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中歐是「制度性對手」 搞基建對標中國?歐盟不當牆頭草了麼

最近一段時間,中國和歐盟之間的隔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越變越大。而在與中國「交惡」的同時,他們愈發地往美國那邊靠攏,與美國的關係越來越好。

今年7月,歐盟推出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試圖連接歐洲與世界的全球基礎設施計劃。這份戰略計劃中並未提及中國,但參與起草計劃的歐盟外交官說,其中「寫滿了中國」。

時隔兩個多月,當地時間9月15日,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在年度咨文中給這項計劃起了個名字——「全球門戶」,稱歐盟希望藉此與世界各國建立「全球門戶夥伴關係」。 有美媒評價稱,歐盟的「全球門戶」計劃將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展開競爭。

另外,馮德萊恩還宣布,歐盟將在明年2月的地區峰會上與非洲國家就此計劃展開討論。

其實,想要複製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並沒那麼簡單,美國早就蠢蠢欲動了。

早在今年3月,拜登在與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通電話時建議,西方國家應制訂一項基礎設施計劃,以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隨後拜登還公布了一項資金規模達數萬億美元的美國基礎設施升級計劃。

這是想走中國的路,讓中國無路可走?

但拜登政府似乎並不清楚,走中國路要具備兩個功能:市場經濟和舉國體制。「一帶一路」既可和美國競爭海路聯繫,又可建立新的陸路聯繫。新的陸路聯繫比海路聯繫快,算上時間優勢,聯繫成本也不見得比海路聯繫高。

主題一明確,強大的國家資本在前開路,民營資本隨後跟上。路孚特公司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年中,「一帶一路」倡議相關項目數量超過2600個,金額超過3.7萬億美元。

這種操作美國和其盟友能做到嗎?拜登要盟友們一起,向世界上有需要的地方投資搞基建,需要是什麼?有沒有利潤?有利潤私人資本早去了,如果只是國家長遠藍圖,私人資本沒興趣,國家投入又能不能通過?國家資本開疆拓土,民營資本精耕細作,美國和美國的盟友都沒有這樣的操作條件。

由此可見,歐盟一頓折騰很可能是做無用功。

自中國將「一帶一路」倡議付諸實施以來,一些歐美政客和所謂專家學者抄起顯微鏡檢視起這些海外項目,並使出「捕風捉影」、「混淆視聽」、「牽強附會」等招數,其中「質量低劣」、「環境災難」、「債務陷阱」之類陳詞濫調成為西方攻擊「一帶一路」倡議的慣常話術,張口就來。

稱中歐是「制度性對手」、搞基建對標中國?歐盟不當牆頭草了麼

事實永遠勝於雄辯。在歐洲,中國的承包商和建設者們一步一個腳印,正在用行動反駁這些雜音和偏見。

另外,就在15日,歐洲議會表決通過《新歐中戰略報告》。報告稱中國是歐盟的合作和談判夥伴,但正日益成為歐盟的經濟競爭者和制度性對手,呼籲歐盟制定更加自信、全面、一致的對華戰略,塑造符合自身價值觀的對華關係。

實際上,歐盟不過是又在搞意識形態對抗那套,咱們見怪不怪了,無非就是想向美國獻媚。

在中美之間,歐盟往往呈現出反覆無常的狀態,但這也恰恰證實了其尷尬境地。如果歐洲國家決心將歐盟利益放在首位,那就應該看清形勢,和中國合作,中國現在是歐盟最大的貿易夥伴,又是抗疫最成功的大國。歐洲想要扛過疫情,想要復興經濟,靠美國是靠不住的,只有和中國合作。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歐班列已經連續16個月保持千列以上,充分彰顯了這條供應鏈的「韌性」。

稱中歐是「制度性對手」、搞基建對標中國?歐盟不當牆頭草了麼

截至目前,中歐班列已經鋪畫運行線73條,通達歐洲23個國家的174個城市,物流配送網絡覆蓋歐亞大陸全境,沿線國家紛紛參與合作,分享這列中國快車帶來的紅利。

雖然嘴上說着狠話,但歐盟這「身體卻很誠實」啊!

實際上,歐洲與美國之間也不是完全鐵板一塊,歐洲本身也有自己的戰略利益,特別是在中歐利益深度交織的情況下,歐洲也並不願意為了配合美國而令自身利益受損。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等在內的歐洲國家領導人,就多次強調中歐合作的重要性。

中歐之間並沒有重大利害衝突或地緣政治矛盾,歐洲更沒有必要隨美國起舞。如果徹底倒向美國,最後的下場可以參考一下澳大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