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血案製造者糯康 被執行注射死刑,他為什麼非要惹中國?

2011年10月5日上午9點,泰國境內的湄公河金三角水域,兩艘由中國船員掌握的「華平號」和「玉興8號」商船,正在像往常一樣經過這裡。

突然,有幾艘武裝快艇向他們逼近。商船速度不及快艇,很快就被對方趕上了。

隨後,七八名武裝分子登上船隻,脅迫中國船員開着商船與他們一同離開。

在被兩艘劫持商船的後方,還有一艘「華鑫6號」,因為距離靠後而未被歹徒注意。

湄公河上時有搶劫案件發生,但最後多以花錢消災了事。事情很糟糕,但似乎還沒到最壞的地步,這是華鑫6號船員們最初的想法。

然而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這起看似普通的搶劫案件,最後演變為了舉世震驚的湄公河慘案。

湄公河血案製造者糯康,被執行注射死刑,他為什麼非要惹中國?

(註:「華平號」(後)和「玉興8號」(前))

劫持案件發生數小時後,兩艘商船在一處碼頭被泰國警方發現。其中玉興8號的駕駛室內布滿彈孔,血跡斑斑,船上還有一具屍體。

隨着搜尋工作的進行,碼頭附近又有兩具屍體被發現,死者是兩艘商船的船長,他們生前均遭到槍擊,其中一人脖子上還被捅了一刀。

接着,搜尋範圍進一步擴大到湄公河水域,又有九具屍體從河裡被打撈上來。遺體均被銬住雙手,頭上纏滿膠帶,背後則布滿了多處彈孔。

兩天後,又有一具中國船員遺體在湄公河被發現。至此,兩艘船上的13名中國船員均已經被證實全部遇難。

慘案發生後,輿論譁然。中國方面更是要求必須徹查到底,嚴懲兇手。

泰國媒體卻發布消息,聲稱兩艘中國商船在武裝販毒期間,被泰國軍方發現,雙方發生交火,中國船員全部被打死。

但這樣的消息說法顯然站不住腳,因為從來沒有販毒的船隻會如此明目張胆地在湄公河上行駛。而且兩艘商船已經運營多年,從來都沒有違法犯罪記錄。

在案發當天,兩艘船上裝載的也只是柴油、大蒜、蘋果,但泰國方面卻憑空搜出了一堆毒品,怎能不令人生疑?

然而最初人證和物證全都掌握在泰國手上,調查難度非常大。

中國警方不畏艱難,立刻成立專案組,並派出調查小組,前往泰國、緬甸、老撾三國交界的金三角地帶,利用多年來搭建起的情報網絡,通過各種渠道在當地廣泛了解信息。

結果不出人們所料,泰國媒體的消息是在有意掩蓋事實。

湄公河血案製造者糯康,被執行注射死刑,他為什麼非要惹中國?

10月23日,時任中國公安部部長孟建柱前往雲南,建議中泰緬老四國成立安全執法合作機制。

隨後公安部副部長張新楓帶領人員前往泰國,督促儘快破案,還給中國受害者家屬一個清白。

到這時,泰國方面才有所行動,9名現役泰國軍人在上級軍官的帶領下,到警察局自首。

然而,他們堅稱自己是為了打擊販毒,拒絕承認殺害中國船員的罪行。

於是中國警方又派出200多名精兵強將,趕往泰國、緬甸、老撾三國查案。他們有的與當地警方合作,有的則是進行秘密偵查。

在中方調查人員的不懈努力下,一個活躍在金三角地區、以糯康為首的特大武裝販毒集團,進入了中方的視野。以越來越多的真相浮出水面,活躍在金三角地區,以糯康為首的特大武裝販毒集團具有重大嫌疑。

湄公河血案製造者糯康,被執行注射死刑,他為什麼非要惹中國?

(註: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張新楓在玉興8號貨船上)

糯康生於1969年,緬甸撣邦人,曾在緬甸大毒梟、大軍閥坤沙手下做事。

1996年,坤沙向緬甸政府投降後,糯康認為干一番大事業的機會已經到來,於是便自立山頭。

他糾集原坤沙手下的舊部,成立了新的武裝集團,並且逐漸成為金三角地區數一數二的大人物。

擁有武裝力量的糯康在當地鋪路修橋籠絡人心,賄賂官員打通關節,很快就有了屬於自己的根據地。

然後,糯康又以此為依託,打壓兼併其他武裝力量,不斷壯大自身勢力。

如果糯康集團只是單純的武裝力量也就算了,不管怎樣在東南亞稱王稱霸,只要不危害到中國的利益,中國也不會去專門管他們。

但糯康等人還的腦袋裡卻只有金錢、權勢和暴力,而且他們毫無忌憚地使用製毒販毒、綁架搶劫、敲詐勒索、收取保護費等犯罪手段,收攏金錢權勢。以求達到自己的目的,這就給東南亞地區的穩定帶來了極大的威脅,中國也深受其害。

湄公河血案製造者糯康,被執行注射死刑,他為什麼非要惹中國?

僅據2008年以來的統計,糯康集團涉嫌針對中國船隻與中國公民的犯罪活動就多達28起,導致3人受傷16人死wang。

2011年4月的一起案件中,糯康集團綁架了13名中方工作人員,還向中國提出了高達800萬美元的贖金要求。

至於製毒販毒等行為,就更是惹得天怒人怨了,所以糯康本人毫無迴旋餘地的成為了中國以及泰國、緬甸、老撾四國的通緝對象。

然而糯康對於各國政府的通緝卻不以為然,在他眼裡,中國也好泰國也罷,都不過是可以隨意捏的「軟柿子」罷了,自己可以把「事業」一往無前地做大做強,但糯康的這個如意算盤最終卻落空了。

先是中國有關部門提供情報,幫助緬甸政府鏟掉了糯康在緬甸的大本營,接着緬甸政府在清剿糯康集團時臨時徵用了中國船隻,許多武裝分子被擊斃或是被抓獲, 這讓糯康加深了對中國的仇恨。

但對中國而言,打擊猖獗的糯康犯罪集團並不是最終目的。中國希望這裡的人們能找到一條正確且長久的謀生之路,同時也願意向他們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來自中國的多項投資在東南亞落地生根,幫助當地人發展旅遊業、農貿產品等替代經濟,以求最終擺脫對毒品經濟的依賴。

其中位於金三角地區,由中國商人投資成立的金木棉集團,涉足農貿、旅遊、酒店、博彩等多個行業,逐漸吸引了不少當地農民參與其中,他們不再像往常一樣只能靠種植毒品作物過活。

但這樣的做法顯然觸動了糯康集團的命根子,因為當地人一旦遠離毒品,糯康也就失去了重要的經濟來源。

他認為中國擋了自己的財路,於是變本加厲地策劃針對中方人員的暴力犯罪活動。

而且更讓糯康憤憤不平的是,那些在湄公河上往來的中國船隻,基本上都不會像其他國家船隻那樣,給自己定期繳納「保護費」。

他越想越氣,最終頭腦發昏,決定對中國來一次更大更血腥的報復行為。

湄公河血案製造者糯康,被執行注射死刑,他為什麼非要惹中國?

糯康找到泰國軍方里的不法分子,先是用財路金錢買通對方,便於給自己的團伙在泰國找到立足之地。

接着雙方又合夥商定,劫奪中國船隻並栽贓陷害其武裝販毒。

這樣糯康可以實現自己報復中國的目的,泰國軍方則可以獲得立功機會,於是一樁奪去13名中國船員的慘案便在湄公河上演了。

但令糯康和泰國軍方沒想到的是,中國對此態度非常強硬,堅持要把真兇一挖到底,為死去的同胞討回公道。

泰國軍方雖然嘴上很硬強硬,卻還是不得不承認的確有本國軍人參與其中。

接下來就輪到了糯康。中國調查人員聯合多國軍警,多次採取行動不斷擠壓糯康集團的生存空間。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糯康團伙在當地有很強的根基,一些農民和地方官會提前通風報信甚至阻攔抓捕行動。

只有把糯康趕到根基不牢的地方,抓捕他的機會才會更大。

湄公河血案製造者糯康,被執行注射死刑,他為什麼非要惹中國?

幾個月的時間下來,原本橫行一時的糯康集團被趕得七零八落,眾多頭目四散逃亡,糯康本人也成了喪家之犬,可以利用的掩護越來越少。

最終在2012年4月,身邊只剩下幾名跟班的糯康,在老撾境內的一處碼頭遭到老撾警方的逮捕,隨後被移交給中國警方。

另外5名與湄公河慘案有關的同夥,也相繼被逮捕並完成移交工作。

湄公河血案製造者糯康,被執行注射死刑,他為什麼非要惹中國?

被捕後的糯康試圖用金錢換來從寬處理,但並未成功。

2012年11月6日,中國船員湄公河遇害案件在雲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宣判。

6名被告人里,包括糯康在內的4人被判處死刑,另外2人分別被判處死緩和八年有期徒刑。

但這些殺人犯並沒有認罪伏法,反而當庭提出上訴,試圖等來什麼有利的結果。但中國為遇難同胞尋求公道的決心已定,在二審期間駁回了全部被告的上訴,維持原判。

2013年2月24日,最高法院的死刑覆核裁定書送到了糯康等人手裡,他們這才意識到已經沒有什麼改變的機會了自己的命運已經無可挽回了。

人一旦面臨死wang的威脅,哪怕是窮凶極惡的罪犯心理防線也會崩潰。糯康變得緊張不安,水果也不吃了,香煙也不抽了。

他希望得到寬恕,希望得到改正的機會;他又想起了自己的10個子女,想能和家人再見上一面。

但在殘忍殺害十幾名中國船員的時候,他可曾想起過會有今天這樣的下場呢?

或許唯一能讓這個殺人魔真正感到後悔的事情,就是不應該惹到中國,千不該萬不該,惹中國動怒最不該。

湄公河血案製造者糯康,被執行注射死刑,他為什麼非要惹中國?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糯康等4人被執行注射死刑,在金三角稱雄數年的糯康集團就此徹底覆亡。

如今,距離這起驚天大案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年。

湄公河比當年更加繁忙,儘管依然還會有不法分子鬼鬼祟祟,但糯康之死給這些人提了一個醒,千萬不要隨便招惹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