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核武器,又称核子武器、原子武器,指的是能够能通过原子核裂变或聚变产生爆炸作用的武器。核武器在人类近现代史上发挥的作用,可谓举足轻重。一方面,大国之间“相互确保摧毁”的“核平衡”,是维系世界和平的重要支柱。

1985年6月4日,邓小平同志在军委扩大会议谈论国际形势时,就曾精辟指出:“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都具有毁灭对手、威胁人类的常规武器和核武器,要打世界战争,他们谁也不敢先动手”。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但另一方面,作为迄今为止人类制造出来的,威力最大的破坏性装置,核武器始终是悬在全人类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利剑”。

美国等霸权国家的“核讹诈”,则一直是威胁世界和平的重要影响因素。二战后期,美国集结了当时上最优秀的一批核物理学家,研制出了原子弹,加速了日本法西斯的灭亡。

战争结束后,美国霸权主义的狰狞面目暴露无遗,他们利用核武器的优势,在全世界大棒狂舞。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曾受到过美国的“核讹诈”。

如今,世界经济政治形势早已沧桑巨变,美国虽霸权日渐衰微,但乖张暴虐之气不减当年。那么,在如今“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一、“罪恶滔天”——美国对中国进行“核讹诈”的历史回溯

从概念层面看,所谓的“核讹诈”指的是,拥有强大和力量的国家或军事集团,利用核优势对其他国家进行的,以核攻击为背景的讹诈威胁行为。通俗地讲,“核讹诈”就是有核国家对无核国家耀武扬威地叫嚣:“不听话,我就用核武器揍你”!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对于此等阴损无耻透顶的行径,美国人堪称“高手”。在1964年10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之前,我们中国至少经受了美国四次“核讹诈”,但英勇的中国人民,从未屈从于“核霸权”淫威。

二战时期,美国人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丢下了两颗原子弹,被炸的“懵逼”的日本人,不久便宣布无条件投降。这一事件,让世人见识到了核武器骇人听闻的破坏力,同时也让美国人尝到了甜头。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日后,碰到强硬的对手或者处于不利的局面时,美国人也总是喜欢戴一个“核袖章”,秀秀肌肉吓唬人,以此暗示对手“不听话,就让你家里升起蘑菇云”。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社会主义朝鲜的人民军队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拿下了汉城,一个多月攻占了朝鲜半岛90%的土地,南韩军队被打的龟缩至釜山一隅。为了支持李承晚傀儡政权,维系美国在朝鲜半岛的利益。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李承晚

美国纠集了一帮西方乌合之众,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公然入侵朝鲜,朝鲜军队开始节节败退。而且,美国还出动了10余架携带核武器的“B—29”轰炸机,在关岛待命,并通过《纽约时报》将这一消息向国际扩散。

企图通过炫耀核力量,恫吓威胁中国,不要介入朝鲜战争。但中国人显然没有被吓到,我党高瞻远瞩地做出了“抗美援朝”的伟大战略决策。数十万人民志愿,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这也说明美国对中国的的“核讹诈”,从一开始就“出师不利”。我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第一次战役中,就被打得抱头鼠窜,从鸭绿江一直后撤到了清川江。

1950年11月25日,我志愿军第9兵团、第13兵团发起了第二次战役,在我军的强烈猛攻下,“联合国军”已经被赶到了“三八线”附近,朝鲜战局初步扭转。被打急眼的美军,知道自己碰上了“硬茬子”,便再次玩起了“核讹诈”的伎俩。

杜鲁门在1950年11月30日的记者招待会上,狂妄地宣称:“要对中共军队使用一切武器!”有记者专门问道:“包括原子弹吧?”杜鲁门咆哮道:“你听懂了吗!一切,懂吗”!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杜鲁门

随后,美军将26颗原子弹运到了朝鲜海域附近,计划先在平壤使用,必要时甚至计划向北京投放。此事一出,全球舆论哗然,人们纷纷猜测,中国很可能会就此“屈原”,毕竟日本的惨烈教训仍历历在目。

但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始终坚信,所有的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外强中干。面对杜鲁门的核讹诈,毛主席正气凌然地回应:“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最后我一定战胜你”。

所谓“天理昭昭,邪不压正”,就是这个道理!我们的志愿军将士,则以更猛烈的攻势,回应美国的“核讹诈”。1950年12月31日,中朝军队联合发起了第三次战役,越过“三八线”攻占了汉城,歼灭敌人近2万,将战线推至“三七线”附近。

随着战局急转直下,杜鲁门和麦克阿瑟第三次计划使用核武器。他们甚至提出了一个详细计划:用30—50枚原子弹,彻底摧毁中国中国东北的机场、重要军事和工业设施,以此迫使中国和朝鲜“投降”。1951年3月,美国空军装配了9枚原子弹。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麦克阿瑟

4月6日,十多架携带完整核武器的“B—29”轰炸机抵达关岛待命。对此,我们志愿军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发动了朝鲜战争爆发以来的最大一次进攻作,即第五次战役。这充分说明,所谓的“核威慑”,根本吓不到中朝人民。

艾森豪威尔上台后,被打的精疲力尽的美国人,希望以一种“体面”的方式,结束朝鲜战争。但当时的战争已经呈现胶着状态,打打谈谈、谈谈打打,双方始终无法达成停战协议。这一次,美国政府第四次抡起了“核大棒”,企图利用原子弹打破僵局。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但我们毛主席再次霸气回应道:“时间要打多久,我想我们不要做决定,过去是由杜鲁门,以后是由艾森豪威尔,或者美国的将来的什么总统由他们做决定,就是说他们要打多久,就打多久,一直打到完全胜利”!

关于帝国主义的武力威胁甚至“核讹诈”,毛主席在著名的《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曾引用一句中国古语回应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中国人民为了民族利益,情愿以身许国,一颗小小的原子弹,有何惧之?这种精神,是美国人永远无法理解的。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二、“歹毒依旧”——美国善用“核讹诈”的罪恶本性,始终未变

近年来,美国人在国家政策和对外关系实践两个层面,都或明或暗地延续甚至强化了其“核讹诈”恶行。

在国家政策层面,2018年2月3日,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核态势审议报告》,该报告重新定义了美国的“核政策”,改变了美国政府早在2010年就作出的“裁减核武库”、“降低核武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重要性”以及“不再发展新核武”、“停止核试验”等承诺。

首先,该报告要求美国集中力量对现有的海、陆、空三类核武器,进行全面的升级改造,增强美国的和“核优势”和“核威慑力”。

传统上,美国所谓的“核三角”力量,由空基、陆基和海基共同组成。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其中,空中核力量主要由近50架载核“B—52”战略轰炸机,以及20余架载核“B—2”轰炸机构成;陆地核力量主要指的是美国分布在各州的400多枚洲际弹道核导弹;而海上核力量则是主要由数十艘躲在大洋深处,游弋世界各地的,配备核弹道导弹的战略核潜艇构成。

该报告称,此次研制开发新型核武器的重点方向,是海基发射的低当量战术核武器。具体而言,是要对一部分核潜艇进行改造,使之具备装载低当量核弹的能力。

同时再研发一种,适合潜艇发射的小当量载核巡航导弹。这一看似简单的“技术革新”,其实反映了美国“核讹诈”政策的再进一步。此前,美国的“战略核威慑”(“核讹诈”)主要依靠美军遍布各大洲的战略轰炸机。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但这一方式的局限就在于,轰炸机的使用必须依靠美国本土或者盟友的空军基地,这就极大限制了其作战半径。但如果潜艇上装配有小当量的战术核武器,则可以突破空间限制,更加“灵活机动”地将核武器投射到世界各个角落。

再者,过去数十年间,美国虽然没有“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但也多宣称,“只有在非常有限而必要的情形下,才会对敌方首先使用核武器”。但这份报告,则突破了这一限制,极大扩大了允许美国使用核武器的范围。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再次,报告还声称如果美国的电网及通信网络等重要基础设施遭受严重的袭击破坏,或者美国遭遇严重的网络攻击,那么美国也将会考虑用核武器进行反击报复。为了给自己的“核讹诈”进行“合法性”解释,美国还对当前的国际安全形势进行了渲染夸张。

报告还特别提及“朝鲜核武器的发展和伊朗核设施的存在,都是对美国的巨大威胁,必要时美国将用核武器保卫和平”。

对于美国核政策的这些变化,美国智库军备控制协会专家迈克尔·克莱尔解释道,美国对核武器的定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作为“战略威慑”力量的核武器,和普通常规武器的界限,越发模糊: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核武器是最后手段。但从此之后核武器在常规战争中,也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最后,美国人依然没忘了“倒打一耙”,将美国同中俄的“大国竞争”,而非反恐,定义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威胁”,并刻意渲染了“中国核威胁论”。

但事实上,中国矢志不渝地坚守防御性国防政策,秉承和平发展理念,积极承担国际责任,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这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美国对中国的构陷污蔑,只会进一步暴露其虚伪做作的丑恶嘴脸。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三、“成竹在胸”——中国有充足的实力和信心,反制美国的“核讹诈”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答案显而易见:作为一个依靠侵略剥削、暴力威胁起家的帝国主义霸权国家,核武器是美国进行霸权持护的“撒手锏”,“核讹诈”是美国维系邪恶霸权的重要手段,美国不仅不会放弃,反而会愈加强化。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但国际力量对比早已天翻地覆,“东风压倒西风”已经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如今的中国,有充足的实力和信心,去反制美国的“核讹诈”。

2021年6月,一个名为劳伦·汤普森的美国观察家,再次通过渲染“中国核威胁论”,含沙射影地对中国发出了“核威胁”:

“将来台海地区一旦爆发冲突,美国就需要动用B—21和B—52战略轰炸机进行武装干预。这就极可能被中国视为,美国要对中国进行核打击。

那么中方必然会进行核反打击,美国就会因此受到核武器的攻击。所以为了应对这种潜在核威胁,美军必须常备一批搭载核武器的战略轰炸机,以震慑中国大陆”。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此等癫狂的逻辑,错乱的语言,骇人听闻。这其实,就是借“台湾问题”之名,对中国进行赤裸裸地“核威慑”。但我们也完全没有必要惊慌。

首先,作为一个有着数十年核武器发展经验的大国,我们完全有能力反击一切来犯之敌。从美国方面看,截止2020年底,美国拥有的核弹头接近6000枚,遥居全球第一,其中已部署的有1750枚,库存4050枚。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而相比之下,中国的核武器库中只有320枚核弹头,尚不及美国零头。铁一般的事实,雄辩地证明,美国的核武库才是对全球核安全最大的威胁来源,中国“核威胁”论纯属自欺欺人。

但从另一方面讲。由于核武器的巨大杀伤力,即使核能力相差较大的两国,一旦弱势国家拥有了有效的核能力,强势国家也同样难以承受核报复的后果(典型案例如印度和巴基斯坦。另外,朝鲜拼了老命也要造出核武器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中国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造出了原子弹、氢弹。经过数十年的打磨改进,中国的核武器技术以及配套设施、战略布局,早已经相当成熟和完备。我们已经完全拥有了,对任何一个敢于发动核战争的国家,进行有效的二次核反击能力。

换言之,如果某个国家真的胆敢对我们使用核武器,那么等待他们的,只会是火海一片。因此,中国核武器数量所少,但技术精良,实用性强,足以保家卫国,所谓的“核讹诈”对我们不起作用。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其次,无论台海局势如何,台湾问题都是中国的内政。中国收复台湾过程中,只要美国敢介入,那就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就相当于对中国宣战。倘若因此两国爆发冲突,那么毫无疑问就是美国主动挑起了战争。

作为“侵略国”的美国,又有何面目谈“中国威胁”?换言之,美国一方面干涉我们的内政,阻遏我们国家统一步伐,另一方面还要对中国进行“核讹诈”,那么我们一切行为,都可被视为正当防卫。

美国捏造渲染的所谓“中国核威慑美国”论调,其实还是“中国军事威胁”的老调重弹,我们必须对此进行坚决反击。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再次,对于“中国对美国进行核打击”的猜测,纯属瞎掰乱造。中国自拥有核武器那天起,就向全世界庄严承诺,我们奉行自卫防御的核战略,绝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在近年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中,我们还不断向国际社会重申这一原则。

所以,如果美国真的采纳了这位“伪专家”的建议,开着装载核弹头的飞机,在中国家门口耀武扬威,那就是明目张胆的“核讹诈”。如果在某次局部冲突中,美国真的拿着核武器对我们进行“威慑”,那就等于突破了我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底线承诺。

我们就有充分理由认为,美方即将对中国进行全面战争。如果因此触发了我们国家的核反击力量,造成严重后果,那么责任也完全在于寻衅滋事的美国方面。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四、结束语

历史上,英勇顽强的中国人民,即便只有“小米加步枪”的落后装备,也从未惧怕过美帝国主义的“核讹诈”。毛主席的那句“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最后我一定战胜你”!令中国人斗志昂扬,让敌人闻风丧胆。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如今,中国已经是全球公认的经济、政治、军事大国,但我们反对核战争、“核讹诈”的坚定初心,始终未更。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主张国际社会应该共同行动,推动核裁军进程,以实际行动改善国际安全环境,减少核战争风险。

勠力同心,构建“核安全命运共同体”。因为居安思危的中国深刻明白一个道理——“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但同时,当今世界的核安全战略环境正在经历深刻变化,大国竞争加剧,地缘政治博弈回归,国际核裁军进程受到严重破坏,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依然是美国。

具体而言,如今的美国人,“冷战思维”、“零和博弈思维”日甚一日,在外对关系中奉行更具进攻性的核战略。

尤其是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退约外交”,更是极大破坏了国际核军控条约体系,降低了核武器的使用门槛,直接导致全球“核战争”风险上升,全球核战略平衡遭到严重破坏。

“大国竞争”军事战略下,美国会不会想要再次进行核讹诈?

所以在当今国际局势下,尤其在中美博弈加剧的情况下,维系一支必要的核威慑力量,依然是中国抵御美国“核讹诈”的最有效手段。大名鼎鼎的胡锡进甚至主张,“中国至少应该将核武器增加到1000枚”。

其实道理很简单,“铸剑为犁”自始至终都只是善良国家和人民的美好理想。能够反制豺狼挑衅进攻的,只有快刀利剑。毕竟,“手里没剑和有剑不用”,存在本质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