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圍中核心同盟建立,伊朗加入上合組織,中美戰略爭鋒誰能勝?

中國有句古話,「朋友有遠近,情義有厚薄」。

一直傳說的美國要打造的亞洲版「小北約」主角發生變化了,緊跟美國主子的日印似乎有些失落。

近年來,美國要在亞洲建立「小北約」的輿論從未平息過,當然這一說法並非空穴來風。在印太地區,美國為對付中國,今拉日本明拽印度的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一直傳說的亞洲「小北約」即美日澳印似乎已是板上釘釘,水到渠成。美澳日印「2+2」四方安全機制,更是讓日印有所加持。如此情況下,日印近來在對抗中國問題上,有了美國的背書,話風也是異常狂妄。印度議員叫囂要與中國打一仗狠狠地「教訓中國」,日本候選首相聲稱要發展進攻型導彈攻擊中國軍事基地及全力「對付中國」,日印美狗狂吠聲不絕於耳。

美國圍中核心同盟建立,伊朗加入上合組織,中美戰略爭鋒誰能勝?

然而,正當大家都認為美澳日印四國亞洲版的「小北約」即將成立時,畫風突變,新的亞洲「小北約」不是彼四國,而是此三國。是哪三國呢?非中國古代的「魏蜀吳」也,而是「盎格魯—撒克遜」的嫡系——美英澳。

這個以美國為首的亞洲「小北約」名為「奧庫斯」(AUKUS),用《環球時報》的社評稱,其三邊聯盟突出了盎格魯-撒克遜血統,讓所有其他美國盟國都感受到強烈的遠近親疏排序。五眼聯盟原來是美國對外聯盟中的聯盟,現在連「五眼」也只剩下「三眼」,更不要說法、德等歐洲大陸國家在華盛頓那裡應該排得多麼靠後了。

這個奧庫斯的成立,讓美國「盟友」關係的親疏遠近一目了然,也讓美國圍堵中國的同盟圈十分清晰。

第一個為核心圈,由美英澳三國組成,即「奧庫斯」。這一核心圈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鐵杆們」,雖然它們內部也有矛盾,但是天然的血統關係和歷史淵源,它們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能堅定地站在一起。此次,在印太地區重新結盟,就是對這一核心圈的強化,以保證他們在打壓中國時步調一致,齊心協力。中國還有一句古語是「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這個「奧庫斯」就是一個打壓中國的「親兄弟」和「父子兵」。針對這一部分國家,我們不排斥合作,但是如果一味打壓中國,中國對其必須針尖對麥芒——針鋒相對。

美國圍中核心同盟建立,伊朗加入上合組織,中美戰略爭鋒誰能勝?

第二個非核心圈,由美日澳印組成,稱作「四方機制」。繼續援引《環球時報》的評論,這一機制與奧庫斯一比,就太邊緣了,幾乎「什麼都不是」。這邊美國連核潛艇技術都給澳大利亞,而印度對這一技術夢寐以求。四方機制更像是美國專為拉攏印度、讓後者專心與中國對抗定製的,而它並不準備通過這個機制推動印度的強大,它要的是印中相互消耗。當然,這一機制也重在拉攏日本,美國給日本一些虛頭巴腦的承諾,讓日本為美國圍堵中國背書。這個四方機制,由於相互之間沒有最核心的共同利益,它們之間惟一的共識就是阻止中國的發展和強大。由於沒有共同的核心利益,這個圍堵中國的非核心圈當利益不一致時,就容易遭到拆散。中國對待它們要有所區別,團結可團結部分,打擊該打擊部分。

第三個外圍圈,即所謂的與美國價值觀一致的國家。這些國家包括美國試圖拉攏的歐洲諸國,如法德意等國。這些國家,在歐洲或許是美國的「鐵杆」盟友,但是,它們獨立的國家意識以及與中國的經濟聯繫等,使它們在中國問題上,與美國利益一致時,會採取與美國同步策略,在與美國利益不一致時,也絕對不會跟着美國轉。這是一部分可以團結的國家,尤其是利用中國經濟發展與其所能產生的互補作用,讓這些國家與中的經濟利益深深交織在一起。誰會願意為了美國而丟棄中國龐大的市場呢?

正當美國針對中國的「奧庫斯」成立之際,國際社會傳來了另外一則消息,當地時間9月17日,伊朗外交部發言人哈提卜扎德在社交媒體發文表示,伊朗熱烈歡迎上海合作組織批准其成為成員國。文中提到,這是伊朗加強與鄰國關係的重要一步,也是伊朗以亞洲為中心的外交政策的重要推動力。他強調,伊朗將繼續加強區域內的倡議合作,為促進地區發展作出貢獻。

雖然,我們中國奉行不結盟政策,但是,我們中國願意與世界上友好的任何國家交朋友,並發展互利互惠關係,同時,中國也必然會在一些國際組織或區域性國家組織中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美國圍堵打壓中國,同時,美國在廣大亞非拉地區樹敵,美國的霸權行徑也激起着世界眾多國家民族的反抗。美國如果不改變其霸權欺凌的行徑,最終全世界抵抗美國的力量必將團結起來。

世界不僅僅是美國的世界,世界也是中國人民的世界,也是世界人民的世界。

「奧庫斯」的出現是美國戰略疲軟的表現。在此情況下,奉勸美國,對中國的打壓實現不了你的目的。

風水輪流轉,中國的崛起已勢不可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