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者:中國不是一戰前的德國,華盛頓應該避免戰爭

中國的崛起,讓華盛頓陷入了一種焦慮:他們害怕美國的地位將會被中國取代,於是想起了凱南的「遏制理論」,進而對中國實施全方位的圍堵。但是華盛頓顯然錯估了自己和中國的實力,幾年下來遏制戰略沒有取得明顯成效,反而是自己陷入了內外交困的局面——這種焦慮的心態讓西方一些學者感到擔憂,他們知道華盛頓那幫政棍一旦瘋狂起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包括戰爭。

據參考消息網9月4日報道稱,美國《國家利益》網站刊發了研究員保羅·希爾的評論文章稱,「中國和一戰前的德國完全不一樣,華盛頓應該避免與中國的戰爭」。文章稱:總統拜登的中國政策團隊重要成員、學者拉什·多希最近在他出版的新書中,用《克羅備忘錄》來類比目前中美之間的關係。

《克羅備忘錄》是英國外交官艾爾·克羅於1907年撰寫的一份文件,詳細審視了英國和德國的關係,並且判斷出德國的對外政策將會是「建立歐洲霸權、最終確立全球霸權」,並且認為「一場大規模戰爭不可避免」,從而敦促英國擴軍備戰。

艾爾·克羅預見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因此也讓他的備忘錄成為著名的歷史文獻。現在華盛頓正在用類似的目光看中國,認為中國最終目的是「取代美國成為新的世界霸主」,與美國有根本上的利益衝突,因此任何對中國的妥協或者安撫中國的做法,都是行不通的。

但是文章作者保羅·希爾認為,克羅主義有一個非常大的缺陷,就是排斥合作。不僅是德國,英、法等老牌帝國同樣對第一次世界大戰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克羅主義拒絕承認這一點,就正如美國今天也拒絕承認是自己挑起了中美之間的緊張局勢。

基辛格在10年前的《論中國》一書中也對克羅主義進行了糾正,在他看來,克羅宣布英國和德國之間沒有「合作和信任的空間,甚至不再有外交斡旋的空間」,最終導致戰爭不可避免的爆發。

事實上,不僅是基辛格,就在克羅主義提出的一個月後,英國外交官桑德森就予以了反駁,認為從德國視角來看「大英帝國就是一個肆意擴張的龐然大物,朝着自己的各個方向張牙舞爪」——這樣的描述同樣適用於今天的美國。

保羅·希爾認為,華盛頓應該從克羅主義的狹隘視野中走出來,用桑德森的建議來看待中美關係。他認為,克羅主義最終導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戰,這應該成為一個教訓,因為現代條件下的戰爭,其結果一定是毀滅性的。

英國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日前也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提醒美國如果不能正確對待中國的崛起,「很容易導致一場不必要的戰爭」,進而將美國對盟友的安全承諾摧毀殆盡。他認為,美軍的軍事實力已經不足以遏制中國,他們的航母在中國周邊海域無法取得絕對的戰場優勢,這就意味着一旦爆發戰爭危機,美國必然要面臨一場艱難的選擇:要麼打一場漫長且慘痛的全面戰爭,讓美國的霸權死的慢些;要麼直接選擇投降,讓美國的霸權體系「突然死wang」。

保羅·希爾認為華盛頓精英們的腦子停留在一百多年前,弗格森認為他們的腦子停留在五六十年前——但不管停留在哪一年,都是老殭屍級的腦子,只會進一步加快美國霸權被它們拖進歷史垃圾堆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