄想,组建亚洲版北约注定失败,美日印澳合力有限

首先,北约的种种内讧,正在用实际来证明,它正在慢慢瓦解,亚洲版北约建立可谓生不逢时。近年来,北约分裂越发严重,很多北约内部问题不断暴露,盟友之间的不和更是越来越多,特别是美国更是遭到了很多盟友的反对,这让美欧关系非常冷淡。一方面,美国只顾个人利益,不顾盟友感受,引发盟友极大反感,华盛顿霸权更是用到盟友身上,让盟友极其愤怒。如,美国强压盟友提高军费,增加军费分担,胁迫盟友参加军事行动,等等,这也导致从特朗普政府到如今的拜登政府的北约峰会,更多的是争吵,而不是谈合作。另一方面,欧盟一体化遭遇巨大困难,而美国则是最大拦路虎,这也让欧盟对美国越发不感冒,导致北约遭遇严重考验。为此,德法等高喊不做美国附庸,更是呼吁各国不能被美国牵着鼻子走。结合此前欧盟主席容克所言,美国才是欧盟最大挑战,可见北约已经走向分裂,而美国想要建立亚洲版北约,俨然很不是时候。

拜登又在痴心妄想,组建亚洲版北约注定失败,美日印澳合力有限

其次,亚洲北约早就有过提议,但是迟迟没有建成,这说明亚洲版北约根本没有强大的基础。早在美苏冷战时期,美国政府官员就曾提到过建立亚洲版北约,但是因为亚洲各国与美国之间存在很多矛盾,也没有美欧那种共同文化,加上还有苏联在其中,这也导致亚洲版北约并未建立起来。如今,亚洲发展世界瞩目,甚至美欧都预言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而亚洲的中心是中国,而中美之间又存在巨大竞争与对抗,因此从长远来看,以反华为主旨的亚洲版北约不会存在。而从近期亚洲格局来看,美国在亚洲无法统一思想,美国在亚洲有很多敌人,亚洲版北约要克服很多问题,可以说亚洲版北约基础依然欠缺。

拜登又在痴心妄想,组建亚洲版北约注定失败,美日印澳合力有限

最后,美日印澳四国之间就有问题,美国想要驾驭本身就很困难,这也导致美日印澳合力不强。一是美日、美澳之间因为军费分担问题出现很多矛盾,尤其是日本与美国更有着很多历史问题,这也导致美日、美澳之间肯定会有很多间隙。二是美印之间也存在很多问题,美国反对任何地区强国已经不是秘密,印度号称南亚霸主,在冷战前一直跟苏联关系紧密,如今也跟俄罗斯打的火热,美印合作能走多远也是一个问题。三是美日印澳在亚太各有打算,目标并非铁板一块,美国想要其他国家帮助遏制中国,其他国家也想靠美国牵制中国,而一旦真的发生冲突或者选择,谁也不会愿意当炮灰,这也会导致美日印澳合作大打折扣。

拜登又在痴心妄想,组建亚洲版北约注定失败,美日印澳合力有限

总之,美日印澳建立反华联盟绝不会实现,甚至只会引发中国的更多不满和反击。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任何地区合作机制都应顺应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有助于增进地区国家间互信与合作,不应针对第三方或损害第三方利益,搞封闭、排他、针对他国的“小圈子”违背时代潮流,与地区国家的愿望背道而驰,不得人心,也没有出路。在这里也奉劝一些国家,应摒弃过时的零和博弈思维和狭隘的地缘政治观念,正确看待中国发展,多做有利于促进地区国家团结与合作的事情,而不是给世界添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