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仁我不義 法國或退出北約

關於美、英、澳三國達成的《AUKUS》防務合作框架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就是這件事情可以說是完美地復刻了歐洲文藝復興之後,威斯特伐利亞體系時代直到19世紀的「密室外交」,也就是除了這三個國家以外,在最後他們公開這件事情之前,自家的盟友一點風聲都不知道。

比如說新西蘭方面表示自己是和媒體同一時間收到消息的,這還是五眼聯盟的成員國;而至於一些地位更加遠離核心的盟友,他們的利益就沒人在乎了,比如說法國,這次美英澳三邊達成共識,宣告着法國與澳大利亞699億美元的大單告吹,說白了就是澳大利亞翹了與法國的合同然後轉投英、美懷抱;原本法、澳之間達成的合同是法國負責研製,並協助澳大利亞建造12艘「短鰭梭魚」級常規潛艇,然後澳大利亞可能會以此為基礎發展自己的核潛艇。

這個合同於2016年簽訂,準備在澳大利亞開工建設生產線,原本計劃是2022年完成建設,並在2030年交付第一艘「短鰭梭魚」級,然後2054年項目結束;但後來西太局勢風雲突變,澳大利亞等不到2054年,而且也等不到在那之後才發展核潛艇,他們準備一步到位。

正好英國和美國也都很缺錢,並且願意一步到位給澳大利亞搞核潛艇,於是三方一拍即合併且背刺了法國一刀。對於此事,俄羅斯媒體「今日俄羅斯(RT)」刊登了一篇專欄文章,建議法國採取最嚴厲的報復手段,包括效仿戴高樂總統的做法退出美國主導的北約組織。

輪到馬克龍退群了?美國背刺法國,法外長放狠話,暗示或退出北約

不得不說這個建議非常的中肯,俄羅斯人再次表現出了他們高超的語言能力!現在法國方面已經宣布召回了駐澳大利亞與駐美國的大使,接下來如果說事態繼續朝着對他們不利的方向發展,我相信他們一定會有所反應。

其實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基本已成定局,法國無論如何搶不回這筆訂單,一方面美、澳同盟已經堅不可摧,澳大利亞已經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們對美國的忠誠,在政治上堅定地跟隨美國,而在經濟上將各種利益讓給美國;澳大利亞沒有任何動機反悔,而美國也不可能說把這筆699億美元的天價大單讓給法國,這就不是美國人的作風。

輪到馬克龍退群了?美國背刺法國,法外長放狠話,暗示或退出北約

更何況,為了搶這筆生意,美國可是冒着無視《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風險,一步到位直接給澳大利亞搞核潛艇的!那麼法國能做什麼呢?召回駐美、澳兩國的大使改變不了什麼,這次這個虧他們只能認了,打碎了牙也得咽進肚子裡去,之後再吸取教訓想辦法挽回損失。

有意思的是,俄羅斯人建議法國退出北約之後,法國人似乎也意識到了現在報復美國只有退群一條路;9月17日曾兩度競選過總統的法國國民議會議員 梅朗雄刊文,呼籲法國停止與中國「軍備競賽」並退出北約;9月18日法國外長勒德里昂再放狠話,稱美國「背後捅刀子」和澳大利亞背信棄義的行為,將使法國重新衡量北約新戰略概念的準確性;也就是說勒德里昂言外之意,即暗示法國不排除有退出北約的可能,因為北約的新戰略正確與否還有待商榷。

說白了就是,歷經此次事件法國認識到了他們與美國在國家利益上越來越大的分歧,拜登上台半年多了,現在也沒有取消對歐盟的鋼鋁稅,諸如此類很多事實都說明了這一點;法國與美國的盟友關係本身就是非常淡薄的,缺乏具體的利益支撐,澳大利亞現在可是在朝着「美國親兒子」這個地位前進!

那麼法國如果想要維持自己作為一個「大國」的顏面,既然無法阻止美澳勾連,那麼就只能在他們能力範圍內為美國最大程度的製造麻煩了,也就是退出北約。當然退出北約對法國有很多好處,一來歐洲的一點熱點事務他們可以不用再管了,比如說烏克蘭問題,他們本來就無意支持烏克蘭與俄羅斯對抗,退出北約之後可以名正言順的拒絕在烏克蘭問題上的任何義務與責任;而與此同時他們也可以抽身出來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也就是組建新的「歐洲軍」,自己帶頭當大哥。

輪到馬克龍退群了?美國背刺法國,法外長放狠話,暗示或退出北約

這對於美國主導的跨大西洋體系一定能帶來非常嚴重的打擊;但反過來講,拜登政府現在可能也顧不得這些問題了,與盟國的關係已經不可避免地滑向了分道揚鑣這個方向,相比起繼續維護名存實亡,實際上不可能在對華遏制戰略中發揮多少作用的美歐同盟,把精力放在新的、可靠的盟友身上,這是更加具有現實意義的行動。

某種程度上來講,在這一刻拜登終於變成了一個和特朗普一樣的領導人,為了本國的利益去傷害盟國,但他們是否意識到了自己的所作所為的後果我們不得而知,畢竟現在他們很缺錢,很缺資本,什麼都缺的情況下只能狼吞虎咽,也顧不得到底吃下了誰的晚餐,但我相信這件事情足夠讓拜登上台前半年的一切外交努力付諸東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