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言論自由?給中國說句公道話的澳良心學者 剛被逼辭職

據《環球時報》8月31日報道,近日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中華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葛麗珍辭職。葛麗珍的辭職信雖是主動提交的,但完全是被逼如此的。葛麗珍表示,最近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壓力,每天都要應對各種各樣極具攻擊性的言語騷擾甚至辱罵。

原來,葛麗珍在「中華全球研究中心」從事學術研究時,堅持要求社會各界應當客觀看待中國。正因為此,便遭到了澳大利亞境內反華勢力的瘋狂辱罵,澳大利亞一些主流媒體也不放過她。尤其是今年4月份,葛麗珍在澳全國記者俱樂部主辦的一次活動上發表講話,指出包括澳媒在內的一些西方媒體對於中國新疆的報道有失偏頗,比如「種族滅絕」「強迫勞動」「集中營」等其實並不存在。葛麗珍可謂美國和西方的一股清流,絕對的良心學者。

作為媒體,其基本職責本來就是應堅持公平正義的價值判斷,客觀反映事實真相,對社會事務進行真實、準確、科學的報道,而不應當在錯誤、狹隘、偏執的價值觀引導下進行歪曲性質的報道。可是如今在美國掀起瘋狂的反華浪潮情況下,澳媒等西方媒體已經將自身應擔當的職責完全拋諸腦後,將新聞自由變成了一種可以隨意操控的玩偶,對符合西方價值觀的事務不吝虛假宣傳,而對不符合西方國家價值觀的事務不惜大加討伐,混淆是非。

這就是言論自由?給中國說句公道話的澳良心學者,剛被逼辭職

近年來澳大利亞政府為了配合美國的反華攻勢,將白宮的旨意奉為圭臬,極力對中國進行各種抹黑攻擊,不惜捏造各種「新聞」對中國施以妖魔化渲染。比如葛麗珍在公開講話中所質疑的幾種涉疆議題,便純粹是美西方國家智庫聘請寫手、反華分子等通過精心搜羅的一些不實材料,並進行篡改之後炮製出來的所謂「新聞」。

在西方國家這種價值觀扭曲的反華風氣下,出現諸如葛麗珍「被辭職」這種事,早已不算是什麼新聞了。

早在約10年前,就有在「德國之聲」工作的記者張丹紅因為在其報道中「為中國說公道話」,便被毫不客氣遭到了解僱;近在今年3月上旬,法國知名教授克里斯蒂安·梅斯特被迫辭去了斯特拉斯堡「歐洲大都市道德官」的職位,其緣由也是為中國「抱不平」,稱「中國打擊暴恐分子為全球反恐提供了範例」。試想,在西方反華的政治正確風氣下,是不會允許這種言論存在的!

種種事例證明,西方國家所謂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全都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不然,勇敢揭露美國「稜鏡門」的斯諾登為何會因要躲避美國情報機構的追殺,而逃亡海外至今?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為何能被拘押,迄今生死不明?

通過此次的葛麗珍事件,讓全世界再次看穿了西方世界的偽善。原來在美西方國家眼裡,所謂「新聞自由」只是一個用來粉飾自身或者討伐異己的政治工具,而堅持真正意義上新聞自由的勇者,則只會成為西方國家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