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澳的“報應”來了?兩國內部相繼亂了,國會山門口又有人抗議

这两天美澳两国相继进入了混乱状态,民众示威抗议游行蔓延在澳大利亚多地和美国国会。这似乎真的是印证了那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美澳的“报应”来了?两国内部相继乱了,国会山门口又有人抗议

我们先来看一下澳大利亚地抗议过程有多激烈,据外媒报道,澳大利亚多地举行未经批准地反防疫封锁集会,并爆发激烈地警民冲突。

这场冲突的激烈程度远超人们想象,在悉尼和墨尔本举行的集会中,大约有700民众聚集。当地警方出动2000多名警察,防止人群进行大规模集会。据悉,在警察执勤过程中有人朝警察投掷瓶子、石头和其他物体。在此次冲突中,已经有10名警察受伤,其中6人因伤势严重而被送往医院救治,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骨折。

当地警方表示,这群人似乎不是为了“自由”,而是故意与警察发生“冲突”。

自今年6月以来,澳大利亚就重新陷入了疫情的新一轮反弹,很多重点城市都成为重点封锁城市。当地民众不满这种严格的封锁状态,偶尔也会爆发零星抗议,可像这种大规模的群体冲突还是这轮疫情中首次。

前段时间,澳大利亚莫里森被爆料在父亲节“违返”禁令与家人团聚,澳方相关部门还站出来解释说考虑到莫里森的“工作特殊性”,可以获得特批。当时澳网友怒批莫里森“双标”,没有起到很好的带头作用。

美澳的“报应”来了?两国内部相继乱了,国会山门口又有人抗议

在很多西方国家,都因为抗疫封锁过于“严格”,而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抗议活动。这种大规模的聚集性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又不断增加疫情传播的风险,长此以往就变成了恶性循环。

造成这种混乱的局面,还是西方国家的社会制度并不适合疫情时代应有的秩序。民众对于自由的“无条件追求”,生活基础服务的落后和政府缺乏灵活应变的调运能力,都是西方国家抗疫过程艰难的主要原因。

这边澳大利亚陷入乱局,另一边的美国也不太平。

据美联社当地时间9月18日报道,数百名示威者在美国国会大厦西侧举行名为“为1月6日伸张正义”的抗议活动。

顾名思义,1月6日在国会山发生的暴乱余波仍在。这些人主要抗议现在美国高层对那次行动的清算,法院的一次次判决都好像给那场动乱定一个“扰乱国家秩序”的性质。

其实1月6日那场动乱,不正是佩洛西口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吗?参与那场动乱的人们也是这么想的,他们质疑拜登在大选中存在舞弊结果的行为,认为是美国高层对特朗普的“抛弃”。

美澳的“报应”来了?两国内部相继乱了,国会山门口又有人抗议

现在参与这场抗议的群体和美国高层所争议的一个点,在于这场活动是否是具有合法性的。冲撞国会山的人认为,我们是听从前任总统特朗普的“号召”,才选择“进京勤王”的。这是追求“自由、民主”的行为,这是捍卫自己的政治权利。

美国高层则认为,国会山被冲撞这一行为,严重损害了美国“民主”制度的根基。他们完全是打着“自由、民主”的口号,在国会山进行一系列犯罪行为,这是不可容忍的。

这恰恰就是美国社会分裂的重点体现,可以看到在1月6日参与国会山动乱的人群,大多都是白人群体。一向被美国社会打上“罪恶根源”标签的非裔却没见几个,这难道不是很说明问题吗?

特朗普的支持者大多都是常年生活在美国社会底层的白人男性,他们既没有种族优势,又没有性别优势。在过度追求“政治正确”的美国社会中,他们一直是最“正常”的群体,这也决定了他们在很多方面都处于劣势。这次怒砸国会山,从某种程度而言也体现出这类群体的愤怒。

美国的骚乱仍在持续,这不仅仅是一个政治问题,更多的是多种族的结构性问题、是国际体制的问题。

美澳的“报应”来了?两国内部相继乱了,国会山门口又有人抗议

值得一提的是,美澳前脚刚坑了法国,后脚自家内部就乱成这样,还真的是一种“报应”。所以说,即便是在利益优先的国际社会中,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也应该遭到谴责,不然谁都不清楚,自己会在哪一天遭到“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