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新美条约》签署70周年之际,莫里森却因拜登遭遇尴尬一刻

《澳新美条约》签署70周年之际,莫里森却因拜登遭遇尴尬一刻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资料图。新华社记者 白旭 摄

当地时间8月31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接受布里斯班广播电台4BC访谈时,发生了有趣的一幕。

当电台主持人布林问及莫里森,自从塔利班控制喀布尔后,美国总统拜登是否联系了他时,莫里森回答还没有。

布林追问道:“他没有联系你,是不是很让人失望?我们是相当强大的盟友。”莫里森勉强回答说:“我们一直在与管理这些业务的美国官员保持联系。”布林一点也不客气地说:“但他联系了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和其他所有的盟友。”

布林继续说:“他也没有给我们辉瑞疫苗。我认为我们应该质问他。”莫里森含混回答说:“不,一点也不。我的意思是,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我一直在与美国就许多问题进行磋商,我们将继续这样做。”

当布林准备向莫里森告别时,莫里森粗暴地抢先挂断了电话。布林只好对听众说:“我觉得他不喜欢关于拜登的问题。”

其实莫里森回避谈及与拜登的关系并不令人奇怪。但讽刺的是,他接受访谈的第二天,9月1日,就是《澳新美条约》签署70周年纪念日。

莫里森与拜登关系冷淡不是秘密

虽然莫里森上台以来,一直极力表现与美国的亲密关系,但其实他与拜登的关系并没有他期待的那么好。

在拜登上台后就启动的电话外交中,与莫里森的通话并没有排在最前面。

两人在2月3日拜登上台两周后首次通了电话,讨论了包括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气候变化政策、印太、中国、缅甸等问题。莫里森还邀请拜登在《澳新美条约》签署70周年之时访澳。

尽管莫里森事后形容说两人的通话“很温暖”,但拜登并没有答应访澳邀请,两人通话的时间也晚于莫里森政府的预期。

实际上,在拜登极为关注的应对气候变化议题上,莫里森政府与拜登的立场就不一致。莫里森不愿意跟随拜登政府,承诺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

此外,莫里森早先曾抨击过奥巴马和民主党的政策,莫里森的媒体盟友默多克也抨击过奥巴马政府对待互联网的立场,拜登对此心知肚明。

所以,两人的关系并不亲密,对于外界来说不是什么秘密。

8月31日,拜登就美国结束在阿富汗20年军事行动发表讲话。新京报我们视频 出品

阿富汗和疫苗问题也让莫里森心塞

在阿富汗和疫苗问题上,拜登政府的态度也足以让莫里森感受不佳。

2001年美国发起阿富汗战争以后,澳大利亚共向阿富汗派遣过约2.6万名士兵。虽然无法与美国77.5万人的规模相比,但也算是西方联军中的重要力量。

据澳大利亚国防部数据,驻阿富汗的澳大利亚军人先后有41人战死,另有约500人自杀或企图自杀。

此前,为美国当马前卒甚至有所牺牲,却在阿富汗剧变发生时,没有获得与美国协商的机会,莫里森难免心塞。

这或许与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犯下的暴行有关。调查发现,澳军在阿富汗期间,至少制造了23起致命事件,包括儿童在内的 39名阿富汗平民被杀。至少有25名澳大利亚特种空勤团的士兵参与了这些暴行。

更令莫里森心塞的是疫苗。近几个月来,澳大利亚疫情再度反弹,然而澳大利亚部分地区的疫苗供应短缺极为严重。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长布拉德·哈泽德形容民众争夺疫苗的场景如同“饥饿游戏”。

按照澳美的盟友关系,从美国获得疫苗本不应是难事。但美国早先严禁疫苗出口,澳大利亚只能从欧洲获取疫苗。5月拜登政府放宽疫苗出口管制,承诺向国外提供美国使用的疫苗,但澳大利亚并不在美国的白名单中。

按照莫里森政府的计划,原打算在全国70%的成年人完全接种疫苗以后,进入放宽封锁措施的第二阶段,但截至8月30日,澳大利亚疫苗接种率只有28.3%。

可以说,布里斯班广播电台主持人在这两件事上的追问,都戳到了莫里森的痛处。难怪莫里森有点恼羞成怒。

以鸵鸟心态维持“强大盟友”幻象

虽然心有愤懑,但美澳双方还在以鸵鸟心态继续维持“强大盟友”的幻象。

在9月1日《澳新美条约》70周年到来的前一天,拜登发表讲话称,美国致力于与澳大利亚一道推进两国共同的价值、民主社会的准则、世界安全和繁荣。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发表声明称,“我们的澳大利亚盟友与美国站在一起,直至我们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的结束。美国将永远感激他们。”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发表声明称,美澳同盟远不止是军事同盟,还帮助确保印太地区的稳定和支持该地区的民主发展,并推进以国际规则为基础的秩序。

澳方回应得也很积极。澳大利亚海军部长在推文中庆祝《澳新美条约》签署70周年,称澳大利亚将继续信守条约的规定,保护太平洋地区各邻国的安全。

尽管双方信誓旦旦,但澳美这种所谓的战略关系,不知道还将给澳大利亚带来多少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