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為啥一個比一個差?因為能力強根本選不上來

我本來以為小布什夠差勁了,沒想到又來個只會吹牛的奧巴馬,奧巴馬終於下台了,居然上來一個神經病特朗普,特朗普幹了四年滾蛋了,接任的是一個80多歲直接從阿富汗逃跑的老頭,這幾年,這個想法在許多美國人和中國人心中一直在不斷縈繞着,為啥號稱民主體制,號稱公平選舉,每四年全國老百姓動員搞選秀,選出來的總統一個比一個爛?是美國政客道德敗壞墮落導致的嗎?什麼時候美國才能再出一個林肯、羅斯福?答案其實很殘酷,美國體制決定了選出來的人就是這麼個能力。

美國總統為啥一個比一個差?因為能力強根本選不上來

圖1 一個比一個差勁

一、美國總統一直都是這麼個水平

首先,需要澄清的一點是,這幾年的美國總統們不是能力不行了,道德墮落了,而是他們一直都是這個素質水平。華盛頓、林肯、羅斯福這些堪稱偉大的總統只是在他們生活的那個時代,橫向對比堪稱偉大,如果放到現代社會裡來,基本素質是十分不合格的。以華盛頓為例,他的橫向對比對象是我國的乾隆皇帝、德國和法國的時任皇帝等一個個封建君主,那無論是從見識還是眼界來說,華盛頓的確是要壓倒他們一頭,特別是首創的總統任期滿就卸任的制度在當時更是石破天驚,但你要放到現在來看,哪個正常國家元首不是到期就卸任?哪個國家官員對民主和法治的理解不碾壓華盛頓?再看美國總統林肯,他解放了黑奴堪稱偉大,但其實這種解放也是不全面的,黑人的權利是通過上世紀全世界風起雲湧的黑人反歧視鬥爭取得的,從洛杉磯大暴動到馬丁路德金的被刺殺,一代又一代人的持續奮鬥才有了今天的局面,即便是讓林肯現在來做美國總統,也不會有更大的進展。美國現代的這些總統們,看起來一個個能力越來越差,實際上並不是他們確實不如先賢,而是隨着社會的發展和不斷變化,他們的知識層次和能力跟不上時代節奏了,和老祖宗們其實差不多。

二、,美國總統的選拔標準有問題

從小布什到拜登,美國人普遍認為最差勁的是特朗普,其次是小布什,再次是拜登,最好的是奧巴馬,但在我國人看來,奧巴馬幾年基本上是碌碌無為,沒有降低美國衰落的速度,也沒有維持住美國霸權,已經夠差勁了,連中國一個市長都不如。我們不妨從奧巴馬本人的履歷來看個究竟。奧巴馬是哥倫比亞的國際關係學學士和哈佛大學法律博士,步入政壇的主要晉升路線是走法律相關的參議員工作,在做總統之前最高作為了聯邦參議員,相當於我國的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差不多副部級官員,這是2004年的事情,到了2007年,奧巴馬就競選成功,一步直接成為總統,晉升正國級官員。從這個履歷中我們可以發現,奧巴馬本人的執政能力存在兩個天然的缺陷.

一是理科知識的貧乏。奧巴馬的學歷和在政壇從事的工作都與文科高度相關,這決定了奧巴馬思維缺乏理科邏輯,再加上美國特別強調的「個性發展」教育體制影響,文科和理科生之間存在巨大的思維鴻溝,這種理科知識的貧乏會讓人做決斷時既缺乏系統性思考習慣,又不會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而是困在歷史經驗里不能自拔,而且很容易鑽法律條文的牛角尖,成為「律師訟棍」一類的人物,說白了,只適合做一個守成者而不是善於做一個開拓者,我國正是鑑於這樣的教訓,大多數公務員都出自理科,銳意進取和改革創新的意識非常強烈。

二是執政經驗不足。奧巴馬在做總統前沒有任何縣長、州長的任職經歷,也沒有親身處理過任何地方行政長官應當處理的日常事務,從州參議員到聯邦參議員,他大多數時候扮演的是一個「批評者」的角色,而非決策者,這樣的人驟然成為總統,就會在許多問題上無法有自己的清晰判斷,而反觀我國,正如張維為教授所說,一個省長在就任前至少會有管理千萬級別人口大市的經驗,這種經驗碾壓對美國是降維打擊,不能相比的。

奧巴馬如此,其他幾個總統就更差了,小布什學習很差、放蕩不羈,拜登沒有州長經驗,特朗普則直接是個毫無經驗的商人,美國總統越選人越差,主要是因為美國體制在潛意識中決定了只能選出來這樣的人,他們從法律上對總統的專業和履歷並沒有做出強制規定,這就好比要人去考試,考題導向有問題,那最後考高分的人就一定不是真正的拔尖人才。

三、政策持續性差,幹啥都一陣風

美國總統為啥一個比一個差?因為能力強根本選不上來

圖4 美國政策持續性太差

美國政策持續性差是老大難問題,拜登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經歷了一陣過山車般的讚揚和抨擊:上任半年,抑制住了新冠疫情,給美國窮人發錢,在外交上出手頻頻,重新獲得盟友認可,支持率一路飆升;到到了下半年,德爾塔病毒的出現讓美國新冠感染者達到了20多萬每天,比特朗普時候還恐怖,阿富汗撤軍誕生的諸多世界名畫和美軍醜態更是被美國媒體天天抨擊,拜登支持率跌到了可憐的43%,甚至連特朗普都看到了東山再起的機會。這一切都說明,拜登的現有政策很可能不會持續太久,但如果仔細思考拜登的決定就會發現,如果堅持下去,其實效果還是會有的,譬如說阿富汗撤軍,這件事本身就是因為阿富汗是美國的負資產和無底洞,必須剝離。但因為國內政治影響,拜登很可能要妥協,再次派兵回來,因為他首先要考慮的是自己如果失去了國內支持,其他一切政策的推行都會遭遇阻礙,甚至連總統寶座也會被東山再起的特朗普搶走,黨派政治鬥爭讓位於國家利益在美國政壇屢屢發生,坑害國家,但誰也不會為此負責,這種體制深層問題,恐怕連中國都沒法給他們支招。

可以預見,隨着時代的發展,美國總統的素質低下和體制弊病會顯現得越加明顯,跟不上時代的感覺也會越來越強烈。