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从2018年特朗普开始对中国进行贸易战、科技战起,一直到今天改为拜登执掌美国权柄,美国口头上表示不寻找与“中国对抗”,只是将中国当作“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将与中国进行全面的竞争。

然而事实上拜登实行“特规拜随”,不但将特朗普打压中国的经贸政策全盘继承,而且还不断加大力度,拓宽渠道,寻求民主国家阵线联盟一起围堵打压中国。

英国学者、中国问题专家马丁·雅克曾专门研究过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这个问题,他的解释称,这是一个帝国主义大国的心理。

其实更形象的说法应该是世界霸主对其霸权的维护,对可能“挑战者”的打击,当然问题核心还是国家间利益的博弈。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中美博弈

世界霸主根基发生动摇

众所周知,美国称霸世界总共依靠三大霸权:军事霸权、美元霸权和科技霸权。而目前随着世界多边主义的发展,以及美国的固步自封,科技霸权和美元霸权地位均已出现裂缝。

当华为被美国全面打压时,可能很多人只是出于气愤而指责美国,更多的人是吃惊于美国这个世界第一强国,为何会以举国之力对华为一家公司予以全面打压,甚至不惜以扣押华为总裁千金孟晚舟女士为人质的手段来逼迫华为。

在这个极其霸道、极不讲理的举措后面,是美国深沉的忧虑,中国科技能力的提高和中国科技产品进出口逆差让美国感到不能承受。

从2002年起,美国高科技产品开始出现贸易逆差,到2006年时,美国的先进技术产品贸易赤字上升到380亿美元,仅仅五年后,该赤字达到993亿美元,差不多翻了两翻。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美国国旗

大吃一惊的美国人进行调查发现,美国巨额逆差的源头并非是德国和日本这样的高度发达经济体。

可以说,美国对于大多数国家都呈现出大小不一的高科技产品贸易顺差,唯独中国是一个大大的例外。

2010年时,美国与中国之间的高科技产品贸易逆差即已达到942亿美元,一年后这一数字继续攀升了150亿美元,达到1090亿美元,在这一领域,美国对其他所有国家的贸易顺差仅为100亿美元。

美国人当然知道这种情况的出现,可能是因为很多科技产品是在中国的美资企业的产品,有很多是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服务链的中间产品,但是中国科技水平迅速提高也是不争的事实。

华为的5G技术领先于世界,将美国主导的4G技术远远超过,美国感到如果不果断插手、迅速出手,很可能华为就会动摇美国主导建立的4G网络,其后美国很可能会丧失对世界先进科技的领导权。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5G技术

对于这一点美国极为敏感和不能接受,这是因为科技能力是其军事霸权的主要支撑。美国要想维持其军事霸权,就必须将其他国家的科技能力压制在自身之下。

美国为维持其科技霸权,每次都会不择手段地打击竞争对手,法国的阿尔斯通就是先例,这次美国将目标对准华为,虽然它只是一家民营公司,但美国却把它当作一个国家一样各种手段齐上。

随后这些打击手段开始扩展到整个中国的高科技行业,中兴、海康威视、字节跳动、腾迅等多家中国高科技公司都被美国纳入制裁的行列。

从特朗普开始的贸易战、科技战,到拜登组建美国与欧盟的技术联盟,推行“小院高墙”策略,准备将中国排除在世界科技发展行列之外,阻断中国的科技发展之路。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拜登

拜登还亲自部署,要求在芯片、大容量电池、药品、稀土等产业链中坚决实行“去中国化”,妄图将中国排除在重要战略产品产业链之外,切断中国发展的动力之源。

另外,就是美元霸权遭遇到“去美元化”的严峻挑战,这也是美国无法容忍的大事件。

美国最初利用“布雷顿森林”协议,使美元与黄金挂钩,从此美元又称为“美金”。

后来美国违背“布雷顿森林”协议使美元与黄金脱钩,又在1973年迫使沙特阿拉伯等“石油输出国组织”同意石油只能用美元结算,从而使美元成为事实上与全球石油挂钩的货币,以主权货币的形式充当起世界货币的角色。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美元与石油挂钩

从这时起,美国用军事霸权控制中东石油,用中东石油锚定美元,再用美元操控世界资本,搜刮世界财富,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就此稳如泰山。

但是,世界各国多年来受到美国狂印美元、反复降息和加息等套路欺凌,致使美元信用大跌,“去美元化”倾向已在各大主要经济体中出现,并汇成潮流。

近年来俄罗斯、欧盟、中国、伊朗、巴西等都纷纷开始出现弃用美元作为石油结算工具、改用本币作贸易结算、大量抛售美债等现象,美元霸权地位受到极大的威胁和动摇。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美元霸权

败絮其中的“山巅之城”

美国一直自诩为山巅之城,更是号称民主灯塔,哈得逊河口的自由女神像放射着神秘的信仰之光。美国也一直将民主、自由、平等作为普世价值在全球推广,甚至动辄以“民主教师爷”脸孔出现,指责别国“专制”和不民主。

然而反观当前的美国,接连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黑人命也是命”运动、白人排斥辱侮其他族裔事件,特别是此前国会大厦居然受到大规模的暴力冲击,让世界惊讶地发现,在号称最民主的国家出现了最不民主的事情。

非法冲击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发生烧抢等行为,甚至造成人员伤亡,这是一桩无可辩驳的刑事案件,却因为所谓共和党的集体反对,调查陷入僵局,很可能无果而终。

民主灯塔之光无法照耀自身,出现“灯下黑”,让世人看穿了其“民主”的真实面目,自由女神光环离身,吸引力大跌。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占领华尔街”运动

由此可以看出,美国社会政治极化现象非常严重,驴与象更是根本不能同槽,共和党民粹主义思想当道,民主党冷战思维不散,除了在反华上一致外,两党几乎没有任何议题能够取得一致。

甚至美国人自己都无可奈何地自嘲,美国两大党派“唯一的共识就是没有共识”,所谓民主何其可笑。

美国社会分裂严重、各种社会矛盾极为尖锐,种族矛盾、新老移民矛盾、宗教矛盾、社会治安矛盾等均难以从根本上予以解决。

但是,最为突出的矛盾还是贫富差距的急剧扩大。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指出:“2010年美国所创造的额外收入中的93%都为最上层的1%美国人所得。”

赫德里克·史密斯认为,“美国的超级富豪已经累积了数万亿美元的新财富,远远超出了其他任何国家的富人们,而美国中产阶级却停滞不前。”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赫德里克·史密斯

当前美国占人口1%的人控制着约70%的社会财富,中产阶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亡,致使很大一部分白人也“跻身”穷人行列。到2018年末,超过40%的美国人难以负担住房、食品和医疗等基本生活支出。

更令人震惊的是,作为世界第一经济体、最发达的国家,美国居然还有包含1280万名儿童在内的近4000万贫困人口,有数百万人处于饥饿状态,这组让人不敢相信的数据来自于美国人口普查局2018年的报告。

而且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也认为,美国已经沦为贫富分化最严重的西方国家。

美国的贫富矛盾已经越来越尖锐,特别是产业空心化和经济金融化更是体现出美国的怪象,美国的所谓民主和市场经济政策培养出一批食利阶层,而被忽悠的美国人民却只能在食可裹腹中享受“民主”。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中国-制造业

美国全力欲破中国“梦”

新冠疫情依然在全球肆虐,不但无情地收割各种族生命,而且还残酷地改变着世界经济和地缘政治动态,始终保持人员正常活动且经济正增长的中国一时间成为世界关注的目光。

中国抗疫成功和西方国家抗疫不力形成鲜明对照,这让大失面子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恼羞成怒。然而不仅是抗疫的胜利,中国近十年来稳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交椅,成为140余个国家的最大贸易国。

120多个国家在一带一路上与中国实现互利互惠,中非、中拉命运共同体已开花结果,中俄处于历史最好的时期,可以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正当其时。

这些恰恰都是美国所不能容忍的,就如马丁·雅克所言,美国的“帝国主义大国”心理极为强烈。因此,遏制有可能挑战美国地位的中国的发展,阻滞或打消中国崛起的势头,就成为当前美国政府的头号任务。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一带一路

首先,美国千方百计确保世界霸主地位不失。

中国“两个百年”目标已按时保质完成了第一个,步入小康社会的中国彻底消灭绝对贫困人口,中国制造2025稳步前进。

中国人靠一己之力解决全世界五分之一人口吃饭问题使美国人目瞪口呆,中国消灭绝对贫困更是使美国震惊,中国北斗导航系统、5G通信技术的领先更是让美国“咬牙切齿”。

作为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发展最为迅猛,也已达到美国GDP七成以上的警戒线,按照美国经济界的理论和预测,这是一个对美国霸主地位构成威胁的显著信号。

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就是经济发展程度达到这个位置后,美国联合欧洲国家,通过与日本签订广场协议,遏制住日本经济的发展,进而将其打落尘埃。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中美博弈

中国到达这个高度时,美国当然会再次出手,但是情况与打压日本时有所不同,面对日本崛起时,美国正处于高峰,但是今天的美国自己却是问题多多。

不但美元霸权和科技霸权均受到严重挑战,而且国内乱象频出,为转移国内民众的不满和压力,美国更是不择手段地打压中国,甚至以武力相威胁。

当美国发现中国发展到有可能改写经济和技术规则的程度,更大的可能是会影响到美国对世界的盘剥大计,特别是中国近年来的发展速度一直是领先于世界主要经济体,这使得已经不是巅峰状态的美国感到心惊胆寒。

因而美国以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压手段来巩固摇摇欲坠的霸主地位。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塞缪尔·亨廷顿

其次,美国要力保西方文明领先全球。自从美国著名学者塞缪尔·亨廷顿在1993年提出文明冲突论以来,也已成为美国和欧洲政学两界研究和指导美国国际政策的圭臬。

按照亨氏所论,全球历史上共有八大文明,在20世纪中后期以前,一直是西方文明对所有其他文明进行持续冲击,简单点说就是强势的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进行殖民,在这一时期,西方文明一枝独秀。

在亨氏论述中,关于中国“与历史已经证明的美国利益相悖”的结论,引发“中国威胁论”在欧美的流行,从而成为美国对中国进行打压的理论基础。

美国政界秉承亨廷顿的思想,认定中华文明将与伊斯兰文明联合成为西方文明的主要危险,于是近年来美国强力遏制正在上升的中国,打压和意图颠覆阿拉伯世界不附庸美国的伊朗、叙利亚等国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中国崛起

美国恐惧中国数千年传承不断的文明,恐惧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恐惧中国强大的号召和行动能力,更加恐惧中国人民内心不屈的精神和奋斗的意志。

因而,美国拒绝承认西方文明和中华文明事实上的靠拢,甚至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妄图继续用“中国威胁论”来统合所谓“西方民主国家阵线”,一致打压围堵中国。

“由奢入俭难”,美国已经享受近200年的世界一哥荣光,因而绝对不会放弃对世界霸主地位的固守。而中国民族复兴事关中国人民的福祉,是全民族的意志所向,更是无从更改。

马丁·雅克:美国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崛起?

中国 国旗

在这个过程中势必让俯视全世界的美国人感到不安,因而在中国复兴式的上升,美国历史性地下降,一升一降之间,必然会充斥着美国对中国的各类且不断的打击。

这一点应该是无可置疑的,全体中国人都应认清这一点并做好准备,全力以赴与美国在时代大棋局中反复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