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失敗:不止美軍 華爾街也繞開白宮與中國溝通

前幾天,美軍最高軍職指揮官、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兩次私下聯繫中方官員,尋求降低兩國緊張關係的事件,在華盛頓掀起了一陣喧譁;就在共和黨和保守派人士圍攻米利的時候,又傳來美國有人繞開華盛頓直接找中國人談事情——不過這次,那些保守派人士似乎不願意過多糾結這件事。

據美國彭博社9月17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話稱: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當天與華爾街高管舉行了一次高級別的線上會議。報道稱,中方參會機構包括中國人民銀行、證監會、銀監會;而華爾街參會公司包括高盛、城堡投資、黑石等巨頭,雙方同意繼續進行雙邊對話,還討論了制定「一致規則」的重要性。

報道還提到,這種機制始於2018年,當時在中美關係日趨緊張的情況下成立了這個中美金融圓桌會議,後來在白宮的干涉下一度中斷,但這次會議意味着這種機制已經恢復。

雖然這類會議不是新鮮事,但是中國與美國的「實權部門」華爾街繞開了華盛頓直接溝通,實際上就是白宮和拜登的失敗。中美金融圓桌會議成立的背景也是華盛頓中斷與北京的聯繫,因此華爾街重新撿起這個機制,也證明了他們對華盛頓的失望;而對於中國來說,其實就是繞開小鬼直接找閻王談,不管討論的結果如何,外界現在都明白了,美國國內對華態度其實根本不是鐵板一塊,華爾街與華盛頓存在嚴重的分歧。

這種分歧其實不止體現在美國國內,還體現在美國與盟友、以及美國盟友之間。美國拉上英國和澳大利亞搞了一個「AUKUS」,結果法國原地爆炸,因為900億澳元的「熟鴨子」飛了,不僅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外長勒德里昂站出來罵,還取消了紀念美國獨立戰爭的活動,甚至連駐美、駐澳大利亞大使都被召了回去,還有法國議員要求政府退出北約,理由是「不能追隨美國的印太戰略,中國不是威脅」。

另一個顯著的分歧就關於中國申請加入CPTPP這件事上。當中國提出申請後,日本和澳大利亞立刻提出了反對,甚至提出了條件,比如澳大利亞就要求中國立刻恢復戰略經濟對話。但是並非所有成員國都反對,新西蘭和新加坡在第一時間就表示了贊成和歡迎,而且其他國家也很樂見中國的加入,畢竟美國退出後,CPTPP實際上就是半死不活的吊着,中國的加入卻可以讓它起死回生。

不管日澳什麼態度,中國申請加入CPTPP,表現出願意加強印太地區國家經貿合作的意願和姿態,並且與美國形成了鮮明對比。《南華早報》認為,中國此舉直接戳中了美國的「阿克琉斯之踵」,因為bao露出美國缺乏印太貿易戰略的軟肋。

幾年前,白宮連哄帶騙、連拉帶拽,迫使或引誘一些美國企業將產業鏈轉移出中國,這也是美國的遏制計劃之一;但是現在疫情之下,市場還是認可了中國的基礎設施優勢,不少美國企業又選擇重新回到中國。美國石英財經網9月16日就報道了這些美國企業的選擇,折騰了一圈後還是發現中國好,這些事例都揭示出華盛頓的對華策略已經輸得一塌糊塗。

從特朗普到拜登,美國都一直試圖構築針對中國的遏制圈,不僅是軍事遏制,還想阻止中國經濟的崛起。然而顯示是美國內部人心不齊、美國與盟友人心不齊、盟友與盟友之間也人心不齊,更重要的是,美國的行為完全違背了市場規律,這樣的圍堵就絕不可能成功。

特朗普已經碰得頭破血流了,現在拜登又要重走這條死巷子,等待他的只會是繼續撞南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