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美和中”让国民党走向绝路,张亚中统一政纲成台和统最后希望

9月4日台湾国民党主席交叉诘问辩论会结束了,台湾孙文学校的总校长张亚中成为杀出来的一匹“黑马”,其有理有据的缜密思路,忧国忧民的男儿情怀,慷慨激昂的感人演讲,纵横捭阖的诸葛辩才,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至少三项民调显示,张亚中的表现远高于其他三位国民党主席候选人。台师大政研所教授范世平在脸书预测,张亚中“以小搏大”,好像会当选国民党主席。

“亲美和中”让国民党走向绝路,张亚中统一政纲成台和统最后希望

相比张亚中而言,其他三位国民党主席候选人的思路,虽有些许不同,但思路上仍是老一套的“亲美和中”立场,在美国和大陆之间左右逢源,两边都不得罪,好像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一样的立场。他们理想中最好的结果就是马英九时代“不统、不独、不武”,享受美国的军事保护和大陆带给他们的政策红利。他们只想谈“和平”,从来没有想过谈“统一”,然而,现在再奢谈“亲美和中”已经过时了,因为时代已经变了。

“亲美和中”让国民党走向绝路,张亚中统一政纲成台和统最后希望

当前的美国实行什么样的对华政策呢?美国自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发布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纲要》,定位很清楚,把中国列为排在俄罗斯前面的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展开了一系列、全方位的对抗打击,力道之猛,下手之狠,世所罕见。拜登上台后,延续了特朗普的“印太战略”路线,不惜从阿富汗、伊拉克撤军造成一时的名誉损失,也要集中力量遏制、打压中国。唯一与特朗普不同的是,拜登抛弃了特朗普的单打独斗,采用的是“群狼战略”,鼓动“盟友”国家共同围堵中国,孤立中国。中美大博弈已成为人类历史21世纪的主旋律,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三位国民党主席候选人还想和过去一样两边讨巧可能吗?美国不同意,大陆也不会同意。目前两岸“统一”已箭在弦上,不能再拖。马英九式的“三不主义”已成为“统一”的绊脚石,显得非常不合时宜。

“亲美和中”让国民党走向绝路,张亚中统一政纲成台和统最后希望

也就是说,在中美之间,“骑墙派”当不成了,台湾不同于菲律宾,台湾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问题拖得够久了,不能再拖给下一代了。现在最适宜的,是谈如何“统一”,以什么样的方式“统一”。大陆当然不愿与台湾同胞骨肉相残,“武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项。但如果“台独”猖獗到甘做美国“棋子”的地步,与大陆为敌冲到战线前沿,那只能坚决消灭“台独”分子。与三位国民党主席候选人比起来,民进党汉奸集团对国际形势就看得很清楚,只不过他们“选边”站在了美国的一面,如果论“亲美”,国民党比民进党差了许多,蔡英文已毫无尊严地跪舔多时,国民党焉是民进党的对手?只能沦为“小绿”遭人轻视。

“亲美和中”让国民党走向绝路,张亚中统一政纲成台和统最后希望

旗帜鲜明地“亲中反美”,拒做美国“印太战略”的棋子,才是国民党有希望战胜民进党夺取政权的惟一选项。为什么张亚中的演讲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颇受民意青睐,因为张亚中非常清楚当前的两岸形势与国际形势,并拿出了可执行的方案。在台湾的政坛之中,张亚中与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是脑筯比较清楚的人,看出了国民党存在的弊端并试图解决。台湾吴凤科技大学讲师朱耀祥也“旁观者清”,直接点明了国民党的选情利弊要害:“国民党持续‘亲美和中’路线想要两边讨好,亲美路线与民进党没有差异化与鉴别度,无法反转民意。国民党只有敢讲统才有救,不‘亲中’就自废武功”。

“亲美和中”让国民党走向绝路,张亚中统一政纲成台和统最后希望

张亚中是一位理想主义者,其佛学修养已到了普度众生的菩提境界,他说:“希望国民党党员在投下神圣一票时,请不要用个人关系去投票,而是为党为台湾,为两岸和平投票”,然而,国民党员们选他们的主席,会有张亚中所说的那种无私无我境界吗?这也是前国民党立委邱毅最担心的问题,邱毅认为:辩论会后至少有三项民调出来,结果都是张亚中遥遥领先,但选举的结果不可能同于民调,极可能还是朱立伦获胜。邱毅的预测为什么会这样悲观呢?因为他太了解国民党了。“在国民党的酱缸里,党主席不是选择最优秀的人,而是选择最能维持既得利益的人,张亚中说若选上党主席,要在党内成立‘正义委员会’,这个政见真要把既得利益和地方派系吓到了”。

“亲美和中”让国民党走向绝路,张亚中统一政纲成台和统最后希望

9月25日将是台湾国民党主席竞选结果出台的日子,到底是范世平的预测正确,还是邱毅预测的那样悲观,需拭目以待。现在张亚中的民调一路上扬,就连103岁的退役上将许历农也站出来力挺张亚中,给张亚中写了一封亲笔支持信,信中称张亚中是一位“扭转乾坤的好主席人选”,赞其“救党、救国、救两岸”的理念清新,极富创意。更有网友表示如若张亚中当选国民党主席,立即加入中国国民党以示支持。也有人提出三位国民党主席候选人都应当立即退选,全力支持张亚中当选国民党主席。张亚中的演讲如一股清风刮遍台湾全岛,正形成一股狂飙,拷问每一位关心台湾前途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